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25叛变宗(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祖宗若有所思解幵袖扣,又系上,反反 复复几次,他没发表意见,反而是看向我, 眉眼漾起一抹深不可测的笑意,"阿霖,只你 一个,就搅得哈尔滨如此不太平。"

    他冰凉宽厚的手掌抚摸我下巴,如同流 连一件稀世珍宝,眸子内满是爱怜之色,〃但 你是我的,这很有意思。”

    我搁置在膝盖的手仓促握拳,修长的指 甲扎入掌心,刺得皮肉生疼,的确,这场权 谋争斗,从幵始便注定我逃不过,我扮演的 角色,我的分量,不可或缺。

    如何缜密精美的棋局,抛开两方博弈的 棋手,一盘莹润好用的棋子,也是至关重 要,张世豪拿着黑道的势力,祖宗攥着白道人 脉,我更像一只红旗,我插在哪里,哪里便 东风大起。

    我出院后的第三天,北郊传来消息,祖宗吩咐了断粉粉,将切掉的手送绐文娴,让 她长长记性,不要再兴风作浪。

    东北枉死的枯骨少说也有百里,土皇帝 只手遮天,袓宗玩死一条人命轻而易举,不 过风口浪尖,他懒得横生枝节,通知马仔做 个假象,喂食粉粉吸毒,吸过量暴毙。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执行前马仔打来电话,询问我是否过去 瞧瞧,我正犹豫,要不要见最后一面,兴许 挖出文娴一些事,对我也算筹码,那端突然 爆发粉粉声嘶力竭的嘶吼,“程霖,你暗中搞 鬼,孩子是你自己流掉的!你敢说你不知情 吗?你分明顺水推舟,想拿流产扳倒我,扳 倒文娴,你不得好死!”

    无需亲眼所见,我也揣测得出,粉粉此 时的狼狈和愤懑,恨不得将我大卸八块,她 猜得不错,我是知情的,胡琳手下丟进香炉 里的饵料,十有八九是导致滑胎的药物,那味道古怪,我至今难忘,我反抗不了,即使 能,那个节骨眼,我怎么做。

    圈子里姐妹诈孕,拿流产栽赃大房上 位,先例挺多的,有的臝了,有的不仅输了还 被扫地出门,成败截然不同两种后果,依然 有大把姑娘押注。

    人生在世,不放手一搏,永远不知喜

    悲。

    而我,这一路走来,抱着拉我下马念头 的女人何其多,谁真有本事做成,文娴不也 无可奈何我的嚣张,二奶不拼狠,难道还拼 仁慈吗。

    我嘴唇挨着话筒,含着笑腔,“孟小姐, 送你上路是为你好,你怎不懂感恩呢。人间 七苦难以下咽,你是鱼肉,人人是刀俎,不 惨吗。黄泉路是你的解脱。〃

    她早已听不进只言片语,沙哑的喉咙被人捏住,等待死亡是最可怕的折磨,无路可 逃,被迫承受,她叫骂累了,绝望哀戚的嚎 哭,可她忘记了,她身边的每一张面孔,都 见识多了杀戮血腥,是麻木的,不会动容

    的。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程霖,你一定死无葬身之地,你会比你 暗算的所有人下场惨烈一百倍!”

    我不屑一顾嗤笑,死都要死了,豪言壮 语当棺材板吗?

    马仔握着电话问我动手吗。

    我侧目凝视窗外,这座城的阳光正好, 普通人眼中,它就是这副模样,阴暗存在于 世俗道德的边缘,法律的缝隙里。

    "做得干净利落,别绐良州惹麻烦。"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您玩笑了,咱跟着州哥,什么人没解决 过?再说了,沈太太送来的姑娘,麻烦用不 着州哥担。”

    当头一盆水,不冷不热,浇得迅猛,砸 得我恍然大悟,茅塞顿开,袓宗明知粉粉与 此事无关,文娴才是幕后主使,他却滥杀无 辜,目标则是迂回拿捏文娴,她安排的女人 吸毒,她逃脱不了干系,明面动她,终究要 买文家三分薄面,下手重不得。而沾了毒品 的边儿,何止文娴,假以时日江郎才尽,文 家半点用处没有,文晟,文德,哪个都跑不 了。

    我良久愣怔,马仔接连喊了几声程小 姐,一声比一声高亢,我这才回过神,我说动 手吧。

    粉粉最后一句嚎叫,被扣置在电话线 中,仿佛无助的囚鸟,丧命于牢笼。

    我胸腔积聚了一口闷气,有些无力跌坐 在沙发,睨着桌上半杯冷却的水,一帧帧放 映我风雨飘揺的半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