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二章(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世人说,黑老大恶贯满盈,可白道慈眉 善目的老虎,又有几人在维权之路上双手干 净呢。

    月影朦胧中,隐隐有暗香浮动,我小心 翼翼的拉着张世豪手臂绕过杂草荆棘,鼻息 一股很陌生的香味,至少市面任何一种香料 店都没有类似的。

    我环顾山前山后,发现何止不毛之地, 简直是分外险峻,寸步难行。特别有身份的 毒贩,都喜欢在易守难攻的地方接头,条子 无法攻入,战乱兴起时,充分具备逃出生天 的机会。

    阿炳前面探路,停在一扇卷帘门外,高 高的几折悬在砖缝里,映入视线仅剩一堵揺 揺欲坠的木门,吱扭一声推开,渗出一缕橘 色残光,像油灯的余韵,黯淡又荒芜。

    【免-费】

    【首-发】

    【-追-】

    【-书-】

    【-帮-】

    阿炳跟着张世豪率先迈入,我紧随其后四下打量着,破败的瓦砾窗下撂着一尊香 炉,炉盖孔飘出丝丝缕缕的烟雾,青色白色 交缠,这一路走来,弥漫的香味便是它。

    东北的白粉走私,一贯比军火严重,四 季雨雪多,返潮发霉时有发生,藏匿毒品的 窝点都会准备香料,开箱验货时点燃,防止 警犬上山循着味儿摸来,狗鼻子受不了香 饵,用以冲淡搅乱冰毒的药味。

    军火这玩意儿,没有镇压条子的道行和 扭转乾坤的恶势力,碰了就是死,当场死。

    吉林的总瓢把子九姑娘,说一不二的女老 大,贩毒卖淫油田,什么赚钱干什么,唯独军 火,只买不卖。可见其中利害。

    昏暗深处,伫立着数不清的马仔,正中 央的矮个子Q爷,弃了不离手的龙头拐杖,

    不同那日拜访张世豪穿着艳丽的唐装,此时 换了一身雪白的绸卦,毒枭的派头很烈,倒是醒目。「^追^书^帮^首~发」

    他缓慢起身,凶狠的眼神垂视三五米幵 外跪趴的马仔,马仔瑟瑟发抖,一再求饶,

    Q爷冷幽幽问他想好了吗,到底说不说。

    马仔趴在那儿酝酿许久,颤巍巍的腔 调,"Q爷,这么要紧的货,打死我也不敢让它 出差池,莫说五百支枪,一支也比我贵重。 事后我清点了,一样不少,箱子怎会开口, 我实在不清楚啊。"

    他还没喊完,身后保镖直接把他拎起, 狠狠丟到墙角,面孔冷漠掏出一方匕首,按 住他右腕,麻利的手起刀落,鲜血扑哧四 溅,两指被极大的力道砍飞,马仔惨叫一声, 抽搐着卧倒。

    我错愕捂住了唇。

    Q爷眼角余光横着在场所有人,"定于和 张老板交接的军火,是我做生意以来最为重要的一批。东北的市场昌盛,你们看在眼

    里。”

    他们垂头不语,剁手的保镖二话不说, 又拎出一个,对着他肩胛骨刺了下去,狼嚎 出口,差点震塌了房梁。「^追^书^帮^首~发」

    极速蔓延的惊恐,写在每个马仔脸上。

    这一幕杀鸡儆猴的戏码似曾相识,南坎 儿胡同那回,张世豪摆了祖宗一道,十几箱 避孕套调虎离山耍了埋伏的鹰钩,把真正毒 品掩护离境,他下手也狠,一脚踢碎了马仔 的门牙,凄惨的哀嚎我至今记得。

    唯一不同是,张世豪门儿清,他玩儿虚 的,绐祖宗演戏,Q爷是真急了,圆睁的眼 珠子一片血红。

    典藏版黄鹤楼的精致铁盒,在渺茫深重 的夜色照拂中,折射出金灿灿的华光,映于张世豪眉眼,撕拉一声,他划幵一支火柴, 通红的火苗燎过眉骨,煞气十足。「^追^书^帮^首~发」

    Q爷听见动静,向门口张望,先前的阴 鸷一扫而空,转而春风满面,他踹开挡路的 马仔,抱拳拱手,有几分歉疚和窘迫,“张老 板,让你见笑了,手下糊涂,办事不力,幸 好货物没出破漏,否则我也愧对你。"

    张世豪不慌不忙吸了两口,"久等。"

    他夹着烟,一拨人马浩浩荡荡进入仓 库,外面风声鹤唳,屋檐内鸦雀无声,静得诡 异。

    Q爷也点了一杆旱烟袋,他一边绐锅子 里填烟草一边命令距离最近的马仔开箱。

    这个马仔颇有头脸,做派像是堂主,他 略弯着腰朝张世豪鞠躬,"豪哥,哥几个替您验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