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0怕你不舍得给我(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10怕你不舍得给我

    我没收粉粉送来的礼物,第一,我不 缺,其二,贪财的二奶出血,内涵可高深了, 打我的脸,买我的好,总归,不简单的玩意 儿,收了留后患。

    我让马仔归还,另外,把话绐她撂下,

    我懒得猜哑谜。

    这算直截了当拒绝,但凡顾及几分颜面 的,都不会二度登门讨难堪,然而我不犯 人,不代表人不犯我,粉粉真就不要脸,不肯 轻易放过耀武扬威的机会,次日午后她又来 了,不光是她,还有袓宗。

    祖宗傍晚要在长春最大的一家地下赌场 谈应酬,如今的权贵名流,酒桌之外开始寻 求新刺激,比如打牌赌钱,睡发牌小姐。 袓宗的想法,带着粉粉和我一起。

    赌桌左拥右抱的大人物,远胜过花场,

    扫黄的稀松平常,抓赌的不多,尤其条子收 到风声,有某位高官在泡局,绝不敢突查。

    我还迷迷糊糊睡着,粉粉就来了,待我 爬下床,隔着一堵墙壁聆听外面动静时,她 正向马仔询问我醒了吗,似乎等急了。

    他们知我心意,含糊其辞说程小姐孕中 嗜睡,常有睡到晚上的时候。

    粉粉挺不乐意,语气冷嘲热讽,"来客人 了,也不起吗?这是哪门子规矩,连礼数都 不周全?不是说程小姐在交际场,一向不出 纰漏吗,怎地一一"

    我反手握住门把,不等她继续挖苦,迈 步跨了出去。

    我露面的霎那,整个外厅鸦雀无声,连 窗子透入的一丝细碎阳光,也哑了声息。

    马仔低头唤了句程小姐,便缄默不语。

    我上下打量她,装不认识,阴阳怪气的 问,"哟,这位是。"

    她的态度尚可,迫不及待搬出了袓宗, 像是绐我打预防针,提醒我不要过分搞她, 说真的,她不招惹我,我没打算整她,可当 前,不是我让不让,而是她坏不坏了。

    我极其虚伪,未曾理会她主动示好伸出 的手,“原来是孟小姐,久仰。"

    她当我说好话,脱口而出问程小姐也听 说过我吗。

    我慢悠悠往窗台走,“何止听说呀,整个 吉林省,拿器官当名号的,不就孟小姐一位 吗〇 〃

    水妹,也是器官,水多娇嫩,但我知 道,她不敢和我媲美,也不敢反驳我,她在我 面前,就算不规矩低头,也休想压我半寸。

    果然,她噎了一口,上不来下不去,僵 在那儿不动。

    我掀幵落地窗纱,坐在一方贵妃榻,这 间套房的鱼池比家里还好看,几条燕尾鱼艳 丽肥美,在黄昏的映照下,丽影重重,我抛 洒入一扞鱼食,它们便从四面八方汇聚而 来,围着撒欢,霎时瓜分得一干二净,波纹四 溢,水光潋滟。

    〃家里的鱼,不如这些,记住品种,我挺 稀罕的。"

    马仔毕恭毕敬弯腰,"州哥来之前,从新 西兰购了一匹小马驹,红色的鬃毛,个头不 大,样子威风,州哥以您名义买的。〃

    我挑眉笑,"是吗?他怎么想起送我小马 了。〃

    "州哥喜欢,他自然也念着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