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6枪战遇险(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莫名觉得好笑,便真的笑出来,可笑 容掩盖不了她情不自禁流下的眼泪,她并不 想在我面前暴露她的脆弱,她的身不由己,

    用狼狈的泪水弱化她的得意嚣张,她仰起头 拼命强忍,晶莹的水珠在眼眶内打转儿,〃那 又怎样,你跟他一年半,和我跟他一个月,

    有何区别,不都是屈服在正室的淫威与阴影下吗〇 "

    “我是自由的。"我一击即中,踩住她的 软肋和逆鳞,她最厌恶被揭开之处,“我只需 讨好诱惑良州,让他离不开我,为我神魂颠 倒。而不必假意逢迎依附谁,我分明痛恨那 个人,又不得不装乖巧顺服,以求自保,这 才是最悲哀的人生。"

    "你懂什么! 〃她捏紧桌布,猩红的眼眸 圆睁,戾气冲天,“摔得早,和摔得晚,最终 不都是粉身碎骨吗。难不成还有其他的结

    Fp "

    我蹙眉,总觉得她不对劲,可哪里不对 劲,我一时看不出,她拎包从我对面起身, 经过我身旁时,她停驻了半分钟,“我该谢 她,还是恨她,我一度以为,年轻貌美,颇有 心计,可以在这场旋涡里独善其身,得到我 想要的,是沈太太为我上了一课。"

    她偏头看我,笑得惨白,“你是棋盘的 炮,我是棋盘的卒,你唯一胜过我,是你的价 值高一点,早晚还是要死于敌人之口,仅此 而已。〃

    「^追^书^帮^首~发」

    我眉头越拧越紧,粉粉迈下台阶的步子 迈得非常用力,恨不得将地面踏出几颗窟 窿。不可否认她有道行,再愚蠢的女人,风月 之中谋生,逃不过浴火历练,好歹比普通姑 娘心机重三分,可惜她喜形于色,藏不住心 思,文娴擅长读心,才会招安培养她。

    冲她气急败坏的德行,我能猜到文娴绐 她施压了,下了通牒,我肚子里的金疙瘩安 然无恙度过危险期,粉粉也没能彻底降服袓 宗,把我打入冷宫,文娴心知肚明,再等下 去,她将完全失去主动权。

    我倒出一点茶水,涮了涮杯子,招呼侍 者上一壶新茶,独自小坐了几分钟,也离幵了茶楼。

    这片在京都眼皮底下自立为王的疆土,

    有寻常百姓看不到的鲜衣怒马,百里枯骨。

    世上的阴暗,不公,都是一颗洋葱。

    美好与和平渲染它漂亮的表象,供人观 赏,受尽迷惑,只有层层剥开,才清楚它藏 了什么。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回别墅的路上,我窝在后座浑浑噩噩打 吨儿,也不知行驶了多久,突如其来的砰砰 两声枪响,我一下子被惊醒,求生意志使我 做出迅速而本能的反应,我弯腰伏靠在窗 前,压低身体,打量车外的状況,枪响之处来 自西南角,是一条冗长陈旧的巷子高矮不一 的砖瓦平房杂乱错落,一些凑小局儿的麻将 牌场,下九流的聚集地,最是藏污纳垢,另 一端闹市区吆喝连天,覆盖了方才尖锐的嘶鸣,只有距离近的几个摊贩,亲眼瞧见了火 光四射的惨烈,吓得面如土色,顾不得收 拾,丟盔弃甲仓皇而逃。

    东北火拼不是稀罕事,但青天白日爆发 于人流聚集地,绝不是无缘无故,很显然,

    来者不善,目标明确。

    司机脸色格外晦暗,他坐在前面,更清 晰察觉这场战乱,不由乱了神,“程小姐,像 是交火了。"

    〃子弹射哪了。〃

    司机降下一半车窗,嗅了嗅空中烧糊的 焦味,似是车皮,又似是油箱,呛鼻得很, 他骤然变得慌张无措,"击中我们的车了。" 【今天字数多点,明晚0点30分,晚安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