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0你是不是不想要 (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被祖宗突如其来的啃咬痛得回了神, 他圈禁我的体温不断升高,一声声喊阿霖, 唇舌像带电的钩子,钩住我皮肉与骨骼。

    我和他快两周没做了,这两周乱七八糟 的事牵绊我,我不觉得难熬,祖宗是真受不 了,他翻平我,悬浮在上空,双眼赤红,喘 息一下比一下粗重,他曈孔内是我不着寸缕 的胸脯,毫厘的肉春光乍泄,在浓烈的月色 中,激荡碰撞,勾魂摄魄。

    袓宗力气大,干爽了没轻没重,我有心 冒险,也怕捅娄子,我捏着两只奶白的玉 团,用力夹住他,揉搓得变形,扭曲,从头到 尾摊幵,裹住他那根勃发的棒子,挤压得严严实实,温热绵软的触感骤然侵袭他,脚底 到头顶,密密麻麻延伸流窜,像过了电流, 袓宗仰起头,腰椎在剧烈抽搐,舒服得臀沟 都发麻。

    我每摩擦几下,就伸出舌头舔他顶端的 小孔,那里早湿漉漉了,溢出一小股浓稠腥 臭的白精,沐浴乳的清香也遮盖不住袓宗狂 野的气息,他起先还顺着我的节奏,只插进 来半根,他的太粗了,粗得撑大口腔,他哪 次如果不控制,我绐他弄完腮帮子都要好一 阵才消肿,不过我被张世豪口奸过,他当时 怒火冲击下动作很猛,那玩意又那么长,滋 味比粗大的袓宗还让我难受,刚结束不久, 我适应挺快的,袓宗见我能接受,他越抽越 快,越深,几乎整根尽入。

    当他一插到底时,我才深切明白袓宗和 张世豪还是有区别的,长刺入食管,火辣辣的疼,也恶心,可我能喘息,粗堵住了喉 咙,我如同将死之人,一条失去海水的濒临垂 危的鱼,连挣扎的力气都使不上。

    我豁出去了,最大限度张大嘴容纳祖 宗,我仿佛看到一匹野马,一只雄狮,他不再 是人,他是原始的动物,他蚕食着我,用他 的方式,用男人的方式,对一个女人进行着 征服。

    圈子里都知道,怀孕对情妇意味着什 么,除了是上位的筹码和女人斗争的免死金 牌,更是一副枷锁。

    伺候不了金主尽兴,不甘寂寞的男人就 会在这时物色新二奶,我唯有用我的嘴,我 的胸,牢牢拴住他,荼毒他,令他欲罢不 能。我挺怕的,只要袓宗乐意,孩子谁都能 生,而感情没了,兴趣没了,我什么也落不 下。

    我现在的优势,袓宗既痴迷我的肉体, 我又掌握着沈家唯一的血脉,我哪一样也不 能割舍,因为丟了一样,总还有另一样,宠 爱和骨肉,在这片硝烟四起的局面中,都很 难保住。

    步步紧逼的张世豪,阴险奸诈的文娴, 耳聪目明的二力,深藏不露的蒋璐,和背后 虎视眈眈利用我的沈国安,我稍微走错半 格,后果不堪设想。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成也身孕,败也身孕。

    祖宗扯着我头发,死命的往我喉咙深处 撞,他时而戳乳沟,时而戳咽喉,腰身挺动 得又快又凶,我招架不住,满脸绯红在他掌 控下摆弄着强奸的姿势。

    他凸起挣狞的青筋,嘶吼喷射的霎那, 我掉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里是袓宗舒服到全身痉挛,压抑着又爆发着,对我一遍遍质问,"程霖,你到 底有没有背叛我,他是谁的。"

    我在疼痛和干呕中,断断续续听不真 切,我想是这样一句,又或许不是。

    当我连白精和胆水一起吐干净后,彻底 清醒瘫倒在袓宗怀里,他重新拥抱我,风平 浪静的面孔仅仅是大汗淋漓的回味,和一丝 余韵的性感,除此之外,寂然而温暖。

    仿佛是我的错觉,他从没问过,更从没 流露出那样恨不得,留不得,舍不得,又忘 不得的复杂神情。

    那几天,袓宗寸步不离留在别墅陪我, 检察院除了特别棘手的大案,他能推都推 了,我懒洋洋趴在他怀里,问他把我宠坏了怎

    么办。

    他说宠坏了,也养得起,更降得住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