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八章(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倒酒的姿势一歪,杯子几番揺摆,破 碎在脚下。

    这拨人里有懂行的,估计半只脚踩在里 面,内幕倒灵通,"吉林的地盘,一半是林柏 祥的,另一半张世豪和九姑娘分了,那边油 田最肥,张世豪没打主意,他多少要敬三分 老江湖,直接扼住了吉林港,做码头生意, 林柏祥半路丟了牌,家丑不可外扬,于是外 行当吉林港在他手里,其实早是张世豪的疆 土了。复兴7号登陆在吉林,只怪白道的耳 朵背。〃

    "荣哥,盯这艘货轮的条子可不少,市检 察长亲自摸鱼,闹得沸沸扬扬,这不砸招牌 吗〇,’

    有男人啐了口痰,“你以为姓沈的是好 鸟?吉林登陆又怎样,逃不过他和他老子的掌心,张世豪只要不出东三省的边境,他输定 了。〃

    “赶紧上妞儿啊,他妈的,都死光了关老 子屁事!〃

    【免-费】

    【首-发】

    【-追-】

    【-书-】

    【-帮-】

    隔壁还在继续,我已经坐不住了,匆忙 起身拉开门,直奔旁边包房,冲米兰的关 系,只要我不过分,凯姐地盘没人管我,我无 须掩藏自己,单手按住门把伏在窄条玻璃 上,目光紧盯那伙浪荡公子哥,对面沙发坐着 的大鼻子问,"政哥,您老丈人是司法院的 爷,这么大买卖没捞点?"

    "捞?"阿政翻着白眼冷笑,"一艘船,沈 良洲吃错了药死磕,太子爷和阎罗王打仗, 老东西有心吃油水儿,也不敢伸手。等他死 了,我立刻把小香梨踹了,早他妈伺候腻 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酒杯凑向鸭子下面杯口撂着一颗吸管,顶端九十度弯曲,特 制的钢铁烟嘴儿包住了吸管头儿,扑哧一 声,鸭子皱眉哀嚎,全身都在使劲儿,憋得脸 涨红,拼尽全力嘬了半杯酒,干脆累趴在地 上。

    据说玩儿这个特考验臀力,得会吸,吸 的有技巧,稍不留神会脱落,有新入行的玩 裂了,盲肠一圈圈散开,淌着墨绿色的胆 汁,怎么也塞不回去,客户是一府两院的大人 物,压根没讨到说法,不了了之。

    空气中扑面弥漫着一股臭味,阿政骂了 声操,抬脚踢开鸭子,抽了两张纸擦手,一 脸的嫌恶,“跟他妈棉裤腰一样松。"

    男人挺会来事儿的,弓着腰绐他斟酒,“ 政哥,消消气,一群畜生,别坏了兴致,这 儿的货不错,我一会儿挑俩好的伺候您。〃

    【免-费】

    【首-发】

    【-追-】

    【-书-】

    【-帮-】

    阿政压着脾气点了根烟,他大拇指抵着男人脖子,特下三滥范儿戳了他两下,"让你 老子收敛点,沈良洲干灭了张世豪,功劳往 北京一递,东北的一府两院彻底姓沈了,如 果干不灭,顶包的替罪羊也从机关拎,沈国 安能不护犊子吗?"

    "政哥,这把咱押谁?"

    阿政伸舌头舔门牙,“张世豪够呛。"

    我预感大事不妙,这场战役在无声无息 间,所有人猝不及防下拉开了序幕,几乎打 得场面上措手不及。

    我四下搜寻,招呼拐角包房刚开完酒的 服务生,他走过来我绐了他一沓钱,让他替 我结账,顺便和凯姐说一声,我临时有麻 烦,赶着办事。

    我脑子只一个念头,祖宗这一回对张世 豪真正赶尽杀绝,之前无数次交锋,说白了 试水摸底,探一探彼此路数,不论如何惊险如何棘手,都有退路和转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