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二章(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袓宗走私的那批国宝,我早有耳闻,不 仅数额巨大,且是原本送往沈阳博物馆的特 等佛像,国库盖过章的,他利用职权擅自偷 渡欧洲,倘若泄露,莫说他,沈国安的船必 翻无疑。

    我尤为紧张盯着阿炳,他在照明灯指引 下,左打方向盘,朝半山腰急驰而去,“豪 哥,需要吩咐阿勇阻截吗?”

    张世豪面无表情注视着前方灯柱四周的 山石和林木,"西码头有你的人吗。〃

    阿炳说有。

    他低笑,不辨喜怒,“沈良州难道没有安 插眼线在我这里吗。〃

    他大拇指摩挲腕表的表盘,“不会如此凑 巧,我和老Q接头,他恰好西码头走货。他 掐算准我不甘顾此失彼,一定落实军火,才有心思和他斗。

    我紧咬后槽牙,耳畔嗡嗡的,手心里的 汗溃密密麻麻漫过掌纹,拖出黏糊糊的湿 痕,阿炳依旧怀疑我,才因转移军火打消不久 的疑心,又为这话尘嚣直上,〃豪哥的意思 是,您身边有沈良州的眼线。〃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蓦地窒息,眼睛一眨不眨,阿炳瞥了 我一眼,张世豪没等他开口质问,干脆否 认,“和她无关。〃

    陡峭的上坡开始颠簸,阿炳减缓了车 速,“我也愿意相信程小姐,可是豪哥,还有谁 能确切掌握我们走私内幕。”

    张世豪淡淡阖眸,"我心里有数。"

    我单薄的衣衫紧贴他胸膛,他每每呼

    吸,我便同他一起颤抖颠簸,这条崎岖的山路 似乎走不到头,尽处是天之涯,海之角,是 永无止境的风花雪月。

    "张世豪。"

    我伸手拉扯他衣领,车内的光线极其昏 暗,仰面也识不清他样貌,只模糊一副单薄 的轮廓,"你已经得到这么多,为什么非要寻 一条死路。〃

    他身子一刹那僵硬,或许从未有女人问 过他,为什么。

    她们爱慕他的风光,痴迷他的英武,甚 至贪恋他活在刀光剑影,世间黑暗的刚毅姿

    态。

    潇洒,凛冽,张扬,又猖狂。

    若我只爱他绐我的风月刺激,欲海销 魂,我也不介意,不计较,不挂念。

    可我的心在改变。

    变到离经叛道。

    张世豪拨开粘在我额头的发丝,我呆滞 望着他,他声音很轻,很浑厚,"你走过我的路,会明白我为什么不罢休。从底层没有名 字的混子,一步步挣扎到这个位置,早已不 是我能停止的。"

    他嗓音有贯穿人心的力量,我浑噩而麻 木,喉咙仿佛哽住一颗刺,刺的顶端坚硬无 比,尾部却很软,它令我感觉无力,对变幻 莫测尔虞我诈的生活充满迷茫。

    欲望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虚无的东西, 我最初做祖宗的情妇,图钱,图势,后来, 我图情,图几分真意。我荒唐认为,贪婪之 火随着我上位独宠将熄灭,直到沈太太三个 字,复燃了死灰,击垮我的理智,血洗我的 仁慈,把我变成残忍迫害无辜胎儿的杀人 犯。

    欲望荼毒下,我的真情,也渐渐不纯粹。

    【最新完整版】  

    ↘免费↙     

    ↘首发↙      

    ↘追↙

    ↘书↙

    ↘帮↙

    有些缺口一旦裂幵,不会被填补,只能越破越大,无法控制。

    张世豪忽然在我头顶问了一句后悔吗。

    我回过神,揺头说不。

    他闷笑出来,“那就好。"

    车踏着山间浮荡的夜雾,到达半山腰, 坐落于一条废弃的臭水沟旁,一颗参天的古 榕树下,是此行目的地——东郊1号水甫仓 库。

    水甫昔年是哈尔滨首屈一指的林业区, 自然是一块高官眼中垂涎的肥肉,沈国安当 了一把手后,这边行贿力度不够,他萌生了 由旗下党羽接管水甫纳为敛财企业的念头, 偏生碰上了不好惹的主儿,死活不交,土皇 帝搞一个企业老总还不是小事一粧,偷税漏 税的名头坐实,直接锒铛入狱,之后听说水 甫的董事长死在看守所,畏罪自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