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35情字当头一把刀 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试图摸我检查,我理也没理,径直越 过她上了楼。

    我在屋子里闷了一下午,傍晚五六点太 阳落山,张世豪仍旧未归,我坐在露台修剪 一束红白相间的野玫瑰,连花瓣都长着尖锐 的短刺,很扎手,可盛开时格外娇艳,含苞 时又很丑陋。

    保姆从后院进屋,穿过客厅去厨房,她 瞧见我,笑眯眯说,“是张老板买回绐您消磨 时间的,他怕您闷。"

    我持剪子的手一顿,拨弄了几下绿叶," 他怎么买这种花。"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s://m.zhuishubang.com/

    "张老板说程小姐性子倔,一定喜欢野玫 瑰。带刺儿的女人才有味道。”

    我扑哧一声笑,“色胚。"

    我修理整齐后,将花瓶搁置在一处适合 摆放的角落,夕阳西沉,万丈霞光,透过窗子星星点点的洒落,明艳无双。

    我站在那儿欣赏了半晌,心里生出一个 念头,“我想吃桂花糖。"

    保姆擦桌子的动作微滞,"您说现在吗?

    我抻着懒腰嗯。「^追^书^帮^首~发」

    她看了看挂钟,“来得及,我绐您买。"

    她没耽误功夫,撂下抹布便走,我又支 开了玄关两名保镖,当偌大的别墅内只剩我 一人,我毫不犹豫冲向客厅座机,有条不紊 拨出一个号码,我非常清楚,我的手机一定 被监听了,阿炳对我敌意太大,张世豪当众 绐了他难堪,不许他动我,就算阿炳背后搞 这些,他知道了也不会干预,可不论如何, 他们想不到监听自己,更想不到我胆大包 天,拿座机联络祖宗。

    那端响了五六秒才接通,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问我是谁,我报了姓名,他一 愣,"程小姐?〃

    〃我找二力。〃

    "力哥在包房谈事,程小姐方便由我转达

    吗〇 〃

    我不信袓宗身边没卧底,明里暗里沈国 安结下的梁子多如牛毛,随便拎出一个都有 门道,麻烦惹不起,当下风紧,我不敢冒 险,"不方便。〃

    马仔沉默片刻,"您稍等。"

    时钟分秒流逝,我在极致的紧张和焦灼 中盼来了二力一声喂。

    一切顺利。〃

    他似乎意料之中,"州哥让我转达程小 姐,不会很久,他将您平安接回。"他沉吟片 刻,"另外趁热打铁,别延误良机。有一重要的 事交绐程小姐。〃「^追^书^帮^首~发」

    “挟天子以令诸侯,我刚打入张世豪的内 部,接下来急于求成只会败露,我需要时 间。,,

    "程小姐。"二力干脆打断我,“州哥能 等,东北的局势等不起。您犹豫一秒,张世豪 便会赶在前面,先下手为强,输的就是州 哥。〃

    不得不说,二力擒住了我的死六,他短 短的三言两语,仿佛一块沉重的巨石,挤压 在我喉咙,堵塞了每一丝氧气进驻,如同一 条深海的鱼遭遇了干涸的沙漠。「^追^书^帮^首~发」

    我脸色惨白,十指用了极大的力,波浪 形的电话线几乎嵌入单薄的皮肉里,"要我做 什么。〃

    “复兴7号,货物分散登陆,第三批是德 国进口军火,三百支左右,张世豪手下有个 庞大的暗卫组织,专门和条子打游击,掩护毒品贩卖,赌场运营,这批枪就是绐他们配 置。州哥的人经过摸底,了解到确切的接头 地点,但张世豪防得很死,这边的人插不进 去,程小姐如果毛遂自荐,我猜他不会拒 绝。毕竟这是检验您是否忠心投靠的方式,就 看您的演技如何了。〃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s://m.zhuishubang.com/

    耳畔一个接一个的字,嗡嗡作响,我身 体骤僵,太玄乎了,张世豪前脚才有行动, 祖宗立刻收到了风声,包括细节都分毫不 差,即使埋伏了卧底,也不会如此一清二楚, 除非有幕后之手在一点点泄露,推动着这场 战争的爆发。

    我机敏超大门外张望,确定保镖未曾留 意我,手遮住唇压低嗓音,“我假装接头,做 内应是吗?〃「^追^书^帮^首~发」

    二力不置可否,“您做事的城府和降服男 人的手段,没有谁比您更能胜任。”

    凭空而降一只凌厉的大掌,牢牢扼住我 咽喉,且不论张世豪肯不肯借这么大的买卖 试探我,即使肯,风险太大,帮袓宗,这批 货必定水落石出,军火可是复兴7号最重要 的东西,事关张世豪生死存亡,而不帮祖 宗,明着叛变,以他和二力的性子,暗中崩了 我绝非无可能。

    我盯着天花板灼目的灯光,心口一寸寸 沉没进汪洋海浪,沉闷得喘不过气。

    官僚黑帮两路,处于金字塔尖的必定双 手鲜血,满身孽债。金钱权势是这个社会最 恶毒冷漠的游戏,挖肉剔骨,消磨人的本来 面目,祖宗和张世豪以游戏为筹码的血战,

    注定至死方休。

    我对那端说知道了,赶在张世豪推门进 屋的一刻,利落挂断。

    【明晚0点50,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