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49 一个吻收买不了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东北局势乱成一锅粥,黑白两道硝烟四起,他躲到僻静的山水间堂而皇之图了个清静潇洒。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脑仁嗡嗡作响,一把推开横在身前的侍者怒气冲冲往里闯,倘若关彦庭在军区避而不见,我好歹痛快,逆境中谁不想法子保乌纱帽,可这副场面摆明了他对复兴7号的原委了如执掌,安分并非不趟浑水,而是坐山观虎斗等着捡果子吃。

    我一早怀疑他是幕后兴风作浪的主谋,除了他 , 还有谁如此沉得住气,运筹帷幄。每一招棋不显山不露水 , 却擅于挑拨,步步险中求胜 , 他的省委一职何尝不是算计得来 , 沈国安何等阴险毒辣,也马失前蹄沦为过他的囊中之物,遇事轻狂的祖宗被蒙在鼓里 , 绝非无可能。

    我阴阳怪气对赶来迎接我的张猛说,“你们参谋长,是谈应酬还是找乐子呢?”

    张猛挪开木栅门 , 挥手示意侍者和武警退下 , 引领我走向一条狭窄幽僻的石子路,“参谋长升任省常委 , 有些场面交际,不得不赏光。”

    仕途过分拉帮结派 , 过分独善其身 , 都是大忌 , 前者引发上面猜忌 , 后者引发同僚不满 , 总归,适度粘羽毛才是为官之道。

    在关彦庭左侧落座的男人 , 六十岁出头,样貌刚硬 , 隐约透着一股大刀阔斧半生戎马的气场,他似乎职务颇高 , 抑或军龄很长,对关彦庭并不敬重,随意得很,伸手在他肩膀拍了两下 , “彦庭,进入省委后,你可是大忙人了,我的副官找过你几次,你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往后约你吃茶,是不是连我,和咱们退二线的老司令员都要排队打报告啊?”

    关彦庭露齿笑,一口皎洁的白牙在阳光下烁烁夺目,“阎政委说笑,我是在部队的扶持下才有今日 , 您老功不可没。老司令想见我,我哪怕从被窝爬出去,也不敢怠慢。”

    其余一群省委副手附和大笑,“关参谋长在省委大会上,同沈书记据理力争,非要增加三个军政的提干名额,就是为部队谋福祉,这份心思难能可贵。”

    阎政委端起茶杯浅饮一口,“结果如何。”

    所有人忽然哑了声息,像是察觉到失言,一时片刻又圆不了场 , 关彦庭不着痕迹瞥向他们,面不改色说 , “沈书记把持省委,我只能提议 , 敲定与否 , 还要等消息。”

    “怎么。”阎政委指着他,神色讳莫如深,“彦庭啊 , 你也和我来这一套。你与沈书记不合传闻,由来已久。冲着打压你的舆论 , 你提议的人 , 他必定卖你一份薄面。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说罢吩咐秘书将一张名帖放在桌上,戳了戳边角的落款 , “你们共事过。”

    关彦庭不露声色看他,垂眸扫视帖子 , 猜个八九不离十 , 他勾唇掀开一点 , 笑容顿时加深许多 , “文团长。”

    我瞳孔猛缩 , 文晟的门路倒不小,走后门走到关彦庭上司阎政委这儿来了。

    “你知道 , 他父亲是省最高法院的副院,仕途人脉极广 , 文晟从属部队,你这里不通融 , 他升不了中将。有些事看在他父亲颜面,还有他那个当土皇帝儿媳的妹妹,手不抬也得抬。”

    他长叹一声,无可奈何和关彦庭碰了一杯茶 , “官场,太多身不由己,你也该明白。”

    中将,东北无上将,这是封顶的军衔了,兵符在握,分食关彦庭的军权,将黑龙江置于自己覆巢之下,文家算盘打得真好 , 这样一来,文娴的沈太太之位,坐得岂非更牢固。

    这位置哪怕不属于我,也断断不许她得到。

    “阎政委,与文德交好吗。”

    张猛直视这一幕一言不发,我笑了笑,“文家早晚会倒,一是沈书记不容,二是张世豪与祖宗斗得凶,沈家半点飘摇,必定拖人下水 , 谁最亲近,头一个跑不了。届时与文家来往密切之人 , 也会遭受波及,关彦庭无妨得罪阎政委 , 既然是文家一条绳上的蚂蚱 , 关系生分些,才会避免更深的人情债。”

    他思量片刻,“程小姐的话 , 我会转达参谋长。”

    关彦庭素来圆滑,他既不当场拒绝 , 也不答允 , 而是谈笑间揭了过去,阎政委死抓不放 , 显得别有用心,也就按下不提了。

    他们之后没有再打球 , 赶时间出席副市长做东的饭局 , 关彦庭起身送行 , 那些人朝外面走来时 , 步伐迈得很快 , 我已然来不及回避,走动只能让自己更显眼 , 我只好立在原地故意掩唇,遮住自己样貌 , 可还是被阎政委的副官认出,他经过我身前瞧了我半晌 , 仓促一顿,格外惊讶,“程小姐?”

    我勉强和他点头,他笑说怎地在这里遇到您。

    倒把我问住了,国宴厅进进出出皆是大人物 , 祖宗不现身,我为什么而来都不对劲,几人面面相觑,最终视线停留在关彦庭脸上,笑得意味深长,“怪不得关参谋长推辞了酒局,原来是约了朋友。”

    “莫非是和沈检察长的一些私交,竟劳驾了他最宠爱的程小姐作陪。”

    阎政委半玩笑问程小姐有来头吗。

    副官语气十分热络,“八面玲珑 , 难得一见的聪慧美人。”

    只可惜是个二奶。

    话未出口,尽在不言,他们恍然大笑,笑声谈不上多么讽刺,也不太中听,文家的同僚,哪会对我友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