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1太美味诱人(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指腹似有若无的抚摸我红唇,来回梭 巡这件艳丽精致的旗袍,婀娜妖娆的身段流 淌他眼底,无比诱惑。

    "如果我之后还输呢。"

    祖宗一语双关的语气,我刹那茅塞顿 幵。

    我曾在慈善会当众表态,以行动证明和 张世豪划清界限,再无牵扯,对袓宗忠贞不 渝,死不背叛。如今过去了几个月,一切皆 有变数。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顺从配合他,"你输了,你也是我男 人。这一点谁也不会改变。"

    祖宗脸上的表情一寸寸了然,清明,融 化,他唇边勾着笑,偏头看向一桌散乱的 牌,以及对面的张世豪。

    我感觉到下巴的禁锢没有那么强烈的紧 涩和钝痛,松了 口气。

    我的回答无错,难道我在金主面前盼着 其他男人蠃吗。且不论结局未定,即使袓宗 必输无疑,我也要这么说。

    他捏住我的两指缓慢松幵,沿着我脸廓 上移,落在我眼尾的红痣,灯火晕染下,嫣 红夺目,精致如烈火朱砂。

    他爱不释手的百般摩挲,“张老板擅长空 手套白狼的把戏,暗算的手段无人匹敌。而 我擅长权谋之术,赌桌之外,风云之中,谁 更胜一筹,张老板放话未免太早了。"

    张世豪眼神嘲讽而阴鸷,犹如一条吐露 狭长信子的蛇,阴森寒彘,无药可解的毒液 浸入骨髓,硬生生令一副完好的躯体残破不 堪,千疮百孔。

    置于那样冷漠的目光里,我很不好受,

    他却有这份本事,无声无息折磨我,炙烤我。

    我们之间从最初便是罪孽,他偏要固执 猖狂的将罪孽幵出花来。

    那是鲜血织就的艳丽,禁忌做皮,情欲 做骨,人性做肉,它绽放的代价太惨痛,它 不该盛开。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在我们各怀心思,以牌过招时,赌厅的 门从外面被人推开,阿炳和二力径直走到两 方桌后,阿炳交绐张世豪一封信,便退了出 去,不过他没看,只是捏在手心,数秒的功 夫又放下,二力站在袓宗身侧,附耳汇报情 況时,袓宗不着痕迹抬眼,打量张世豪,他 神色傭懒斜靠椅背,兴味十足把玩蒋璐的耳 垂,时不时开口和她调笑,压根没把这副剑 拔弩张的场面搁在心里。许是说得太纵情, 蒋璐的面庞蒙上一层绯红,整个身子歪歪扭 扭伏在他肩膀,像挑了筋似的。

    他低下头,瞧了她一会儿,吻住那张唇吻得很是动情蛮力,她喉咙溢出婉转压抑 的呻吟,断断续续的,遮盖了二力的声音。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林柏祥故意装出一潭死水的假象,其实 在暗中翻腾风浪,张世豪暂时不会和他联 手,他们是敌对,即便要对付您,对付白道, 他也绝不选择威胁力如此之大的前任黑老 大。当年的林柏祥,在乔四掌控东北时去了香 港,乔四逢年过节依然绐他拜帖子,东北黑 道风云变幻,林柏祥是唯一一个,混了一辈 子没倒的。与他同盟,不但吃不到肉,还将 反蚀一把米。”

    祖宗微闭双眼,他听完这番陈述并不轻 松,反而加深了凝重。

    二力说只要筹码绐足,张世豪是否进军 吉林,本也不重要,他不缺这点油水,他肯 来,也是想绐您谈判的契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