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八章(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保姆捧着毛巾站在我身后,也不知她来 了多久,发现我有了一丝反应,才把东西递 绐我,〃程小姐,您怎么熬了一晚上。"

    我想回她一句无恙,喉咙干哑得说不出 话,我接过毛巾,摊开盖住脸,温热的湿气 令我瞬间清醒了 一些。

    “吩咐司机备车,我出门。"

    〃您不用早餐吗。您气色"

    我懒得废话,不耐烦瞟了她一眼,她不 敢叨扰,等司机到位,我披了一件风衣弯腰 上车,让司机开往省军区军政干部大楼。

    我动身虽然迅速,遗憾是时间赶得不凑 巧,一名长相陌生的年轻警卫员接待了我, 我开门见山,他也直截了当,"参谋长不在军 队,中午临时加了一桩官场应酬,才走不 久,

    我瞥向军政大院蓝灰色的瓦楼,“他几时回。

    他说不了解。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关彦庭不是喜好凑热闹,妥协人情世故 的脾性,应酬不通情理,更像猜中我会登门 缠他。

    我轻笑,这几只千年的狐狸,当真是满 身精得掉渣的毛。

    我清清淡淡立在那儿,“我不为难你,我 等。"

    警卫员当我一时兴起,撑不住多久,也 没干预,直到我站了足足半个时辰,依旧没 有放弃的意思,他没辙了,“参谋长的行程不 会对我们下属讲,您何苦白耽误功夫。"

    我裹紧大衣敞怀,风口位置冷得很,我 嘴唇冻得隐隐发青,眯着眼打量四周常青的 松柏,“我无事可做,在哪里都一样闲。"

    我们僵持不下,又过了十分钟,他跳下岗楼,进入警卫室打了一通电话,我目不转 睛盯着他一举一动,很快他降落玻璃对我 说,“程小姐,参谋长在长安路国宴厅。"

    我二话不说扭头上车,国宴厅可不是寻 常百姓进得去,甭说普通人了,有头脸的富 商想溜达一圈,也要层层报备,那是高官摆 谱儿的地方。仿照京城钓鱼台和国宾馆建造 的,土皇帝上任后的第一个大工程,换了旁 人,即使再高的官儿,也是纯粹作死,官场 最忌讳功高震主,把狼子野心吐在明处。

    唯独沈国安不怵。

    京城不是不清楚,他在东北自立为王的 兆头,之所以不镇压,是压不住了。

    【免-费】

    【首-发】

    【-追-】

    【-书-】

    【-帮-】

    破土而出的苗儿,一剪子咔嚓了,不费 事。参天勃发的大树,电锯磨上好半晌,未 必能拦腰砍断,何況同归于尽的锋利电锯, 谁也不肯当。

    我风尘仆仆抵达国宴厅,比预想中顺利 得多,每一道例行检查的关口,执勤的武警 透过车窗扫了一眼后座,识清我样貌,顿时 敬军礼放行。我数不清过了几重门,终于看 见国宴厅的侍者,他似乎专程等我,我推幵 车门迈下,立马毕恭毕敬朝我鞠躬,“程小 姐,关首长在高尔夫球场会客,您随我来。"

    我们穿梭过一条长长的篱笆走廊,这栋 宴厅大隐于市,不喧嚣,天色十分明媚,隔 着老远,我看到关彦庭与几名省委副手坐在 球场边缘的休息伞下正谈笑风生,他侧身对 我,穿着极其简约干净的便装,雪白的高龄 毛衣,一条深灰色西裤,他卸下军装的模 样,格外清俊,温和儒雅,竟将那巍峨起伏的 青山和洒满草坪的灼烈阳光比了下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