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55(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指腹捻磨着被泪水洗过的红痣,“样子皱巴巴 , 再哭下去,我也不要你。”

    呼啸的风吹散他声音 , 变得孱弱,断断续续往耳朵里钻,张世豪掌心托举我屁股,固定在他怀中 , 站起身走向灯火绵延的铁门,军用吉普轰轰烈烈驶离,溅起飞扬的尘埃,拐弯时,第二辆车后座的关彦庭,不经意降下车窗望了过来,他削薄的唇角浮现一丝笑,势在必得的,阴险诡诈的 , 斑斓的光影仓促一晃,他是那般清俊风华,犹如我的错觉。

    身后遗落的旖旎的泥沙,甩下一串长长的,深深的脚印,浪头拂过,浅了一半,再拂,消失无踪。

    我埋进张世豪衣领,哽咽说哪里皱。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他微微偏头,两张脸的距离缩短为咫尺之遥 , “我眼睛里的你。”

    我立马捧住他脑袋,死死地盯着 , 涕泗横流的脸蛋,黯淡哀戚遮掩了光洁娇媚 , 果真邋遢凄惨。

    他抱着我跨出码头的瞬间 , 初升的旭日打破了黎明前的漆黑,那一道浅薄的霞光,如此柔弱 , 飘渺,虚无 , 呈百万雄师之态 , 冲碎束缚,气吞山河 , 壮势如虹,横亘在万里无疆的松花桥畔。江水滔滔 , 墨绿色的涨潮露出原本的青白 , 苍茫天地间 , 百舸风云 , 波澜壮阔 , 数十艘轮船嘶鸣,雾气迢迢。东三省的土地 , 一半锦绣,一半阴暗 , 它怎会太平,恩恩怨怨是非黑白 , 是就此石沉大海,还是揭开新的战争。

    每个人都心照不宣,一定是后者。

    权,钱 , 美色。

    意味着永无休止的杀戮。

    天蒙蒙亮,车开回了张世豪在吉林的一栋联排别墅,听阿炳说,恐怕要住一段日子,等黑龙江那边复兴7号的风波平静再回,三方博弈看似收场,其实在转向另一盘棋,西郊十三街的六条街道,肉割得太狠 , 且不论喂不喂得饱祖宗,张世豪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打江山,他怎舍得,茬子还多得是。

    他抱着我径直上二楼,放在浴室的浴缸里,一池温水泛起涟漪,映着我和他模糊的眉目,他一件件褪去我的衣衫,直到一丝不挂。

    水漫过我苍白虚弱的身体,流淌在胸脯和臀部的沟壑,摇摇晃晃飘飘浮浮。天花板的灯洒下重重倒影 , 是温暖的橘色,恰如张世豪正抚摸我脊背的手掌 , 粗糙,宽厚 , 又炙热。

    我和他渴求从彼此身上索取的欲 , 总是强烈的。

    这份无可抵挡,无可自抑的强烈,变幻成一只硕大的手 , 一面锋利的刀刃,逼迫我走向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

    它未必不见光明 , 未必非生即死 , 只是这一刻它的荒芜和阴暗,远胜过我在祖宗身边经历的每一场有图谋的利用。

    张世豪是崭新的 , 琢磨不透的。

    他给我的生活,也是这样。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我搂住他脖颈 , 水淋淋的身子莹润如玉 , 春色无边 , 浸泡他胸膛 , 染湿了单薄的衬衫。

    柔软的泡沫摊开 , 交错纵横的粗糙指纹反复摩挲耳垂和腿根,激起我情不自禁的颤栗 , 我透过凌乱的发丝,直勾勾望着他 , 他喊小五,他问我是真心跟他吗。

    我曾无比抗拒 , 这称呼是耻辱,是我背叛和偷情的证据,是他毁掉我的开始,而此时此刻 , 它予我一场新的梦,梦里金戈铁马,大漠孤烟,风月情浓,或许我放不下祖宗,然而这个男人,我终归要漫长的纠缠下去。

    “除了跟张老板,我还有选择吗。”

    我恢复了往昔的娇怯明媚,张世豪捏着我下巴 , “这是我喜欢的结果。”

    他扯开皮带,舌尖舔过门牙,匪气十足,“他给你的,我一样可以给。”

    我后仰枕在浴缸的边缘,一头青丝铺散,浮于水面,“床笫的快乐吗?”

    他同我一样赤裸,蓬勃的竖起,“除了这个,还有很多。”

    我想问的那一句,盘旋唇齿 , 我犹豫了两三秒,咽了回去。

    天色大亮时 , 张世豪裹住有气无力的我走出浴室,阿炳在门外等候 , 他为我盖好被子叮嘱我睡一觉 , 最迟傍晚,他回来陪我用餐。

    我恍恍惚惚听见发动引擎的声响,知道他离开了 , 毫无困意翻下了床。

    又是一场秋雨,起起落落下了两个时辰 , 我和张世豪最狂热的时刻 , 淅淅沥沥的雨声拍打着屋檐,我冷得失了兴味。

    这场雨 , 似乎在送别。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我挑开玻璃,寒风灌进屋内 , 吹得窗柩嘎吱作响 , 保姆拎着竹筐从车里下来 , 小心翼翼护着筐内的绿植 , 走得极快 , 我踮脚朝庭院望过去,残留一片米黄色的衣袂。

    不消片刻卧房的敲门声响起 , “程小姐,您醒了吗。”

    我看着一地枯黄落叶和清澈的霜露 , 回了句醒了。

    门随即被推开,保姆掀动着白色的棉布 , 取出一株长势姣好的花草,笑眯眯说,“张老板特意由南方运送哈尔滨的花,这不要住吉林几日 , 阿炳先生送到这儿来了,给您解闷儿。”

    她说罢观察我神色,我麻木的面孔有三分松动,她立马趁热打铁,“名字好,红豆花,喜庆热乎,咱们女人的日子,和谁不是过啊 , 只有和前面的过不下去了,才会开始后面的,程小姐得天独厚,上苍不会薄待您。”

    红豆生南国,南国最多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