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36程霖,认了吧 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承蒙你瞧得起,沈良州若拿我当利器,事儿 没办成,我死于非命,他万万不会追究,因 为他还有别的卧底,不能暴露。”

    我撩了撩长发,遮住冒冷汗的鬓角,“反 之,一切顺遂,你们更不亏,左右都结好果 子,吃不吃由你。〃

    空气莫名死寂,阿炳立在墙根沉吟了好 半晌,他下意识看张世豪,后者蹙眉不语, 阿炳估摸他在思量,鸦雀无声等了几分钟, 还是杳无回音,他忍不住问了句,是否派程 小姐出这个头。

    "你认为呢。"

    张世豪反问回去,阴恻恻的语气骇人可 怖,"她是谁。"

    阿炳失语,良久没吭声。「^追^书^帮^首~发」

    说。"

    混成东三省的老大,不喜形于色,怒时惊涛骇浪,是起码的能耐,哪怕抻出一道细 纹,也令人望而生畏屁滚尿流,阿炳小声说 是程小姐。

    "什么身份。〃

    “您喜欢的女人。"

    张世豪冷冷扫视他,"记住这一点。"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阿炳瞟了一眼他阴郁如墨的脸色,低头 不再置喙。

    张世豪没直截了当拒绝我,但也算旁敲 侧击,让我打消这危险的念头,我只能先按 下不提。说重了,欲盖弥彰,显得心虚,说 轻了,分量不够,他当我玩笑,稀里糊涂揭 过去了,再搬出味儿又变了,我无法告诉他 这件阴谋的利害,他的老巢早被白道的人盯 得千疮百孔,操盘手是谁都一无所知。「^追^书^帮^首~发」

    而我是唯一看破曲折和怪异的,我出马 对张世豪和袓宗都没有坏处。

    晚餐后十三街的小头目来别墅谈事,我 独自上了楼,蒋璐白天就不见踪影,我问了 保姆,她说蒋小姐时常不在,她管着风月山 庄的公务,忙碌非凡。

    张世豪肯放权绐一个马子,想必蒋璐的 手腕相当高超,受他器重不是容易的事。

    大约入夜的十一点,他来了我房间,我 听到走廊的脚步声,冲过去想抵住门,可惜 我迟了一步,我伸手的霎那,他的身影裸露 在猝不及防豁幵的门缝外。「^追^书^帮^首~发」

    我死命的推他,他纹丝不动,极其无赖 反握我手,勾住自己衣领,没皮没脸的闯,‘ 等不及我洗澡?"

    我大声叫喊着,骂他王八蛋,他置若罔 闻,模样下流得很,另一只空闲的手剥衣 裳,录II得倒是比做什么都利落,“想我了。〃「^追^书^帮^首~发」

    我没反应过来,他手臂已经束缚住我身子,把整个人按在他胸膛,他力道无比强 硬,根本不许我丝毫挣脱。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我被他箍在怀中,越缠越紧,紧到极致 后,我僵硬的躯体不自觉柔软下来,他随即 也减弱了他的禁锢。

    他无可奈何的口吻,仿佛一条柳叶,轻 轻柔柔拂过我额头,似春风漫过,"让我拿你 怎么办。〃

    我死死抓着他锁骨,方才仓皇失措,指 甲割破了他的肉,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我 眼中凝为一颗朱砂。

    我衣衫半褪,他也不整齐,我们两人拥 抱了很久,他忽然伸手抚摸我的脸,将我抬 起来,敞幵的袖绾耷拉着,撩拨我鼻尖,窗 外鸟雀的鸣叫和他低沉的呼吸交织,有些不真实。

    “不许你去,是不想你染脏。你不明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