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5败露(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同她们胡扯了一会儿,移步送去舞 池,返回绕过仍旧在交谈的二力与袓宗身后, 听到二力说,“半年前,您围剿林柏祥的老 巢,不得已丟下程小姐,张世豪为保她,绐林 柏祥当了一回枪使,动了咱的场子,估摸他 尝到甜头了,这回十有八九,还冲程小姐下 手。,,

    袓宗挺烦的,83号弄堂那事,他不乐意 把我当饵钓张世豪,是小胡子拿江湖道义逼 迫他,袓宗没辙了,如今二力话里有话,还 想利用我挑起张世豪和林柏祥的纷争,袓宗 立马急了,“程霖怀孕,谁也不许动。把话传 下去,谁敢打她主意,我他妈废了谁!〃

    二力睨着他好半晌,"州哥,这孩子,您 认吗? w

    我脊背一僵,不受控制抓紧了桌角垂下

    的青花绸布。

    祖宗冷着脸反问他什么意思。

    "州哥,张世豪去过医院,预留了一管 血,您还看不透吗。他不是稀里糊涂的人,他 做到这一步,最起码程小姐的身子,是不洁 了。〃

    我脑子嗡嗡作响,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仿佛置身在惊涛骇浪飓风汪洋中,剧烈浮沉 、颠簸,震得五脏六腑碎疼。

    祖宗竟然了解。

    我想过,他不是轻易受蒙骗的人,我和 张世豪在他眼皮底下不止一回苟且,次次打 擦边球,捉奸之后,便成为彼此心头的禁 忌,不触碰不代表遗忘。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张世豪从未打算隐瞒,他甚至主动把奸 情暴露绐袓宗,我不明白,袓宗一清二楚为 何不质问,忍气吞声不像他性子。

    我死活不愿朝最恶劣,我最不愿接受的局面去想。

    在我还迷失于浮出水面的真相中不可自 拔清醒时,袓宗警告二力,“这件事,把嘴巴 闭紧了。〃

    二力张口想反驳什么,祖宗不耐烦撂下 酒杯,“不是还没出结果吗? W

    二力被噎得一愣,到嘴边的话戛然而 止,他在袓宗脸上看到了一丝愤怒,这一丝愤 怒是他对揭开的隐情的抗拒,痛恨,不得 已,矛盾挣扎。

    二力怔住,他似是看破了什么,无可奈 何轻笑揺头,"州哥,您其实有数,张世豪在 遍地黑烟的东北之所以屹立不倒,因为他对 女人没动过情。他分得清真与假,何时该演 戏,何时该抽身,他能骗过所有人,但是州 哥,您现在连自己都骗不了。〃

    袓宗闭了闭眼睛,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无声静默良久,“我知道。”

    二力弯着腰,哭笑不得,“州哥,您如果 真知道,把程小姐抛出去,您肯吗? w

    祖宗耳鬓的青筋疯狂凸起,时隐时现, 一根比一根清晰分明,他死咬后槽牙,双眼 血红下最后通牒,“我有打算,谁也别动她。

    当夜我们相安无事,我偎在他怀里,他 一如往常拥抱我,亲吻抚摸我,只是不做 爱,卡在进入的关头,他握着我的手,绐他撸 了出来。

    我感觉得到他对我肉体隐藏克制的欲 望,也感觉到他无处发泄的暴躁与压抑。

    走到这一步,怪不得任何人,我恨张世 豪,更厌弃我自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