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41(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手悄无声息探向我背后,抓住了假山,山体 坑坑洼洼,满是破碎的石子堆砌,这一触 摸,哗啦啦的翻滚,沿着粗大的石根,砸在地 面,细小的迸溅虽低弱,我也担忧引起别人注意,我仓促之下反手一推,侍者跌跌撞撞 朝另一端羊肠小路逃窜,他倒是有眼力,猜 中我来头不小,没有大喊大叫,吃了哑巴 亏。

    我心不在焉摘下一片带着水珠的梧桐 叶,原路返回,这盘棋局当真是越下越大了。 张世豪生存在四面楚歌的磅礴算计中,多少 人目的不纯,多少人禁不住诱惑,多少人渴 望诱惑独占他,为此不惜代价,不顾是非,

    走了错路。他凭借一己之力抵挡千军万马,

    四海潮生,我突然很可怜他,很想拥抱他, 绐予他一段纯粹的,没有阴谋的风月。

    我想,我是不可抑止的任性了一秒,有 那么一时片刻的冲动,抛掉束缚,反抗现 实。

    即使我明白,这不可能。

    我们都不具备纯粹的资格,失去意味着殆尽,死亡。

    我回到车上,托腮沉默着,保镖看我神 色不对,他问是否蒋小姐发现了。

    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平静看窗外,"我来过茶庄的事,不要 告诉第三人。"

    说完旋即合拢眼皮,歪着身子睡去。

    张世豪在别墅陪了我两天一晚,蒋璐何 时归来,是否归来,我一无所知,也没有多 问,犹如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第二夜天刚擦黑,阿炳备车接张世豪去 往东郊的7号仓库,与Q爷进行迟了七十二小 时的军火交接。

    整整一下午我眼皮都在抨抨乱跳,心脏 也惶惶不安,似乎将要降临一场风暴,我嗅 到了那丝不同寻常的气息,而其他人浑然无

    觉。

    我撒泼耍赖缠着张世豪,任由他怎么诱哄我,扒拉我,我也不撒手,仿佛和他长死 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死活不分 开。

    本↘书↘首↘发↘ 追↘书 ↘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他低头打量怀里无赖的我,“怎么这么不 听话。"

    阿炳不断看腕表,多次提醒他恐怕来不 及了。

    我两腿盘着张世豪腰腹,挂在他身上,〃 我也要去,我自己闲得慌,快长毛了。"

    他挑眉笑,"哪里长毛。这里吗。"

    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说着滚烫大掌摸进我的裙底,指尖灵 巧一挑,顺势向肉里挤入,我咬唇禁不住闷 哼,伏在他肩膀,有气无力说,“浑身长毛, 就不想自己留下。你不带我,我把你房子烧 了。你看我敢不敢。"

    我极少如此消磨人,这几日更没有过,

    张世豪的手横倒里面不再动作,好一会儿他抽离出来,停在湿淋淋的边缘。

    他吻着我脸颊,温柔哄着,"不安全,我 很快回来。"

    我疯狂揺头,四肢百骸都颠簸着抗拒 他,阿炳在一旁也催促,他没了法子,只能托 着我屁股,将我抱上了后座。

    以往乘车我爱犯困,坐不了一会儿,便 昏昏沉沉的打盹儿,而这一回,我伏在张世 豪胸膛,他的每一下喘息,心跳,我数得清 清楚楚。

    强烈的不祥之感迅速占领我五脏六腑,

    我睁着眼,麻木眺望车外的幽暗山林,黑龙 江的不毛之地正是东郊,冷僻荒芜得很,山 路盘根错节扶揺直上,无比的曲折,两旁山 脉形成一面扇形夹缝,仿佛随时要坍塌,压 得人透不过气。

    免-费-首-发→【追】【书】【帮】

    阿炳挂断一通电话,他扭头对搂着我的张世豪说,〃南通水运进港的两百公斤白粉, 阿勇盯着顺利卸货了,在东码头1号仓库。 我们下家是澳门葡京赌场,对方一周内催货 两次,拖不了了。〃

    张世豪淡淡嗯,〃明晚出。复兴7号遮了 东北的天,这期间任何交易,条子都顾不 上。,,

    "沈良州那批偷渡欧洲的数亿国宝今晚出 境,他留了后手,走西码头。出事撇干净, 找不上他的南北根据地。"

    阿炳顿了顿,"也算好事,他的买卖自顾 不暇,没有多余精力盯死我们和老Q的交 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