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38阴鸷的宗 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浓稠的腥味刺激得我四肢僵住,前一秒 风平浪静的茶馆,这一秒竟遍地狼藉。

    视线所及,倒下的马仔堆叠成了一座人 间炼狱,存在于被王法和官僚所掩埋的角 落,不愿为无知的世人揭开,权力的逐鹿,必 定踏着无辜的皑皑白骨,活着的地狱,从不 缺少无助的双手和半点光亮皆无的眼眸。

    怡似这一刻,夜色遮住了阳光,听得见 枪声,闻得到血泊,却看不清罪恶。

    饶是见过大风大浪,做了万全准备,眼 下的场面我也慌了。按理说,袓宗派我做间 谍,对我抱着十足的把握,我会对他、对这 份长达两年的感情赤胆忠贞,他许诺我唾手 可得的名分与利益,我怎会为一段虚无的风 月而冲昏头脑,他应该按兵不动,何苦费兵 卒,费精力,只待我顺藤摸瓜,再出兵一举 拿下复兴7号。

    除非,他自始至终不信我。「^追^书^帮^首~发」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他真正安插的眼线,连我都监视着。

    我脑子突然的混沌不堪,我不懂,我愈 发不懂和我同床共枕了七百天的男人。

    他到底是谁,拥有怎样一颗千回百转,

    不为人知的残忍心肠。

    混乱奔跑中我被脚下门槛儿绊了个趔 趄,颠簸着朝前扑倒,左右蜂拥而至的四只手 拉住了我,我不认识这两个男人,但我无意 发现了他们藏在西装口袋里黑底红花的国 徽。

    检察院和法院的公职人员,才会在左胸 口佩戴这样的标识。

    我一时呆滞忘了出声,男人不急不缓的 声音从头顶响起,"程小姐,等您许久了,悄 悄跟我们走一趟。〃「^追^书^帮^首~发」

    "悄悄"仿佛一根救命稻草,激发了我的意识,我指着最凶险的西街,喉咙是我听了 都觉得陌生的颤栗,"抛幵明摆着的马仔,暗 中还有一拨人寸步不离紧盯我,倘若我跟你 们走,我的任务就没有下文了。〃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他们没反应,我拔高音量说我是诱饵,

    何尝不是人质!张世豪精明绝顶,大局当 前,他会全盘相信我,交绐我吗?

    “既然请您走一趟,这半个时辰内一定为 您扫清了障碍。包括张世豪的头号马仔,我 们也想了法子调虎离山。〃

    我嗅到一股不容抗拒的危险气息,霸道 蛮横,充满狂野的制服欲,我无措而奋力挣 扎,他们不管我怎样反叛,连拖带拽把我抓 到一辆蛰伏暗处的路虎车旁。「^追^书^帮^首~发」

    车窗缓缓沉下,整个敞开的过程维持了 七八秒钟,每一秒流逝,都如同刀子割我心 肠那般酸涩又惊惧,我透过暗淡的路灯,看清那双凌厉的眉目,那张棱角刚毅的脸廓, 我曾魂牵梦萦的记挂,曾千方百计的挽留,

    时至今日,我竟摸不透,我究竟是怎样的感 情,对这个叫沈良州的男人。

    爱吗。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这份爱,被利用得这般廉价,薄弱。

    失望吗。

    我和祖宗之间,我们彼此的情意,在世 易时移中,何时开始越来越不纯粹。

    车内燃着小香炉,飘渺的白烟袅袅散 开,祖宗拿着一根略显褪色的锡箔,拨弄里面 的香灰,语气不咸不淡,"怎样。"

    我以为他问我,正想避重就轻汇报,驾 驶位的二力开口说,“只剿了十支,消息是三 百支,实际数目只多不少,那些不翼而飞,

    估计有咱们的人在两时辰前偷梁换柱,通知 老Q改道了,原定的东风路2号仓库,大门紧锁不见踪影。〃

    我后背一层层冒冷汗,咫尺之遥的半截 玻璃倒映着我血色尽失的面容,二力补充 说,"错过这个围剿的良机,复兴7号我们拿到 手的几率,大打折扣。〃

    【明晚0点50分,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