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四章(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44

    144

    他察觉怀中的我安分了许多,伸手格外 轻柔拭掉我眼角泪珠,好笑又无奈说,“哭什么,

    我才止住的啜泣又有卷土重来的征兆, 一串含糊不清的字吐出齿关,眼眶立马变得 水汪汪,他食指压在我唇上,语气严肃几 分,〃不喜欢你哭。"

    我一时哑了声息,大颗泪珠坠落他手背 和虎口,时而温热,时而寒凉,他被我磨得 毫无办法,手掌包裹住我下颔,几行水痕尽 数没入他掌心,吞噬为乌有。

    "我从没想过,我和良州会走到这一步。

    外人眼中分崩离析,宁死不回的决裂。

    他冷冰冰的反目,我不迟疑的背叛。

    144

    一年零十个月,一刀两断,爱恨成灰。

    爱过吗。

    女人一辈子什么都能装聋作哑,糊里糊 涂,唯独情字,碰了便讨个结果。

    我死来活去,撬不开袓宗的口。

    他那一句弥足珍贵的喜欢,何曾跳出利 益,许我半点真。

    "要回去吗。〃

    我一言不发,舌尖险些咬出血,张世豪 炙热的鼻息喷洒我脖颈,溶蚀在胸膛剧烈的 颠簸起伏里,“他哪里好。〃

    他唇舌含着我耳朵,一声比一声重,幻 化为石槌,砰砰地朝心坎儿砸,"你要什么, 我绐你行吗。〃

    【最新完整版】  

    ↘免费↙     

    ↘首发↙      

    ↘追↙

    ↘书↙

    ↘帮↙

    我额头深埋他领口,抽嘻着不回应。

    "你说出来,我都会绐。"

    144

    他用力拥抱我,像是要将我揉进他骨

    骼。

    佛说,奈何桥的南与北,有酸甜苦辣四 碗汤,游荡黄泉路上的魂魄总要喝一碗。

    酸甜是冷的,苦辣是热的,半糖水半黄 连,冷暖皆自知。

    我曾问他,兵戎相向的一日,他是否会

    杀了我。

    张世豪说永远不会。

    我注视着他的眼睛,我摩挲着他每一丝 烫手的细纹,"他不要我了。"

    我艰难哽咽讲着每个字,“我已经没有价 值,在你们的争斗里。"

    他沉默。

    “他是怎样的人,我很清楚。不要的东西 弃之敝履,也不会拱手让人。张世豪,你把 我还回去,为时不晚。”

    144

    我无力窝在他胸口,不知哪来的刺痛, 穷凶极恶的扎在心里,他颤动的五脏应和着 我的心跳,似乎合二为一,彼此相溶。

    他一缕缕别开鬓角散乱的长发,捋到耳 后,"越是精明的男人,越喜欢在女人身上栽 跟头,我还未栽过一次,我也想尝尝滋味。〃

    胸腔横亘的巨石蓦地粉碎,裂成了一粒 粒,刮起漫天风沙,迷了人的心。

    我死死楸着他衣襟,大笑蜷缩成一团,

    笑着笑着,便淌下眼泪,热乎乎的酸涩之 意,腐蚀了一路风尘练就的坚硬心肠,成群成 行的打湿了脸庞。

    我倒着自下而上瞧他,狡黠如一只偷了 野鸡解馋的千年狐狸,"张老板输了,可不要 哭鼻子。〃

    他这样笑起来也不丑,清朗好看得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