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34不走了好吗 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撂下这番话,垂落的裙摆在猛地转身 后刮起仓促的劲风,我望着那扇剧烈揺晃的 门许久,空气弥漫着蒋璐残余的香味,是我 极其讨厌的气息,她说得倒是铿锵有力,险 些糊弄住我。

    风月里的情爱,重要吗?

    免-费-首-发→【追】【书】【帮】

    人这辈子,岂止单为情字活,那太愚 蠢,也太无把握。

    情爱几多蚀骨,我会情不自禁深陷堕 落,张世豪的风月却是一潭浑浊的沼泽,充斥 了生死杀戮,利益掠夺,我唯有两个身份可 争取,袓宗的正室,他的情妇。

    我此时都触手可及,只看我偏向哪一 端,如何做。

    我低声嗤笑,扔掉木梳砸向门框,砰地 一声关闭。

    周边瞬间安静,心口撕裂般的绞痛无声无息在骨骼里奔涌,我面无表情爬上床,视 线所及,并排而列的两只绸缎枕头,使我动 作猛地一僵。

    这是我用过的,在那个皎洁流光的夜, 这间屋子上演最不该碰撞的禁忌,抵死纠 缠,忘乎所以。

    针绣的似曾相识的花纹,颜色,抚摸的 触感,似乎从未换掉,保留至今曰。

    我如同中了蛊,着了魔,脑子一片混 沌,俯下身闻嗅着边缘的丝线,浅浅的烟味悠 长而清冽,是他的,是他唇舌和衣衫一模一 样的味道,渗透在棉絮中,再也抹不掉。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s://m.zhuishubang.com/

    原来,我之后,始终无人居住。

    我睁着眼浑浑噩噩失眠到天亮,月色隐 去,阳光铺满床头,冗长寂静的走廊传来窸 窸窣窣的声响,我头重脚轻的翻下床,张世 豪正巧坐在客厅用餐,庭院的初阳璀燦斑斓洒落他纤尘不染的白色居家服,折射出一 缕缕波光,优雅而温暖。

    我一直觉得他不像坏人,米兰也说,他 行走在茫茫人潮,若不开口亮明身份,谁也 无可置信他是东三省逃过法网、罪孽斑斑的 张世豪,这片辽阔的疆域比京城还难混,到 处都是猛虎獠牙,是贪婪搜刮,成就一席之 地已然千难万险,何況是只手雄霸。

    我盯着他背影愣怔,怔了好几分钟,期 间张世豪不停翻阅报纸,偶尔定格在某一 行,二力有一回说,他每天必看法治新闻,了 解官员的任免,白道的动态,一丝风吹草 动,他的风月山庄便大洗牌。

    免-费-首-发→【追】【书】【帮】

    有句话说,张老板的交际圈,就是东三 省的政治格局。

    也是通过这事,我笃定袓宗安插了卧底 在他老巢。

    他们都在拼尽手段,谋一战输蠃。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s://m.zhuishubang.com/

    我蹑手蹑脚跑到张世豪身后,在他合拢 报纸的霎那,整个人扑了上去,从头顶沉沉 压下,圈住他脖子放声大笑,像得到了心爱 糖果的孩子,他没有被我惊着,纵容的弯腰 任由我在他背上放肆折腾,两手握住我纤细 赤裸的脚踝,平稳放在他腿间,他撩开我额 头浸泡汗水中湿漉漉的碎发,〃醒了。"

    我伸手比划枪的姿势,对准他眉骨,喊 出一声啪,他顺从闭眼,又笑着睁幵,"胡 闹〇 "

    “张老板的防人之心太弱,我刚才站在你 身后足有十分钟之久,如果我真的开枪,你 没有一线生机。〃

    他笑说是这样。

    我松了手,得意洋洋,“你在我手上死里 逃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