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56(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张老板艳福不浅呀,明面的女人如花似玉从不间断,藏起来的兴许成百上千,等着你雨露均沾呢。”

    我每一句都夹枪带棒,他含笑不语 , 绕到我身后,弯腰撩开垂在耳畔的发丝 , 刚要吻下来,我没好气皱眉避开 , 他的唇偏颇了一两厘 , 烙在鬓角,牙齿咬住那层薄薄的皮肉,我动弹不得 , 横眉冷目斜瞪着他。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醋意很浓,闻到了吗?”

    我赌气说没有,鼻塞。

    他兴味十足逗弄我 , “吻一吻就通了 , 至于雨露均沾,我肾不够用 , 积攒的都给了你。”

    我膝盖弯曲,抵住他小腹 , 那部位说不出的坚硬贲张 , 令人浮想联翩 , “少打岔。我可不是她们 , 哄两句 , 便给张老板好脸色。”

    他轻声闷笑,“你和她们一样 , 我也不会对你着迷。”

    他掐着我下巴,不等我再反驳撒泼 , 精准无误的含住我唇,我躲闪不及 , 被吞个干脆利落,陷入一个颠簸的温热的巨大漩涡。

    他一手抱着我,另一手侵占蚕食滚烫的皮肤,在我们将要一发不可收拾时 , 我余光忽然瞥见楼梯口的一抹人影,我猛地一激灵,仓促推开了张世豪。免-费-首-发→【追】【书】【帮】

    陈庄在那儿大约站了半晌,这糜艳的一幕看得一丝不漏,但她神情和气度依旧从容不迫,丝毫没有波动,甚至恍若什么也没发生,坦然平稳迈下楼梯,“你回来了。哈尔滨的情况 , 还顺利吗。”

    我舔着唇上沾染的唾液,电光火石间倏而想起,祖宗在车里骑着王苏韵大汗淋漓嘶吼的场景,作为二奶,她比乔栗更令我忌惮,乔栗与我距离很遥远,她就在我眼皮底下,祖宗送她什么好东西,陪她睡了几夜,我了如执掌,那段日子她得宠的程度委实吓得我坐立不安。换而言之 , 陈庄对我,一如我对王苏韵 , 同一屋檐相处,孰轻孰重心明眼亮 , 女人本能的嫉妒与占有一旦生成 , 爆发的必是一场战争。

    我现在斗不过她,她了解我,远胜我了解她 , 贸然博弈,弊大于利 , 我只能装弱势 , 揣测的同时一步步引她入套。

    张世豪看了她一眼,眉目无喜无怒 , 也不回答,转身走向沙发 , “木槐路的宅子 , 不满意吗。”

    我回过神 , 重新捡起摇扇 , 当个局外人 , 慢条斯理的看大戏。

    陈庄泰然自若坐在张世豪对面,为他斟了一杯茶 , 笑得温柔端庄,“还没看。”她顿了顿 , “豪哥,我留在这里 , 你不喜欢吗。”

    我扇风的频率未变,风却似乎凉了,我目不转睛凝望这个咫尺之遥的女人,她的手腕别有一番风情 , 无声无息的渗透,不着痕迹的扭转,不及鲁曼张扬,不及蒋璐虚伪,挖不出她的假,一副清清淡淡纯良宽容的样子。

    她将自己的功利心、贪欲和急迫化为烟尘,笼罩着,又摸不着,看不透。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张世豪接过她递来的茶盏 , 杯盖拂了拂水面浮荡的茶叶末,“你的想法。”

    “不必麻烦了,我留在这,也方便做事。”

    她沉吟数秒,伸手覆盖住张世豪的手背,“我在大庆多年,豪哥极少去陪我,现在我回来,自然想留你身边。日子向来过一天少一天,豪哥接我难道不是因为人生苦短吗。”

    局内局外心知肚明的事儿,接她是两大情妇相继被我斩落马下 , 张世豪需要陈庄撑一些女人交际应酬的场合,情分或许有 , 比她们都多,但这个节骨眼接回 , 绝不是纯粹的。

    陈庄换了路数把局势捅破 , 进不得退不得,从她身上我隐约窥见,我们这种身份女人精湛的智慧与手段。

    张世豪漫不经心饮了口茶水 , 在口腔内咕哝了几下,吐在一旁的玻璃罐里 , 他拿方帕拭口的同时 , 目光扫向我,“你的意思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