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45你演得很好(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端详着茶杯描摹的花纹,“不让他认为 我彻底上钩,钻进他的圈套,拿了假货沾沾自喜,我怎么和他夺更大的买卖。他将计就 计,我不能一计又计吗。军火他看似不在 乎,其实他一支也不肯割舍。他的贪婪,决定 了复兴7号必出事故。他不可兼得。〃

    祖宗嘴角弯起一丝似有若无的狞笑,藏 着阴恻恻的刀光,他越是笑,我越是心惊胆 颤,我宁可他暴戾,把东西摔个稀巴烂,我 非常了解他的笑在当前时机意味什么,酝酿 阴谋,杀机和猜忌。

    "真货放在哪里。w

    我说地下仓库。

    祖宗喝光一整杯茶水,〃地址。w

    我抿唇思索两秒,当机立断,拖得越久 反而越失真,越像隐瞒了他内情,"张世豪千 难万险才搞定这批军火,心腹阿炳都不知 晓,何況是我。"「^追^书^帮^首~发」

    祖宗蓄满第二杯,不阴不阳问是吗。

    我掌心大汗涔涔,硬着头皮说是。

    袓宗的阴晴不定,这两年我领教了多 次,不至于吓得溃不成军,他沉吟两三分钟, 面色无喜无怒,“也对。"

    我兀自松了口气,“我不能耽误太久,良 州,万事小心,平安为重。〃

    他淡淡嗯,我转身要走,刚迈出两步, 手摸到门把的霎那,他忽然唤我,"阿霖。"

    熟悉又陌生至极的称呼,我脚步仓促一 顿。

    陶瓷杯底触及茶桌,弱化了一切声音,

    脆响自背后响起,我脊骨电击般的颤了颤。

    “你现在真的忠诚于我吗。"

    轰隆隆的霹雳隔空炸开,震得耳膜痛 痒,我受制于祖宗不知藏于何处的眼线,受制 于他的官权,他能绐我的名分,我不该生二心,我也受制于张世豪的柔情陷阱,风月大 梦,我何尝不贪。

    我深呼一口气,扭头坦荡从容的神色无 懈可击,〃当然。良州,你有几分真心娶我, 我也有几分真心忠贞你,爱人会越来越像他 的作风。〃

    我笑得明媚,胜似春光,胜似秋月,袓 宗盯着我半晌,"什么时候起,你温顺服从的 样子,也流露出算计。〃

    "你多虑了,我依然是程霖。"

    我嗓音略虚弱低沉,"跟了你两年,忘乎 所以的程霖。"

    我推开门,无视两个马仔,飞奔逃离了 茶楼,如同有厮杀我的洪水猛兽在追逐,让 我喘不过气,我不知自己逃避什么,为何与 袓宗独处,会如此窒息。

    可那感觉实实在在的折磨我,吞噬我,包裹我,四壁坚硬困顿,我无法突破,唯有 向着头顶的一束光亮,不顾一切奔跑。

    我回到别墅,特别留意了车库,阿炳接 张世豪去往皇城会所的车,又停在了远处, 他回来了。

    我看下时间,整整三小时,他竟赶在了 我前面。

    我用力拍打脸颊,拍出两团红晕,装出 一副不舒服的假象,倘若保姆问起,我推脱 染了风寒,她结合我的病态必定深信不疑。

    【免-费】

    【首-发】

    【-追-】

    【-书-】

    【-帮-】

    我十分倦怠迈进玄关,保姆听见动静迎 了出来,"程小姐,蒋小姐在张老板书房,您 稍等,厨房熬的醒酒汤好了,您端上去。〃

    她没问,我也顺势不提,我一边脱外套 一边瞧了二楼一眼,几扇门静悄悄的,同一 屋檐下,我才来几天,莫说她的风头全被抢了,连自己男人的面儿都见不着,她沉得住 气才怪。

    "他喝酒了?"

    〃应酬场,抽烟喝酒女人,哪一样也少不得。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我笑说你懂得还挺多。

    她踮脚把我外套挂在衣柜里,"跟着张老 板做事,他的起居习惯我总要了解的。〃 听她口吻或多或少知道内幕,我避重就 轻问,“蒋小姐不是笼中雀?"

    "哪能。张老板不养废物的,包括女人。 鲁小姐都和蒋小姐比不了。"

    保姆似乎怕抖落过头惹麻烦,她话锋收 敛极快,笑眯眯说炉灶炖着汤,别熬干了。

    她匆忙跑进厨房,我站在原地琢磨片 刻,又一次看向二楼,打定主意走上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