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5该不该死守这颗心(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心事重重回到别墅,入夜十一点多, 袓宗正好从浴室内走出,屋内的灯光调得十 分黯淡,他穿着我新买的睡袍,一边合拢窗纱一边擦拭湿发。「^追^书^帮^首~发」

    口爆车震之后,我和袓宗再没见过,回 来那天他还是和粉粉同车,我跟在后面,不 知情的马仔护送时,甚至误会新欢上位,我 就此失宠了。

    说真格的,特别慌,我无法操纵识破这 个男人,曾经他的喜好,他的禁区,他的全 部,我了如指掌,而我逐渐发现,我似乎揭 下那一面,并不是他,或者是他无数面刻意 的其中之一。

    他会像当初那样,需要我和其他二奶分 食争抢,又不完全属于我。

    我驾驭不了张世豪,也赌注不了我另一 段人生的喜悲,在如此关头,我失去袓宗的 疼爱,是雪上加霜,天崩地裂。

    我终于明白米兰说,人性的贪婪,不只 是男人为权色,女人的贪婪更长久更阴毒。

    索取的太多,不懂适可而止,再贤淑的 女人也渴盼着男人无休无止的喂食。

    丟一粒物质的肉,觊觎着爱情的肉,丟 一杯轰轰烈烈的酒,又想要一杯岁月安好的水。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我透过染满尘埃的昏黄光柱,失神望了 袓宗良久,我带着哭腔喊良州,随手扔掉了 手包,朝他欢喜扑了过去。

    他稳稳接住我,他的眼神,他的呼吸都 是爱怜的,我不曾看到丝毫厌弃和敷衍,我 问他为什么冷落我这么久,是沈太太不许 吗。

    他淡淡嗯,手穿梭过我的长发,“让她少 打你注意。"

    “我宁可她视我为眼中钉,也想你来陪我。

    我说完顿了几秒,踮脚勾住他脖子,脸 上是委屈,眼里是娇媚,发胀饱满了半罩杯 的胸腩紧密黏在他怀里,「^追^书^帮^首~发」 蹭得他第五根肋骨 愈发炙热,我食指挑开睡袍束带,极其不安 分抚摸他,祖宗一把按住我手,搁置在心脏 处,让我包裹住他的跳动和回音,〃不老实? 是不是欠打。〃

    他宽厚的大掌托举我腰臀,将我单薄的 身体挂在他胸口,撑住床铺边缘顺着我一同 躺下,自始至终我也未离开他一寸,像是和 他连茎并蒂,交织相溶,长在彼此体内,落 地生根。

    他用力吻着我的唇和锁骨,我听到他含 糊不清问,"还孕吐吗。"

    我说吐。

    他顷刻吻得轻柔而缠绵,差不多一个月 没做,我这把放荡的骨头,按说受不了干涸没水枪自己找水枪也要滋润,可袓宗亲了 我好一会儿,我依旧清醒得很,这份清醒, 本不该存在。

    它是我感情由浓烈转为平淡,悄无声息 变质的兆头。

    种种变故,我也猜不透,这颗心还该不 该死守。

    但我不得不装出七荤八素的模样,包括 眼帘的一层水雾,浓淡都恰到好处。

    "米兰认识一些仕途的人,听公安那边 说,最近东北要犯大案,检察院收到风声了 吗,

    祖宗趴在我身上急促的喘息,他皮肤滚 烫,在极力平复他的欲望和躁动,"怎么想问 这个。"

    【明晚0点30分,晚安。「^追^书^帮^首~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