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6我欠你的,不要了?(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是敬了一个军礼,与此同时,原本死寂的 水面,爆发噗通一声巨响,霎时泛起粼粼波 光,一抹不知从何处出现的人影,自池岸的 这一头,迅速徜徉到那一头,纤细矫健的姿 态,翩若惊鸿游龙,说不出的瀟洒英武。

    我心下一喜,追上两步,"关首长?" 我朝着水花深处叫他,那影子分秒不 停,游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深,几乎沉入池 底,水花都趋于消失,当兵的肺活量厉害,肌 肉也结实,尤其是半辈子驻扎军营的他,体 力好得不像话,警卫员在一旁注视,对这惊 险的一幕习以为常,我立在岸边等了约摸五 六分钟,他终于缓缓冒头。

    果然是关彦庭。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没穿衣服的模样。

    从前隔着厚重而坚硬的军装,再好的底板,也窥探不细致,只知他皮囊不错,英姿 勃勃,墨香之余,硬汉的味道也浓烈,此时 此刻,我毫无阻碍与遮蔽,眼神一击即中, 他壁垒分明的蜜色肌肉,流淌着密密麻麻的 晶莹水珠,仿佛清明时分的湖潭明月,十里 杏花,形容不了他的清俊与风华。

    他甩了甩短发,溅起一池涟漪,"程小 姐,听说你有喜。"

    太子爷的情妇喜怀龙胎,闹得满城风 雨,他知道不稀奇,我说有这事。

    他一步步游荡而来,伏在岸边,那双含 笑且犀利的眼眸,毫不收敛端详我,我的 脸,我的脖颈,我的胸口,我的腰际,每一 寸,每一处,他都未错过。

    "更有韵味了。"

    我没搭腔他的戏弄,视线落在不远处一 堵大理石墙壁,倾斜洒入的阳光照射在剔透的琉璃盏上,乍一看珠光熠熠,行云如水的 隶书娟秀中透着一股恢宏磅礴的气势,“我和 关先生,有些缘分,你我都爱这句词。"

    人生自是有情痴。

    我背对他时,他问从泳池内上岸,随手 接过警卫员捧在手中的浴巾,裹在腰腹处, 其余部位擦也不擦,任由水流蔓延,"一位军 官的女儿送来。”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东北这块地界老爷们儿糙,许多未出阁 的姑娘却风雅,爱慕张世豪的那位富家千 金,我记得也是送了一幅字画,其实硬骨头的 男人,最逃不过铁血柔情。

    我歪着脑袋瞧他,"关先生应了?"

    他笑问后半句程小姐是没听过吗。

    几天前,我还真没听过,我又不靠做学 问糊口,问我哪款避孕套好使,哪款壮阳药 好吃,我是行家,几天后,我恶补了,关彦庭不是粗鲁肤浅的男人,那些小儿科,抑或 过分露骨的,只会弄巧成拙。

    我半身倾靠过去,"此恨不关风与月。"

    他不动声色眯眼,“我是风月之外的人, 我为什么要应她。"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我抬手,葱白如玉的指尖勾住他浴巾边 缘,我只需轻轻一抻,便尽数坠落,我偏不 抻,也不松开,“那是她的风月没趣儿,有趣 儿的,你是铁打的,才会不动。"

    关彦庭目光下视,随着我来回摩挲的动 作溢出一丝笑,他鼻梁隔了一寸,埋在我耳 鬓,深呼吸一口气,"程小姐来之前,做了悉 心的准备,你很香。"

    我正要说话,他压在我唇上,"吉林那 边,我不管。〃

    我曈孔一缩,这般睿智而深沉的男人,

    和他交手过招实在扫兴,他若肯装糊涂顺水推舟,我便能胜,他不肯装,结局必定大煞

    风景。

    我撩拨长发,发丝若有似无的擦过他鼻 梁,“关先生,怎么,我欠你的,你不讨要 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