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4受不住我这句恭喜(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04受不住我这句恭喜

    袓宗犯浑,变着法的骂张世豪,他皮肤 长得白,不发怒时温和儒雅,瞧不出半分黑 老大的戾气,丟在欢场,若穿得花哨些,确 头窓人1 天会。

    他慢条斯理摸出烟盒,抽了一支,满场 的宾客,唯他这里燃起一缕雾,清淡飘渺的 水蓝色,迷蒙而悠长。

    他视线扫过我挽住袓宗臂弯的手,眼底 晦暗不明。我下意识低头看,纤细的中指佩 戴了一枚戒指,是祖宗前不久刚绐我买的, 很大一颗蓝钻,祖宗性子糙,价格贵就入 眼,拇指盖大小的石头,也没好好打磨,硬生 生嵌在了银圈上,米兰见过一回,她说特阔 气,一看就是金主包养的最得宠的二奶。

    这话,像针似的,扎得齣疼。

    从前我稀罕,女人嘛,谁不爱红妆和珠宝。现在我不喜欢了,我认为它除了重,没 别的优点,我更想要袓宗花心思的情意。即 使廉价的易拉罐,他亲手剪下,我会觉得珍

    贵。

    刷卡对袓宗这种身份的男人而言,如同 拉屎用纸擦屁股,他习惯了,他可以为任何 感兴趣的女人做。

    米兰问我,知道为什么过得这么累,这 么提心吊胆吗。

    当初袓宗一辆车,我兴奋半个月,拉着 她去广场兜风,像没见过世面的傻子一样, 现今袓宗绐我提十辆车,我脸上再也没那么 没心没肺的笑了。

    我哑巴了好一会儿,小声说知道。

    钱捞够了,贫穷的耻辱、卑贱的烙印成 为过去式,幵始贪得无厌,幻想欲与爱,我 痛恨这世间的逢场作戏,痛恨活在风月里的贵胄,痛恨真心太难寻。

    张世豪叼着烟,神态傭懒倨傲,“听闻沈 检察长有喜事临门。没有备一份薄礼,是我 怠慢了。〃

    我眉骨咯噔一跳,突突地发颤,我最怕 他提这个,我肚子里的肉疙瘩,是宝贝也是 炸弹,祖宗的血,皆大欢喜,张世豪的种, 天崩地裂。

    我偷摸打量袓宗,他面色平静,波澜不 起,一言未发望着张世豪,仿佛沉思什么,

    不知怎么,他这副过于镇定的脸孔,令我心

    口冷飕飕的。

    一件深埋的真相,连自己都不清楚内 幕,它最大的恐怖在于,你猜不中别人悟透了 几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