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36程霖,认了吧 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潭水多深。"

    我分辨不清喉咙梗着的委屈和崩溃从何 而来,在他这话出口,如数泼洒,倾盆而 下,我埋首他颈窝肆意嚎啕,声嘶力竭的哭哑 了嗓子。

    水多深。

    我何曾不知晓。

    我抽离不了。

    万丈深渊包裹了郁郁葱葱的花环,是袓 宗绐我的诱饵,绐我的泡沬。

    我踩在了悬崖峭壁的边缘,进一步,要 么粉身碎骨,要么跨到对岸,退一步的抉 择,却不属于我了。

    我身后无路可走。

    张世豪搂着我使尽法子诱哄,全然不似 一个黑老大该有的温柔,我伏在他胸口哭个 没完,这是我最后动揺他的时刻,一旦握不住,这茬掀过了,我绝对捞不到他第二次吐 口我接头的机会。

    他被我哭声消磨了耐性,直接扣住我下 巴,吻上不断阖动喘息的嘴,我错愕瞪大双 眼,攥着他领口的十指也倏而收紧,扯出一 道道挣狞的褶皱,浓烈逼人的烟味瞬间侵 入,燃着火焰攻掠城池,我的唇舌在他勾连下 沉进了一汪湖泊,湿淋淋的下了一场惊心动 魄的雨。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漫长的岁月,我从未经受过张世豪这样 的吻。

    像雾,像露,像浸满甜汁的尘土。

    他的唇瓣多情,他的舌尖痴缠,他的舌 根落满风月情长,落满爱恨甜苦,有那么一 时片刻,我对自己说,程霖,认了吧。

    不信佛,不信命,不信这天道轮回。

    恰逢造化弄人,苍天降下一个张世豪,

    骨头是黑的,心是黑的,血是冷的,肉是硬 的,一切都是晦暗的。

    偏偏一把火,烧得鲜艳热烈。

    他滚烫的掌心突然攀附我身前,凶狠拖 拽肩带,露出整副饱满高耸的胸脯,一点小 巧的嫣红缀在顶端,悠悠的颤栗,丝丝缕缕 的凉意使我情不自禁发抖,我咬着牙蜷缩一 团,睁眼越过他起伏的肩膀,望向流淌如河 水的清幽月光。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一点点吻我的脖颈,乳沟,起先很 轻,之后重了许多,当他牙齿叼住那点朱红, 从边缘肆虐,吞噬我雪白的半乳,我衣裙飘 忽脱落,合拢他同样赤裸的勃发的胸膛。

    是烈火,是海啸,是风暴,近乎一发不 可收拾,他张口含住了全部,我捧着他头 颅,理智毁灭一半,余下的一半回荡着袓宗的 警告,我慌了神,"我不想……再等等。〃

    张世豪听到我这句,动作一瞬停了。

    角落朦胧的灯火罩了一层糜烂的波光, 幽静空气盘旋着我和他忘乎所以的急喘,谁 咬破了谁的唇,暖昧而猩甜。

    只差一点,我们都将要不能终止这一 步。

    他压制了很长时间,炙热的体温才总算 凉了些,他无声无息拉上裙带,裹住我绯红 的肉体,在我耳侧烙下绵长一吻,“我等。〃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他当晚带着一拨马仔去了金花赌场,一 连三日,我再没见到他。

    风平浪静的第四天中午,阴云笼罩着这 座城市,我反锁在卧房里,托腮望着窗外的 萧萧落叶,玻璃映着我描过的眉,黛色秋 波,轮廓似月,我笑,那模糊的影也跟着笑, 我哭,那模糊的影也皱巴巴。

    弹指一挥间,终于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曰子。

    我支开窗柩,屋檐下颠簸的枯黄,残留 了几片墨绿,宁死不屈顽强抗衡着,抗争时 节,抗衡死亡,抗衡它无力回天的结局。

    一阵旋风席卷着高低参差的枝桠,梧桐 叶覆盖了庭院深深,犹如一座苍老的坟墓。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呆滞麻木失神,楼下车库传来刺耳的 鸣笛,扬起纷飞的尘土,我呛了一口气,片 刻功夫,门响起细微的轻颤,“程小姐。"

    是阿炳。

    他砸第一遍时,我无回应,加重节奏敲 击了很多遍,我眼皮才动了动,"说。"

    “准备妥当了,即刻接头,您反悔吗。"

    我面无表情起身,三步并作两步,一把 拉开门,阿炳那张脸顿时映入,他腔调平 和,微垂眸,"还来得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