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37小五,记得回来 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阿炳完全猜不透我的意图,我疾言厉色说别多问,我比你们了解沈良洲的路数。

    他听我这样斩钉截铁,权衡了几秒没废 话,这个节骨眼没了回头路,复兴7号进港 的最后一盘前菜,好吃难吃必须吃,每个人 都在赌注。

    他迅速联络了上家头目,那边同样一头 雾水,但也照做了。

    去往目的地途径南北大路,笼罩在一片 苍茫之中,夕阳西沉,整座城幽暗无比,昏 黄的苍穹被浅淡的乳白遮掩,月色惆怅,道 旁无限延伸没有止境的凋零的树,影子稀疏而婆娑。

    免-费-首-发→【追】【书】【帮】

    此行的接头地点出乎我意料,闹市区后 面一片陈旧的贫民窟,十几座矮楼尽头的老 街口,矗立着一间年头不短的二层茶馆,乌 烟瘴气鱼龙混杂,素日拮据的百姓歇脚听书 喝大碗茶的下九流之地,上家倒是会找地方条子插一脚都嫌苍蝇多,的确是眼皮底下 办事儿,打脸得很。

    我停在门口,粗略梭巡了一圈室内,十 来张方桌,零零星星的占了一半,颈间围着 黄丝巾的少妇,谈笑风生的几名年轻男女, 以及剔着板寸穿棕色皮夹克的独身男子,「^追^书^帮^首~发」 有八九少妇是便衣,检察院的下属可能性 大,祖宗不会安排市局的人拖后腿,毕竟他趁 这滩浑水也打算瞒天过海做笔大买卖。

    我目光匆忙锁定在夹克衫男人,闷声不 语走过去,没有摘帽子,仅仅露出下半部的 唇鼻,念了一句:〃今天十五度。w

    他专注阅览报纸,并未立刻开口,表情 都没变化,我们相对而坐,沉寂了几分钟, 侍者端上两杯果茶,退下的同时,他微微抬 眼,"明天回暖。〃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从容不迫仰头,"我是张老板的人。避开条子了吗。〃

    他握拳抵唇,眼神四下瞟,"西街有一辆 银色面包车,车上是Q爷的马仔。复兴7号登 陆哈尔滨港全部事宜,一直是Q爷和豪哥交 涉,我只负责这批军火押运。北街,南街, 东路口,都有可疑人出没,暂不了解是条子 还是豪哥的敌对。"

    Q爷,且不说云南天高皇帝远,单说那 儿的黑帮巨鳄一向眼高于顶,见了缉毒警就 杀,尸骨成堆垒砌出一条贩毒的康庄大道,

    他们瞧不起内地和白道称兄道弟逢场作戏的 头目,何況二力如何知道Q爷是张世豪上 家?他是传声筒,由此可见张世豪遮遮掩掩的 内幕,尽在袓宗掌控中。

    我始终不信,袓宗有这么大能耐将整个 东三省的异己置于监视下,时至今日我也觉 得,他斗不过张世豪。他捏着黑白两道的权势,尚且输多蠃少,当前局面验证了我猜测 不假,有更精明的黑手在暗中推波助澜,绐 袓宗透口风,我曾笃定是军区的关彦庭,他 城府极阴险,现在我不得不把疑心转移一半 在沈国安头上。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利用女人这枚棋子,算计了三个男人 掉坑,他的老谋深算,足有资格支配尔虞我 诈的大局。

    当官的爬到土皇帝这份儿上,亲情良知 消失殆尽,没了地位,别说儿子,性命和娘 们儿都保不住,他得先顾乌纱帽,才有力气 护崽儿。

    我竭力控制着颤栗的右手,声音不高不 低,〃三百支军火送到安全地带了吗,是东风 路的废弃厂房? 〃

    男人一愣,〃三百? 他目光瞬间警惕起 来,"这是放绐条子的假消息,你从哪儿听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