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49 一个吻收买不了我 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我邀请她。为我自己一点私事,与沈检察长无关。”

    他们听罢脸色愈发暧昧,阎政委颇具深意打量我一番,“是这样。”

    老奸巨猾之人,我一向不留情面 , 更何况是我敌对,我不带善意脱口而出,“哪样?”

    他很想试探我与关彦庭是何种关系 , 借此挑拨,正要说什么 , 关彦庭按住我手腕 , 将我扯到他后侧,用身躯遮挡了我,“阎政委 , 不送您老。”

    不见硝烟的交锋,流转于空气中 , 每个人神态都变得凝固 , 阎政委带一丝警告意味,“彦庭 , 好好考虑我的话,不要无缘无故树敌。”

    关彦庭举止谦卑 , “您还不了解我吗。”

    言下之意很明显了 , 阎政委唇角笑意收敛了七八分 , “你的固执会让你履步维艰。不是进入省委 , 就高枕无忧 , 你懂吗。许多规则的压制,我也无能为力 , 何况你。”

    “我的原则,是不能更改的 , 文团长若是那份材料,我自当皆大欢喜,他若不是——”

    后半句戛然而止 , 关彦庭平和做出请的姿势,张猛立正敬礼,推开关合的木栅门,阎政委望了他一眼 , 那一眼阴森而寒冷,烧灼着关彦庭的眉目,后者依旧淡笑如春风,以致他最终也无法怎样,拂袖而去。

    重叠的背影逐渐蒸发消散在环绕的白色帷幔后,他在我耳畔染着浓厚的笑意说,“有一种人,美而不自知。还有一种人,闯祸而不自知。偏偏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 非要给我招点麻烦,才罢休。”

    他撂下这一句,径直走向宽大的遮阳伞,我跟在后头,“所以关先生又变着法琢磨我呢。”

    他在正对我的一副椅子坐下,“程小姐欠我诸多,我不琢磨你已经还不清了。”

    方才距离远,现在咫尺之遥,关彦庭的面孔在清风黛影的映照下说不出的俊朗蛊惑,泛着盈盈的光芒,我目光掠过他被毛衣领遮住的性感喉结 , 他咽喉和锁骨长得非常好看,仿佛刀刃雕刻过 , 半寸之差也多余。

    我伏在桌角,托腮把玩一顶茶盖 , “关先生急于收债 , 我想先欠下一笔新的,连着旧账一起算。”

    我踏入这里,他便意料之中我企图什么 , 他挑眉问是吗,还要欠。

    我狡黠如狐狸 , 他琢磨我 , 我也挖坑给他跳,“一只羊赶 , 两只羊放,关先生不亏。”

    “我怎么觉得亏了太多。”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他一笑 , 轻拂的风声也倏而止息 , 一望无尽的半山腰 , 摇曳着野雏菊 , 定格于他风华潋滟的眼底 , 和一道道浮光掠影中,“程小姐 , 你知道这世上的合作,怎么达成吗。”

    “各取所需。你有我的筹码 , 我有你的底牌,缺一不可。而我和你 , 我有你渴求的,你拿不出我想要的。”

    我整颗心瞬间揪了起来,这盘死局唯一的仅剩的稻草,便是关彦庭 , 这条路行不通,注定无解。无解在错综复杂的战役里,意味着两败俱伤,一死一活。这个结局,或许旁人乐见其成,但我一定是抗拒的,抵触的,绝不许它存在的。

    “关先生想要的,我总会千方百计为你寻来 , 而我渴求的刻不容缓,你只当放一根线,何必着急收回。”

    他臂肘弯曲,斜压着球杆,握拳撑额头,“我大约清楚,你求我什么。”他顿了顿,“如此棘手的买卖,一个浅尝辄止的吻恐怕收买不了我。”

    这话戏弄至极,隐隐缠着几分温柔悱恻的红尘之气,“关先生难不成还要深入肺腑的?”

    他指尖抚摸袖腕佩戴的表盘,一副若有所思 , “可以尝试。”

    我沉默盯着他。

    他执杯意犹未尽嗅了嗅茶香,“有些事 , 我不说,你不讲 , 谁也不会知道。”

    关彦庭是否趁人之危我不清楚 , 但最起码,和我这样身份的女子来往,分寸若拿捏不当 , 受累的是他,他千辛万苦爬到如今位置 , 岂会自毁前程 , 我便是放心这一点,才敢肆无忌惮与他讨价还价。

    “程小姐欠我一次半根舌头的吻 , 对吗。”

    我默不作声,耳根绯红 , 他偏要等我亲口说 , 我摆弄一盏冷却的茶 , 低低嗯。

    “整根 , 加一次。”

    我被他逗得扑哧一声笑 , “关先生脱了军装,也有不正经的时候。”

    他镇定而从容 , 眺望远处的群山连绵,波光起伏 , “程小姐让我顿悟一个道理,使些必要手段 , 才能得偿所愿。”

    他含笑凝视我,舌尖舔过削薄的唇,“正经人,就不能在风月里偶尔不正经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