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53(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祖宗面色阴沉如墨 , 船上占据四面八方的条子都傻眼了 , 难以置信的瞪着货物失神,而我站在人群最后,猛烈摇摆的船头将我颠簸得起伏踉跄 , 我眼疾手快捏紧舱口扶梯,同样错愕注视着这一幕。

    张世豪竟不惜庞大的财力人力 , 玩了一出真假美猴王的绝妙大戏 , 复兴7号风声鹊起是三月前,在短短的九十天内 , 他赶制一艘承载百吨的货轮,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除非这笔买卖他早有计划 , 奔着拿下东北 , 筹谋了太久。

    这意味着吉林和黑龙江参与其中的条子 , 市局 , 检察院,包括闻声没有动作静观其变的省委 , 都掉入了圈套里,而祖宗作为头枪 , 他本想立大功一件,却兜兜转转做了主责的承担者。沈国安很可能也受牵连被京城的人盯上。

    那么 , 谁是真正坐收渔利的幕后渔翁。

    即使张世豪坐拥手眼通天的本事,也很难一人颠覆整个东三省的白道,土皇帝的盘子,没十拿九稳的把握 , 哪能啃一口呢,算计祖宗,不就是算计他吗。

    这个陷阱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严峻,好似一座硕大的磁场,吸纳了成百上千的石头,堕进它的谷底,它的深渊,它的囚牢 , 再扣上盖子,活活闷死。

    张世豪是黑手之一,但另一方倘若出自军政,他也不过一个踏板。

    确切说,他黑,对方白,达成同盟互为踏板,一旦风浪揭过,便是新一轮刀光剑影的绞杀。

    我深呼吸一口气,“事情闹得大,若败了 , 良州的下场怎样。”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秘书偏头意味深长打量我一眼,“免职。沈书记恐怕保不了 , 他必须择出,做个样子 , 严厉惩处沈检察长 , 平息官场舆论。”

    托生帝王家,活在险恶官门,何来手足与亲情 , 无非是仕途青云的牺牲品。

    沈国安一再警告,不许祖宗招惹张世豪 , 泛水了他势必袖手旁观 , 儿子与权势,脚趾头也猜得出他更看重哪个。

    祖宗磕到硬茬子了 , 他只当张世豪孤军作战,忽略了他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骨头 , 大局当前 , 他也甘愿分杯羹 , 予人为枪靶。

    “继续搜 , 封锁码头 , 卡子口增派人手,复兴7号进驻哈尔滨港绝不会风平浪静 , 至少一半的货物还未登陆,船上岸了 , 东西留在了暗处。”

    秘书皱眉,“您的意思是,船货两拨?”

    祖宗目光注视着波涛连绵的江面 , “张世豪没胆子冒险,栽了一部分,还有另一部分的余地,他必然走这条路。”

    秘书正要转身下船 , 吩咐封锁码头,十名警卫员装扮的陆兵突然乘坐军用摩托飞驰而来,为首的张猛走到祖宗面前,军姿立正,“关参谋长莅临。严禁封锁码头,影响哈尔滨港船只进出。”

    我一怔,下意识看向灯火通明的铁门,绿色的吉普车不知何时靠岸,关彦庭踏着港口的清风明月而来 , 整洁威严的军装之下,是削薄笔挺的身躯,墨绿色军帽镶嵌的国徽熠熠生光,戴在他倨傲儒雅的头顶,把整座喧嚣黑暗的码头映衬得惊心动魄,光辉万丈。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沙砾翻滚,海浪怒吼,与此同时,相对的另一侧105国道,封锁线霎那冲撞开,黄色塑胶窄带扬起十余米的高度 , 似乎冗长的龙,蠕动的蛇 , 摇晃着坠落,来势汹汹的几辆黑色防弹车呈十面埋伏的阵仗 , 车头抵车头 , 车尾挨车尾,急刹车摆停。

    阿炳钻出副驾驶,往这边瞥了一眼 , 那一眼讳莫如深,说不出的寒冽深沉。

    他躬身绕到后厢 , 越过半敞的车门缝 , 唤了声豪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