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56(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眼底的柔情愈发深重 , 脱掉风衣交给迎接的保姆 , 问她我吃了些什么,睡得怎样。

    保姆不敢和盘托出,支支吾吾地说一切安好。

    “耍脾气了。”他卷起一截衬衫袖绾 , “本以为你会扑过来,白白为你买了礼物。”

    我探出的手臂在半空中僵了两秒,“礼物?”

    他淡淡嗯 , “想要吗。”

    打一巴掌喂甜枣 , 天下男人都爱走这路子,我接了他的礼物 , 怎地这事还翻篇儿了吗。

    我置若罔闻,指尖撩拨着泛黄的枯叶,“张老板和良州——”

    “从今以后 , 提起他时 , 程小姐加上姓氏。”

    他蓦地打断我 , 我下意识挑眉,“哦?”

    他将领口彻底扯开 , 露出大半结实诱人的胸膛 , 丝丝慵懒中透着刚毅威慑的俊美之感,“多一个字 , 不费事。”

    我死咬嘴唇,憋着笑 , “复兴7号偷天换日,吉林港口的会面 , 张老板和他,哪里是切磋做买卖的道行,压根是在争风吃醋,掠夺风月。”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揪住一枚叶子拔断 , 捏在掌心,放在鼻下嗅了嗅,晚霜夕阳的气息,清凉悠长,“张老板书房里的三国,我读入迷了,吕布看上貂蝉,与董卓父子反目,不顾人伦非要抢来自己享用 , 他也成了。”

    “程小姐好大胆子,明着暗着占我便宜。”

    “我可没说。”我将叶子朝后一抛,轻飘飘的坠地,媚眼如丝托腮,桃花面投射在精雕细琢的落地窗,平添一寸春色。

    “他虚长你两岁,也算大哥了,长兄如父不是?”

    我死乞白赖挖苦他,他不急不恼,笑问怎么今天兴致这样好,想着翻古书了。

    屋子里提前开了壁炉,燥热得很 , 我抄起一把摇扇,随意在胸前晃着 , 阴阳怪气指桑骂槐,“除了侍弄花草 , 看书论道 , 我还能做什么,活在监视下,万一有过错 , 我一百张口也洗不清。”

    他笑声更浓,径直朝我走来 , 握住我持扇的手腕 , “谁招惹了我的小五。倔脾气发不完了?”

    我指尖松开,扇子的吊坠儿刮了他虎口 , 割出一道鲜红的印记,他肤色本就白皙近乎透明 , 倒像锦上添花 , 艳丽至极。

    “少假惺惺 , 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 敢背着你给我下马威吗。”

    我逮着由头使劲加码 , 我万万不允许陈庄第一回合就盖过我,两方打仗 , 吹响号角,先跨出阵营的 , 必然占尽先机,往后再想追赶翻盘 , 难度大了。

    我一脸委屈和怒气,“张老板嫌我价值泯灭,养着浪费粮食,留不得了直说 , 我又不赖你,何苦假手旁人,大费周折。”

    他听出我话里有话,收敛了唇边笑意,偏头看向保姆,语气颇为严肃,“发生什么事。”

    保姆惊恐得脑袋险些耷拉进裤裆里,生怕说错字儿,我没为难她 , 身边人拉拢了有益处,为难过头了会生怨言的,给了别人收买利用的可趁之机。

    我把陈庄试图常住的意向一股脑倒给他,“张老板的意思,她来你不知道,她是你接回的吗?”

    他摩挲着碧玉扳指,面无表情垂眸,思付了好一会儿未吭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