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四章(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会。

    我懒得分辨他不会输,还是不会哭,我 骨碌翻了个身,趴在他腿间,把玩他得皮带 扣,〃也不许恨我。"

    他俯身用牙齿叼下发顶一枚不知何时夹 住的枯叶,"失去全部,不是还有你吗。"

    车打马而过,穿梭在荒芜人烟的林间, 万籁俱寂,他嗓音恍若时钟,世间的哪一角 落,也逃不开他。

    “小五,我有你就够了。〃

    车行驶了许久,停泊在一栋歇业的屠宰 场外,横生的杂草遮住了院落原本的模样, 到处黑漆漆的,像一个没有生灵的洞口。

    阿炳打了通电话,很快卷帘门从里面拉 开,几个马仔探头探脑得东张西望,确定无 人埋伏,才将我们迅速迎了进去。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条子翻遍黑龙江偏生挖不出地址,警犬和侦查仪齐齐上阵,败 得彻彻底底,原来这栋照常营业且生意红火 的屠宰场,遍地生吞活剥的畜生血皮,竟掩 埋着一座不见天日的黑窟窿。

    马仔前方带路直奔地下,拐了几道错综 复杂的弯,仍望不到尽头,距离地面越远越 是寒意逼人,四周墙壁好似挂了冰块,无声 无息的渗透,气温骤然降了几度,阴森森的 呛头皮。

    免-费-首-发→【追】【书】【帮】

    关闭的第一重铁门打开,生了锈的两扇 栏杆在晃动中摩擦,发出吱扭的钝响,两旁 驻守马仔齐刷刷鞠躬,异口同声高喊豪哥, 震得我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幽暗的橘光若隐若现,盘桓整条长廊, 往前走了十几步,第二重门推幵,数百平气 势恢宏的基地,瞬间映入眼帘。

    扑面而来的撼动山河之感,使我无法想象,如此磅礴的工程,如何隐瞒条子神不知 鬼不觉得修建完成,时至今日不曾败露,简 直是不可能的奇迹。

    阿炳并不明白张世豪此番前来的意图,

    只能在身后跟着,他按下一只钉在木粧顶端 的按钮,面前一堵墙缓缓朝一侧移动,发出 轰隆隆的巨响,那只被触摸的木粧很不起 眼,更像是装饰物,类似酒店大堂的汉白玉柱 子,未曾想是地牢的机关,木桩彻底沉入地 底,墙壁也完全挪开,不大不小的几十平暗 格,堆积着十八只铁皮箱,上下两层紧挨墙 角陈列,金灿灿的方锁封死了孔缝,在一簇 微弱的光束里忽明忽暗。

    阿炳指了指随行保镖的手电筒,“熄了 它,点灯。"

    免-费-首-发→【追】【书】【帮】

    地牢由于装载易燃的白粉和军火,素曰 能不通电便不通,进入寻亮,只有蜡烛和手电,保镖掏出火柴划了一根,揺揺晃晃的油 灯扣在玻璃罩里,白烛霎间灯火通明,掉落 了墙皮的房梁通着无数缆线,连接着门后的 塑料椅子,椅子正中央竖起一根手腕粗细的 电棒,锥子头染着干涸的血渍和墨绿色胆 汁,斑驳琳琅的景象触目惊心。

    这些箱子的外观我莫名觉得熟悉,好像 才在哪里见过,阿炳的反应极其敏捷,他探 手捞起两支,〃豪哥?〃再三查验依旧一副不 可置信,〃这是老Q那批货?"

    我闻言瞪大了双眼,一支支,一箱箱, 循着记忆吻合,生怕遗漏丝毫细节,我比阿 炳更惊讶,这么险峻的事态,这么棘手的买 卖,连他身边最亲近的心腹也不知情,张世 豪瞒天过海偷梁换柱,那么老Q呢?他的货 被掉包了,他都毫无察觉吗?看他和袓宗在 水甫仓库寸土必争的架势,他显然以为被收缴的那批枪支就是真正的交易货物。

    张世豪淡定从容,神情无波无澜,修长 白皙的手指一一掠过近在咫尺的铁箱和枪 支,"复兴7号明晚登陆,虚晃一枪安抚了条 子,接下来这场硬仗只准成功,不许失败,否 则不止你们,我也活不了。我和老Q的梁子 结下了。盯紧云南的局势,凡是那边进港的 货物,一律严查,他早晚要往我头上扣一顶 要命的帽子。沈良州拿到一批高仿德国的枪 支,当时得意忘形,过后他会查清,届时复 兴7号已成定局,抵死不认。"

    阿炳说明白。

    直到这一刻,他眉目的震惊仍未褪去, 这笔买卖实在惊险漂亮,堪称殊死一搏,临 门一脚,输蠃分毫之差,蠃家精妙绝伦,输 家虽败犹荣。我讶异张世豪独自一人颠覆了 整盘被白道逼入死路的棋局,毕竟从头到尾他的劣势太明显。

    城府之高明难以捉摸的他,曾说过一句 话,东北斗得过土皇帝,唯有他和关彦庭, 而他的优势在于,他不必忌讳任何,他就是 个土匪,厮杀耍浑理所应当,他几乎不存在 劣势,而关彦庭的优势在于军权,也恰恰是 扼死他的劣势,铁骨军装之下的参谋长身 份,令他在漩涡里逢赌必输,他只能操纵幕 后。

    隔天傍晚阿炳来别墅接张世豪,去皇城 会所,Q爷和沈良州刚散席。

    我正好窝在他身旁看一本书,诸葛亮的 战事文选,一本竖版的藏书,不可否认,张 世豪绝非粗俗的黑老大,他工于心计,精于 谋略,这些战场的招数,哪一样都难不倒 他。

    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指尖掠过草船借箭的典故,"借什么。

    我说借东风。

    他笑问谁的东风。

    我不明所以,疑惑盯着他,他说自己的 东风,不浪费吗。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我倏而合住书,托腮抵在他肩膀,媚眼 如丝反问,M对手的东风,他怎会允许风向刮 绐你呢?〃

    “风不刮,我调整船的位置找风不行吗。

    我面色未变,心里咯噔一跳,怀疑他是 不是猜到了什么隐情,他似笑非笑捏起我下 巴,端详了我容貌半晌,猛然吻住我的唇, 他吻得凶残,吻得不容反抗,也一度吻得我 理智沦丧,濡湿火热的津液百般交缠间,我 大脑浑浑噩噩,依稀听到他说,让我等他回 来。

    (注:今天就这样,早点睡吧,收藏追-书-帮 明天会更多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