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25叛变宗(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无畏无惧,孑然一身,光脚的不怕穿鞋 的,我输得起,也有资本臝。

    唯独,这一日日光阴叠加,相遇在冰天 雪地的那个男人,我抗拒的痛恨的憎恶的, 在揺摆不定中滋生出了情很。「^追^书^帮^首~发」

    那一声改变我岁月的枪响,是我和张世 豪自此纠缠不清的印记。

    他是蛊,还是我上辈子的债。

    我太过依赖深爱祖宗,执拗不肯认。仔 细想想,他出现那一刻,我的劫数和孽缘便 注定了,他夺去我一缕风月跌宕的魂魄,少 了魂魄的我,怎舍得掉夺去的人。

    复兴7号原定月底最末一天登陆,二力 从吉林收到的风声,二十七日傍晚五点整, 将出现在松花江南岸,即哈尔滨港,整个东 三省地势最为复杂交错的码头。

    我费尽唇舌,才不引怀疑让袓宗应承带我一起,我说女人好办事,这么大的买卖,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出动的必定是经验十足的马仔,他们不将女 人放在眼里,恰好不着痕迹打入其中。

    因为这次接头,是正式交易的试水,张 世豪不会贸然出面,他需要投石问路,由一 拨死士摸透情況,他再亲自接管复兴7号在 东北的一切事务。

    必须速战速决,当前局势,我无法用电 话联络,和张世豪相关的人也不能私自会 面,我思来想去,最原始淘汰的方式,反而是 不惹瞩目的。我写了一张字条,简述袓宗的 行动计划,确保万无一失,详细的文字不可 留,张世豪精明,几个字母他能看懂。

    我将字条塞进一粒切开的南瓜内,又重 新合拢,倒入垃圾桶,嘱咐保姆拎出门,送 达一所公寓。路过庭院时看守的保镖扫了一 眼,半分疑心未起,幸亏我平时很会笼络人心,「^追^书^帮^首~发」有心腹可用,保姆对我倒忠诚,她也知 背叛我下场百害无一利,文娴的大房之位坐 不长久,我几率极大取而代之,我一旦得势 必定不亏待她。

    她三小时后拎着一筐菜回来,保镖跟在 后面,她不方便说,只朝我点了下头,以示 顺利,我如释重负松了 口气。

    说实在的,我为何惧怕张世豪发生意 外,除了情意,也确实无可解释,我只是在 想,倘若某一天,这世上没有这个人,我会怎 样。

    不必上演,只是一想,心口便强烈钝痛。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傍晚日落时分,二力开车送我和祖宗去 往哈尔滨港,一路疾驰,窗外景物都被稀释 得混沌惨白,袓宗不停看腕表,似乎在估算 时间点,南港码头在夕阳之中越来越近,从极其不真实的一片海市蜃楼,幻化为一个清 晰的点,扩散放大,直至咫尺之遥。

    车靠铁栅栏停下的一刻,我不由自主抓 紧裙摆,温润的丝绸掠过掌纹,隐隐磨得 1荒〇

    二力透过挡风玻璃,指了指不远处的海 港,“复兴7号,会扮成普通货轮的样子,从 三卡子口驶入,穿过北码头,登陆上岸。"

    “北码头。"袓宗声音不高,语气藏着一 丝微不可察的薄怒,这是他的地盘,说白 了,进港后的诸多麻烦,他择不清,张世豪反 咬一口他渎职,抑或是串通黑道,祖宗的检 察长招牌,怕是戳不稳了。每年松花江畔,★首★发★追★书★帮★

    来往船舶数千只,条子懒得一艘艘翻,除非 拿到搜查令,港口戒严,经济损失重大,东 三省抓捕乔四那段特殊时期,都没封过码 头。

    我趁机说,"张世豪老谋深算,良州,要 不撤手吧。关彦庭临阵反悔,势单力薄,最 好结果也是两败俱伤,十有八九输了战役, 来曰方长。〃

    祖宗一双眼睛狠厉而深邃,犹如锋锐的 刀尖镌刻,他晃过谁的脸,哪怕再匆忙,也 能洞穿一切遮遮掩掩。

    他笑说你看得很透,谁教你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