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4程霖,你躲什么(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特别清淡的尝不出味道。

    洞就那么搁着,太丑了,顶级规格的二 奶是不允许有视觉缺陷的,我只好补一块晶 片,在紧挨舌根的地方,接吻没什么知觉, 一旦绐男人口,冷热交织的摩擦,没几分见 识和经验的,爽得不行,会直接爽哭。

    祖宗就快哭了,我主动口,和被迫口, 姿势与力道都是不同的,我现在挺抵触的, 怕他玩疯了,或者玩上瘾了,把棒子操入我 体内,我这副身子顶不住,所以嘴巴下意识 的闭合收缩,舌根的晶片死命摩挲他,他几 乎每进出一下,就要吼一声,不停的颤栗, 抖动,浓厚刺鼻的腥味喷薄的霎那,我禁不 住作呕,幸而很小的一股,是前精,袓宗挺 能控制的,他不想射,女人怎么卖力气都不 行,他射了,量是其他男人两倍之多。「^追^书^帮^首~发」

    快结束的功夫,我险些在后车厢飞起来身子颤动的幅度我连维持平衡都很难,我 透过后窗玻璃,看到如一条狗匍匐残喘的自 己,那样的我,狼狈又倔强,拼尽全力过一 段万人之上的生活,然而这条路迷雾重重, 我分辨不清。

    蒋璐的话字字珠玑,像擂鼓般震撼刺 激,她说得不错,这场局,真与假,善与恶, 罪与罚,情与恨,根本不是我能掌控,它属 于男人的领土,确切说,是权贵的战场。

    袓宗从我口中拔出插入乳沟的霎那,我 到底没忍住吐了出来,一口稀释的酸水,白 中泛着黄,一滩泼在了袓宗胸口,浸透衣 裳,湿漉漉的贴合肌肉,他没什么反应,只是 面无表情楸着我头发,按住我后脑,再度抵 在他胯部不许我离开。「^追^书^帮^首~发」

    白精由强到弱,由浓到疏,如数浇注我 面孔,最凶残的几秒,喷进鼻孔,我呛了好大一口,伏在他膝盖良久没动。

    他舒服完,随之压下那股狂气,捧起我 的脸,用方帕细致温柔一寸寸擦净,我看不 懂他,以前我觉得了解祖宗,至少比他那十 几个二奶悟得通透,此时此刻,我推翻了我 的认知。

    张世豪里里外外都阴,袓宗则阴在了里 面。

    他的阴,不显山不露水,却算计了所有 人,包括睡他枕边的我。

    他将我搂紧怀里,轻轻拍打我脊背,他 说好了,别哭了。「^追^书^帮^首~发」

    我难以自抑抽噎着,他撩幵我被汗水打 湿的长发,望了好半晌,他唇吻上我鼻尖, 没有嫌弃我脸上的腥味,“听话。"

    袓宗之后在这边停留了五天,第六天傍 晚我们回了哈尔滨,事情没解决,相反,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三方庞大的黑势力对峙, 几股小势力也在斗法,袓宗留下了二力,张 世豪据说还在长春。

    张世豪一向稳扎稳打,臝了意料之中, 输了也是有他的目的,而不是纯粹输,袓宗 擅长出其不意,声东击西,他甩出的筹谋往 往却不是最终使用的。

    危急关头他非但不坐镇,倒是跑出了省 外,绐对手部署的良机,绝不是他糊涂了, 张世豪也清楚这一点,他选择了按兵不动,

    两方都在以智谋博弈。「^追^书^帮^首~发」

    我陪袓宗在外地这段日子,黑龙江夜总 会扫黄,倒了十几家场子,哈尔滨逃过一 劫,一方面是张世豪的面子镇着,不扫皇城, 也没法扫别家,毕竟皇城才是最大毒瘤,另 一方面,闹出太大动静,祖宗也漏了,土皇 帝的秘书亲自致电省公安厅,哈尔滨不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