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33小五,我信你 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乔四昔年混账的不得了,枪子儿崩膝 盖,穿肩骨,治得好,休养一阵照样干活,剁 了手就完了,这年头招兵买马不容易,条子 也憋火大干一场立功,张世豪在东北的确 狂,九姑娘和林柏祥其实收敛许多,黑道他压 着,白道土皇帝压着,马仔火拼残了没办 法,自己撒火弄残了,没必要。

    阿炳觉得不妥,皱眉提醒,"豪哥,看守 地牢的马仔知道秘密多,虽然惊吓了程小 姐,罪不至此。杀鸡儆猴,只怕底下怨声载 道,认为女人误事。”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s://m.zhuishubang.com/

    张世豪的反应更大,沾了我火气格外的 冲,一向波澜不惊的皮囊褶皱丛生,碰一下 便炸。

    〃程霖跟我了。看不惯的找我,一旦让我知道有人私下为难她,下场和他一样。"

    这话落地砸坑,分量很重,相当于一张 免死金牌,供我在东北的黑窝子里猖獗,三 省的混子少则一万,多则几万,张世豪的指 示,天皇老子都推翻不了,阿炳明白要害, 他不敢反驳,可忍了又忍实在咽不下这口恶 气,飙出一句冷飕飕的腔调,「^追^书^帮^首~发」〃豪哥有令,我 们服从,不过我也有言在先,凡是把主意打 到豪哥头上,出卖算计泼脏,哪怕搭一条 命,我定让她生不如死。"

    阿炳说罢偏头,阴恻恻的射向我,我不 为所动,也不落下风,平复情绪回以他微 笑,电光火石间,他的杀气更浓。

    张世豪没说什么,他冷冷甩出一块方帕 丟在晕死的男人脸上,盖住凄惨狰狞的五 官,“不懂规矩。〃

    他这话似是警告阿炳,也似是评判这件意外,随即牵起我手直奔第三辆车,将阿炳 和怀抱期待的蒋璐晾在原地。

    车外有多阴沉,车内便有多炙热,我慵 懒斜靠椅背,单臂伏在张世豪的肩膀,托腮 细细凝视他,他未回应我,太阳穴长了眼睛 似的,慢条斯理卷着袖绾,问我看什么。

    "张老板德行倒是人模狗样的。"

    “从前不是吗。"

    "哪呀。”我唉声叹气,故意惹他,姿态 却娇媚入骨,"我压根懒得看。一副流氓胚 子,浑透顶了。还不如瞧瞧路边交配的畜生, 比你有趣多了。〃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s://m.zhuishubang.com/

    他闷笑出来,微微后仰,窗外飘入的迷 茫冷清的路灯,任由他视线穿梭,融合进我 嚣张的眉目,"有没有人告诉程小姐,幸灾乐 祸时很丑。〃

    我一点不气恼,兴致盎然和他唇枪舌战"可是见过我丑样子的男人,只有张老板

    呀〇 〃

    他撑头目视前方,虚虚实实闭合的眼尾 氲幵一缕笑纹,〃很荣幸。往后更丑的样子, 我兴许也能见。"「^追^书^帮^首~发」

    他自始至终没放开我的手,湿漉漉的汗 渍氤氲成河,黏在了一起。

    我脱口而出,"张老板嫌弃吗?"

    他暗哑着嗓音,淡淡说不。

    春暖花幵,滚烫入喉,我胸口漫过一股 热流,我笑了几声,"就会拿甜话哄我。"

    车队浩浩荡荡驶向郊外,停泊在别墅门 口时,已经是凌晨两点钟,我迷迷糊糊的半 睡半醒,张世豪俯身挨着我耳朵笑骂了句 懒,然后将我打横抱起,我漂浮在空中,懒得 睁眼,只听他对手下吩咐收拾卧房,备好衣 物,嘈杂的脚步声在四面八方来来回回,因我的到来显得极其仓促。

    他安排的屋子是我之前住过那间,强暴 和催奶都在这儿发生,到处都是痕迹,都是 呻吟与热浪,我余光一瞄,便觉得面红耳 赤,王八犊子坏得很,偏不让我安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