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29你想要什么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是雨,润物无声,何时驻扎我心底, 侵占了我的风月,我无所察觉。

    他是浪,惊涛豪迈,卷起我的万丈红 尘,世间悲欢,我知晓已晚,再难拔掉他亲手 埋下的钉子。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二力等船上只剩下我们这边人,他拉紧 保险栓,问袓宗怎么办,还查吗。

    祖宗往三节舱内瞥了一眼,我刚刚放行 的那伙人捧着啤酒谈笑风生,丝毫不关注一 门之隔的二节如何危险重重,像无关此事, 可表现得太从容洒脱,也有欲盖弥彰的味 道。「^追^书^帮^首~发」

    我瞬间捏紧了拳,十指甲盖扎入娇嫩的 皮肉,我感觉不到疼痛,事情逼到这地步, 早已不是我畏惧后悔彷徨便能抹杀,回不去 原点,我和袓宗都清楚,我们已经越走越远129你想要什么

    在一个又一个阴谋意外和猜忌算计中彼此离散。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袓宗竖起衣领,遮挡半副脸,闷声不语 穿梭过堤坝,出了码头,他潇洒利落得很, 也未绐任何答复,二力拿不准他的意思,只 好请示我,我干笑了两声,笑得多假,多鄙 夷,他不儍,自然听得明白。

    "你不是很有主见吗,怎地不敢抓了?" 二力说主子吩咐,手下办事,程小姐绐 个准信。

    袖口轻卷,露出白皙颤栗的右手,我二 话不说,对准他脸颊招呼了下去,这一下, 打得要多狠就多狠,我整条手臂几乎震麻,

    二力脑袋被打偏,他僵硬住,半晌回味不过 来经历了什么。

    我睨着通红的手掌,腔调傲慢得很,“不 查。良州想要结果,他会亲口命令,你不必129你想要什么

    多此一举,邀功吗?你需要功劳稳固什么 吗,你已经是他座下大红人,哈尔滨官场谁不 羡慕你呢?攀上了太子爷,还怕朝中不能平 步青云吗。你往后少作决定,功高震主谁也 救不了你。良州和我面前,莫忘自己身份。"「^追^书^帮^首~发」

    二力低头不语,安静听我骂完,等我不 说了,他才仰头扯出一丝略显狼狈和凉意的 笑容,"程小姐教训,我会记住。”

    我说很好,聪明人之间,一点就透。 我和他如同什么也没发生过,保持着和 谐的前后距离,一步步朝停泊的路虎走去。

    八点钟的码头,青灰色苍穹了无生气,

    幽暗的半弦月若隐若现,漫无边际的海港大

    雾朦胧。

    临岸两趟路的灯火昏黄连绵,翻腾的江水吞没了堤坝桦树,车疾驰而过,遥远的夜 色虚化,极其不真实。

    而我旁边的袓宗,比这个我无法全部得 到的世界还让我觉得不真实。,

    我曾经说,他是怎样的人,大房和别的 二奶都不及我了解,我讲这话时,带几分幼 稚的负气,这一刻,我认了,「^追^书^帮^首~发」自始至终我都 没见过袓宗最纯粹不加掩饰的模样。

    他不肯绐我看。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在他的岁月里,并无我想象那般重 要,不可或缺。

    复兴7号登陆时间,因张世豪和袓宗谈 崩交易条件而改变既定日期,月底并未如约 出现在码头。

    大批堵截的马仔在哈尔滨港扑了空,二 力联络了周边卡子口,得知复兴7号一月内 会重新登陆,具体时辰隐瞒得非常缜密,探129你想要什么

    听不出。

    袓宗当晚发了火,一连几夜未归,司机 说吉林的小胡子和一些头目在平山道的仓库 和他汇合,商量对策务必一举拿下,触碰了 复兴7号的张世豪,稍有不慎,他的脑袋就

    开瓢。

    【晚安,感情戏明天开始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