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51(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与关彦庭咫尺之遥,他的深吻令我片刻的昏沉,恍惚。免-费-首-发→【追】【书】【帮】夕阳西沉,他和我两副脸孔拉开一点空隙,投入一簇黯淡的光柱,尘埃浮荡间,他笑问我要不要试一试。

    我被他吮吸得麻木,他指腹温柔抹去我嘴角一缕唾液,单薄透明的丝线像是一面招魂摄魄的幡,毫厘我也慌乱无措。

    我只需稍稍撩开眼皮,便能看到他毛衣领口的松散贲张 , 滚动的喉结之下,是一对整齐削瘦的锁骨 , 霞光笼罩,流淌着蜜柚一般性感的颜色。

    “试什么。”

    关彦庭那根手指未曾抽离我面庞 , 反而充满戏谑的流连 , “程小姐觉得,风月之事,说得太明白 , 还有味道吗。”

    我顿觉他潜藏的深意,“关先生是成大事者 , 不拘儿女情长 , 你既然玩笑,我何必当真。风月真真假假 , 他们俩倒了,我赖上了你 , 你还不肯呢。”

    我反手一把抓住他凸起的骨节 , 攥在掌心内用力握了握 , 笑得恰如四月春风 , 十月秋水 , 他静止良久,半截手臂都僵硬住 , 我深知他不会出格,越是不断爬高 , 越畏惧地位的跌落,半山腰以下 , 不掉队的人何其多,半山腰以上,险峻的坡度寸步难行。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官场正是一座巍峨曲折的山峰,踩着的石梯 , 是一个个绊倒的同僚,鲜血染就晋升大道,谁舍得摔踉跄。关彦庭煎熬到山顶,执掌一省大权,军区数万兵符,可他依然站得不稳,沈国安若动用势力围攻他,他照样会栽,军装和勋章是他的免死金牌 , 亦是他杀出血路的利剑。

    我并非料不准他的路数,土皇帝称霸一日,他只得屈居人下,稍不留神岌岌可危,想高枕无忧,唯有扫清障碍,把他头顶镇压的人,一一清剿。

    他极有可能联手张世豪,反歼祖宗,通过祖宗斩断沈家羽翼,拉土皇帝落马 , 这一招棋若是我,也会这样走。

    关彦庭的铁骨铮铮 , 包裹着一颗狼子野心,他的目标是京城军区总政部 , 他想成为东北的第二个沈国安 , 甚至胜过他。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们两人交缠的手,不知何时换了方位,他不动声色捏紧我的指头 , “你想我怎样做。”

    他认真的目光带着两三分试探,我没有闪躲 , 而是非常直白坦率迎合他 , “我希望祖宗赢,但也不希望张世豪输。”

    关彦庭轻笑一声 , “你很贪。贪这个字,当你拥有极大的不可抹杀的权力时 , 你可以写 , 当你没有时 ,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我猜中他要表达什么 , 我和他相互凝视彼此半晌后 , 我对他说,“关先生这艘巨轮 , 水覆不了你。”

    他似笑非笑,摸索到阎政委落下的烟盒 , 软中华,高官的场面烟 , 算不得金贵,不至于留把柄,还能凑合抽两口,行贿送礼大多也是包装金灿灿的中华 , 有面儿。当官儿的是老狐狸,奸诈得很,贫民区的老百姓总挂在嘴边,民不与官斗,不是没势,而是没脑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