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26他来了(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北码头临建的帐篷外有两名保镖等我们 汇合,站在堤坝驻足,收了帆浆的客轮缓慢 靠岸,停泊在一处木栓,舵手拉灭气阀,待 船平稳,打开了进出客的两扇门。

    我踏上热火朝天拥挤的船舱,两旁是波涛不息的水花,迟飞的候鸟躲避着北方将至 的朔风,成群结队飞过烟囱后布满晚霞的天 际,涨潮的浪头拍打甲板,揺晃中沾湿了鞋 袜,风漫过蒸腾的汽笛,刮散虚无缥缈的白 雾,整艘客轮喧嚣不止,擦肩而过的人潮之 外,还是人潮。

    两名马仔护我左右,二力在前方幵道, 客轮的终点站是西港,此处是南港,不少乘 客留在船上,散布各个舱内。

    马仔小声说,"刚下去的都没问题。〃

    意味着当前情势,目标愈发缩小,危险 增大。

    二力摸着口袋里的枪,手紧了紧。我被 强有力的人海摩擦,朝前踉跄奔走,透过左 侧狭窄的窗,青白色的海水在翻滚,茫茫一 片,杳无尽头。

    迎面两个打扮贵气的妇人拎着爱马仕,在保镖簇拥下朝舱口走来,涌入的三尺海风 徐徐凛冽,吹得鼻头发红,她们搓着手操一 口南方口音抱怨,“喔哟,要死了,这边秋天 好冷的伐!〃

    “东北嘛,赶到隆冬时,冻得你不识家 啦。,,

    我敏捷闪身,和她们交错,余光扫了一 眼二力,他正穿梭在人海中四下侦查,时不 时回头看我是否安全,里面的陌生乘客百无 聊赖张望船头,大声询问还有多久开船,九 点是否能到西港。

    我不露声色压低帽檐,只显现半张窥视 不出全貌的唇鼻和下巴,万一碰上东三省的 人物,惊鸿一瞥,肯定辨认不出。

    "程小姐,我去头舱看看,头舱紧挨驾驶 室,保不齐对方马仔买通了船员,只翻客舱 寻不到。"

    我正想支开他,自然巴不得,我叮嘱他 当心,二力走后,我又把两名保镖支去其他 客舱,然后找了一处格外醒目的座位,能够 第一时间观察到进进出出的乘客。

    大约过去五六分钟,进客门上来四五名 男子,气质像二流子,神态嚣张蛮横,丝毫 不加掩饰。

    我蓦地生出一丝想法,张世豪的人皆是 混子出身,条子也好,袓宗也罢,潜意识中 认为,方便顺利接头,不出差池,势必乔装 一番,装个好人模样,谁会本色上阵呢?

    可张世豪偏偏捉摸不透,他的路数,条 子栽的跟头还少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