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38阴鸷的宗 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面孔猛然铁青,指尖一颠仓皇按压到底 部,扭曲变形的烟头化为一团乌黑粉碎的灰 烬。

    〃确定吗。"

    几秒的功夫,他表情微妙挂断电话,眼 神不自觉向四周梭巡,一副做贼心虚的德 行,我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问他怎么了, 是事情出了岔头吗。「^追^书^帮^首~发」

    他翻开衣领,不露声色拔掉一个红彤彤 的小玩意儿,趁茶馆内旁人不备时,丟在了 桌底,"程小姐稍等。"

    他像被催命似的,起身穿梭过长廊,很 快消失在尽头,我特别留意了下,其他桌都 无反应,刚才怎样谈笑风生,此刻照旧。

    我扫了一眼他扔掉的东西,是一枚针孔 窃听器,我没猜错的话,通着西街停泊的面 包车里候命的马仔。

    我等了约摸二十分钟,鸦雀无声的过道 尽头,仅仅一盏莲花灯揺曳,除此之外,一 片死寂。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我有些焦躁不安,黑帮里最不可交、最 花招百出的,就是涉毒的混子,米兰跟过省 公安厅的,穿警服的爷格外发怵和毒枭交 锋,他们说毒贩尤其是自己吸毒的,浑蛋透顶 六亲不认,被毒品腐蚀得丧失本性,眼里只 有毒资和白粉,逼急了什么歹事也做得出。「^追^书^帮^首~发」

    直觉那通电话关系局面的倾斜,Q爷和 张世豪皆失算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男厕位置的门终于推 幵,走出的却不是先前那人,而是一个化了妆造型时髦的年轻男子,我肯定自己在落座 的一小时内没见过他,绝非正门进来的,倒 像凭空而降,我愣怔着不明原由,他低头云 淡风轻看手表,疾走绕过石柱抵达我这张桌 后,来不及收步,撞上我倾斜的身躯,碰倒 了茶盏,墨绿色的茶水倾洒而出,滴滴答答 顺着桌角流淌。

    我蹙眉躲避,男子连声道歉,弯腰擦拭 喷溅在我裙摆的水溃,顺势压低音色说了 句,"沈良州的人包围了这趟街。"

    他撂下这句匆匆忙忙要离幵,我大惊失 色,反手抓住他,脸孔瞬间苍白无比,“你怎 么知道?"

    他满面凝重"别废话,Q爷的人是偷渡到 东北,条子不知情,交易败露,先抽身再说,

    我未曾来得及松手,砰砰砰三连发的枪响,从西南方的格子窗扫射,震裂了玻璃, 男子把我推幵,伏地翻了几个跟头直奔门 外,迎头又是一枪飞来的子弹,打穿他眉骨, 他敏捷侧身,还是中了招,半边脸鲜血横

    流。「^追^书^帮^首~发」

    枪声如雷霆之势,由远至近一霎那席卷 了整座茶馆,风风火火的奔跑声,此起彼伏 的尖叫声险些掀翻了房梁,有男人大喊放弃 反抗!也有谁大叫撤退!

    惊惶不已的百姓在战火纷飞里抱头逃 窜,滚滚浓烟吞没了原本暗红色的墙壁,到处 弥漫着烧焦的气息,毗邻走廊两桌的热恋男 女和单身少妇,猛地扯掉身上碍事的装饰,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从桌底摸出手铐和短枪,先前假装的懒散荡 然无存。

    接二连三射出大门的银光,来自一柄柄 明晃晃的64式警用,光芒刺疼眼睛,我醍醐灌顶,不论接头还是登陆,袓宗的眼线埋进 了张世豪的内部,可谓最深的内部,不是 我,另有其人。

    他之所以不顾那几次输多蠃少,穷追不 舍,因为针对复兴7号的下落和归属,他比 张世豪把握更重。「^追^书^帮^首~发」

    输了,条子买单,蠃了,黑吃黑发一笔 横财。

    卧薪尝胆大抵如此了。

    现在唯一的赌注,我命令阿炳临时改道 押运相反方向的那批军火安然无恙,一旦也 漏在祖宗手里,张世豪天大的能耐,挨一刀 放血是没跑了,搞不好白道的能趁机整垮 他。

    二楼楼梯口坠下一具躯体,砸在不远处 的空桌,重重的抽搐两下,血泊里没了动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