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40机关算计,情关难过 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Q爷不至于和女人计较,但气氛被我这 一出搅得实在微妙尴尬,张世豪吩咐急匆匆 追下楼的保姆照看好我,不要烫伤,他轻笑 两声,示意Q爷喝茶,"我这几日绐她惯坏 了,小性子倔,让你见笑了。〃

    张世豪客气铺台阶,Q爷顺势下坡,他 挥手不以为意说,"姑娘嘛,有脾气才让人心 痒痒。呛口小辣椒吃着蛰舌头,但是心里爽 嘛。哎——提起姑娘。"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他一拍膝盖,"你是否记得阿宋。" 张世豪的秉性我也稍稍了解,他这副波 澜不惊,势必是不记得了,他随口答腔,“宋 小姐很美。"

    Q爷眸子一亮,"你要是喜欢,我过几天通知她来东北。"

    他拧眉,话锋一转冷了许多,“正事不谈 女人。"

    "你平时忙,这么多棘手的事务,不也弄 了马子嘛,她是真爱慕你。"

    稀里糊涂搪塞不了,张世豪收敛了三分 笑意,浮现七分严肃,"你和我开这个玩笑, 就没意思了。〃

    Q爷听他不留余地回绝了,没再说什

    么。

    我藏进门里,特意敞开一道缝隙,窥伺 着他们,张世豪捏着一方翠竹的丝绸,将茶 具浸泡在温水里清洗,鲜亮澄净的水漫过他 手掌,白皙修长,肌理分明,有时我觉得, 他的的确确没有黑老大的糙样儿,他儒雅当 真是雅,狂野又当真野,他具备让所有高姿 态的女人为他癫狂低贱的诱惑。

    “这拨条子的能耐,倒出乎我意料。检察 院也插手了,麻烦很大。"

    水声潺潺,源源不断注入壶口,「^追^书^帮^首~发」“黑龙江 的条子不足为惧,东北半个世纪混这条道的 人从未断过,没有京城支持,他们谁也扳不 倒。,,

    〃京城整死乔四,翻了三艘副国级的船, 上头已经元气大伤,禁不住丑闻了。〃

    张世豪语气自始至终都平平淡淡,不慌 不忙,"乔四的时代,沈国安屈居二把手,他 现在做了皇帝,容不得相对势力的猖獗。〃 〃多少钱也打点不周吗?"

    〃为什么要绐。"张世豪反问,"钱分文不 割,地盘我也寸步不让。沈家要灭我,我也 不是灭不了他,都在等时机。"

    他拎起瓷壶为Q爷斟茶,后者双手捧 杯,低下几厘,这个细节令我明白,赌场传言的所谓江湖大佬高低排名,未必绝对精准,

    云南依附金三角做跨国的买卖,名号〃亚洲毒 枭%地位居内地之首,东三省的次之,河北 和广东的在三梯队,其他省市黑老大压根上 不了榜,财逊色,势力也打不出边境,米兰 说张世豪碰见云南的总瓢把子,必须礼让三 分。

    Q爷大抵就是金三角最体面的人物了, 看他做派充其量和张世豪打个平手,这行讲 究年岁,「^追^书^帮^首~发」五六十的纵然资历摆在那儿,可腰 杆子也易折,冲锋陷阵的锐气没有了,说白 了,该退位了,惹不起风波。

    张世豪正当年,大盛之势,这是他狂的 资本。

    我透过门缝朝不远处候着的保镖点了下 头,竖起一根手指压在唇上,警示他不要发 出大动静,他压着步子走过来,问我什么吩咐。

    "Q爷登门拜访,为那批货吗?"

    保镖说只是一方面。

    我拉着他藏在门后,似笑非笑问,"怎 么,还有不可告人的隐情?〃

    他一脸迟疑,欲言又止,我拍了拍他肩 膀沾染的雪白尘埃,“昨儿要是没我呀,你们 和条子少不了一场恶战呢。阿炳对我是一百 个心服口服。〃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我撩拨着垂肩的长耳环,装模做样打哈 欠,果然我的话很奏效,他小声说,“豪哥想 联手Q爷。〃

    我食指卡在耳环的银圈里,略微僵了几 秒,〃目的。

    保镖揺头,"我不是跟着炳哥干事的人, 所以不了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