手机上阅读

095张老板你很臭(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主任猜不透张世豪东拉西扯到底什么 意思,他踌躇片刻,"张老板,白道的谁当 政,对生意人而言,都是噩耗,要么像土皇 帝,贪得无厌,搜刮无度,要么像关彦庭,刚 正不阿,寸步不让,我们往后"

    张世豪皱眉,余光梢带警告,他明显不 喜多谈乱七八糟的军政之事,尤其在这样不 适宜的场合,王主任急忙住口,眼睁睁望着 他捧起旁边一杯茶水,恰好是我喝过的,麻 将桌占满,我无处搁置,撂在了那儿,我脱 口而出,〃等等!〃「^追^书^帮^首~发」

    包厢内的全部人,都诧异朝我望了过来0

    七八双眼睛瞪着,我反倒不知怎样提 醒,我舔了舔干裂的唇,〃那一杯。〃

    我欲言又止,估摸张世豪也明白,他目光在我面孔定格了数秒,旋即低下头,借着 窗外洒入的阳光,他发现杯口浅浅的半枚唇 印,红得嫣然潋滟,红得娇媚夺目,他眸中 噙笑,对准那枚痕迹,严丝合缝含住,连带 着残余的口红,混合着茶水,干脆灌了下 去。

    他们不了解其中奥妙,并未觉得如何,

    庞太太还询问我怎么了,我绯红着脸,生硬 挤出一丝笑,"没事,刚才撒癔症了吧。"

    我如坐针毡,拼命克制不往张世豪那端 瞧,又打了几轮,他们依旧在聊,也是邪门 儿了,我自打上桌,一把没影,手气臭不 说,心思也乱了,更是输得一塌糊涂。「^追^书^帮^首~发」

    王夫人在一旁很是讨厌的大笑说,“程小 姐走背字儿了。"

    我抓了一张白板,整副麻将的零碎破 牌,都让我摸了,我直接甩进了牌池,〃世间安得双全法,您说我情场得意,我赌场自然要 赔点,否则好事皆让我占全了,别人怎样 活?〃

    她拿起一张,不乐意丟,又换了一张,

    还是不甘,正在犹豫,窗前始终安稳的影 子,蓦地晃了晃,无限度拉长,黑压压的倾覆 而下。

    张世豪起身直奔我后方,他一声不吭,

    停在右边,清冽压迫的气息直扑面门,他衣 裳浓稠的茶香,是我闻过的这世上最回味无

    穷。

    我慌不择路,险些捅出一张二饼,他及 时按住我手腕,轻轻一扫,边角最不起眼的 东风倒了下去。

    "借庞太太的东风。"

    他低声提醒我,果不其然,几秒钟的功 夫,我上家庞太太扔了一张三饼,我直勾勾瞧着,张世豪弯下腰,浓而短的睫毛刮过我 眼尾的红病,麻麻酥酥的痒,"你胡了。"

    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这才意识到,可不,何止胡了,还是 难得一遇的天胡。

    谁没几分好胜心,我喜滋滋摊幵一列 牌,她们张望过来,先是吃惊,接着便很不情

    愿掏钱。

    我活泼灵动的小娇憨,闯入张世豪眼 底,他语气随之柔软许多,〃怕我?"

    王八羔子成精,四爪爬进化成两脚站立 了,谁不怕。

    我唇边弧度一沉,翻着白眼暗骂他,张 世豪帮我蠃了一局,王夫人是稳操胜券的, 她绐了钱咂摸滋味,顿时不干了,"哎哟哟, 张老板,您几时和沈检察长关系这么亲络 了?还替程小姐看牌呢。蠃了钱怎么分呀。〃 “就是,我们都是为了赚才凑牌局的,谁不知沈检察长有得是钱,程小姐输个百儿八 十万的不在乎,我们混点零花而已,您倒 好,东北的赌场大亨亲自出马,合着我们今儿 还得赔?〃

    张世豪不恼不怒,含笑盯着我牌,床榻 喝茶的高官却吓得脸发白,纷纷怒斥自己夫 人不要口无遮掩,没大没小,和张老板嬉

    闹。

    第二局他不再支招,胸口挨得我很近,

    他不论何时何地,总灼热得如一个巨大火 炉,我原本就紧张,汗冒得更凶,咬唇心虚骂 他,〃离我远点,臭死了。〃

    他闷笑,"哪臭,我又没脱裤子。"

    他语毕,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毫不避 嫌握住了我的手。

    他掌心温度机器滚烫,我一时受不住, 整个身子都在发抖。仿佛置身一边油锅,一边冰窖,最热与最冷交织撕扯,说不出的折磨。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明晚0点追书帮见,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