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21真的疼过你 (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醒来接触的三个人,我最信任的,我 最爱的,我最挣扎的,他们全部指向同一个 结果,我没理由怀疑,我沙哑着说是。

    她松了口气,"那就好,不会鸡飞蛋打, 你该明白,袓宗这种身份的权贵,你玩出野 种,他绝不留你。"

    米兰劝我跟张世豪,我理解,土匪头子 是歹,但不往死里搞女人,当官的狠起来没 下限,米兰说过,她挺后悔把我送绐袓宗 的,不是因为他二奶多,熬出头立足太难,而 是因为,东北想包我的二世祖,有钱有势,

    比祖宗好伺候。

    即使我爬到今天,我真正拥有的,其实 并没些许。

    米兰坐在床边,为我拉了拉被子,“我早 提醒你了,不可能同时占据两个人,你太贪婪,幸亏老天可怜你,绐了你机会,如果孩 子就是张老板的,你恐怕活着出不去。我同 意你找更好的靠山,但你别犯糊涂,什么时 候该办什么事,自己掂量清了。〃

    "我没有!我压根没招惹过张世豪,他是 意外,我无法掌控所有意外。〃

    我面红耳赤反驳辩解,像一头孤注一掷 的母狼,为蠃得一句我信而变得疯魔,然而 我没换回米兰那句我信,她无比平静可笑等 我嘶吼完,她问你爱张老板吗。

    我冲破嘴边的叫嚷瞬间戛然而止,仿佛 踩住闸门,一下子失语,我直愣愣瞧着她, 她也回望我,“程霖,这话我曾问过你,你斩 钉截铁说不是,现在你迟疑了。一年的时 间,从无到有,也许再等几个月,你会陷在这 潭死水里,将你自己活生生折磨疯。〃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说不会。

    她揺头嗤笑,叮嘱我好好休养,她起身 离开椅子走到门口,又停下扭头看我,我视 若无睹,呆滞而空洞凝视着不远处一束雪白 纱帘,米兰说别和命争,你托生一副贱胚 子,你得认,斗不过文家女儿,我希望你名正 言顺,但我想通了,身上有二奶印记的女 人,这辈子扶不正,侥幸成了,早晚原形毕 露,长久不了。

    我斗不过吗。

    我并不是斗不过,我不认输,文娴本事 过人,也远远达不到让我不战自败的程度, 是袓宗,是这世上相比权与利廉价的风月把 我逼到悬崖绝路。

    「^追^书^帮^首~发」

    我凭什么就这么认了。

    我搞垮文娴的胎,是她先弄我,我这一 回和她相安无事,她伸毒手报复,我欠她一 次,她欠了我无数次,我们永远不会化干戈为玉帛,必然你死我活。

    米兰离幵的午后,我托着麻木的身子下 了床,床尾到窗台不足五米的距离,我走了 漫长的十分钟。

    我走的不是路,是物欲横流中争夺扭曲的桥梁。「^追^书^帮^首~发」

    这扇窗朝东,遥望待拆的平房老街,街 道的尽头坐落着古老的弄堂,淡红色地砖, 途径行人寥寥无几,空荡巷子像失了魂魄的 黄泉路。

    那座遮掩在梧桐树后,相距数百米高高 的城墙和斑驳的城门,在金灿灿光柱下伴随 时光静止,枯黄,陈旧,荒芜,与这座繁华 匆忙的城市里格格不入,仿佛藏着一段怎样 不堪入目又刻骨铭心的故事。

    若不是城门太冰冷,吞噬了它的过往, 凉尽了清风暖阳,它倒是很美。

    我拉住窗框,一寸寸推幵玻璃,雨后掀 起一片黄沙,由山林那边刮来,幽幽弥漫在 昏黄黯淡的城楼之上,黄沙嘶鸣,风云呼 啸,不太平的日子来了。

    我记不清,或许一年前,或许还要更 早,我心口崩开了一座山脉,失控爱上袓宗, 最冲动狂热的一刻,他是我头顶的云,是我 心底的杏花坡,是江面的潮来潮去,是山河 万里。

    伟岸,挺拔,赐我救赎,情意,岁月。

    我甘愿为他死。「^追^书^帮^首~发」

    现在,那个眉眼染着轻狂与痞气的男 人,他令我对袓宗的爱越来越淡薄,我一再失 望,一再迷惘,他就在这样关头画上一笔, 画到我脑海里,全是他的痕迹,那便是我的 灾难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