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58(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鲜活的滚烫的骨缝,跳动的麻木的血 管,在体内陡然而生一股恶寒,残暴侵蚀每一 寸皮囊,我呆不下去了,摆在我面前的迷路 盘旋交错,我本以为绕得出,却发现连一成 都择不清。

    我踉跄直奔揺晃的铁门,迈了几步,阿 吉忽而在我身后说,“耍小聪明只会自食苦 果,豪哥了解得很。”

    最不想听,偏偏见缝插针,死命的钻进 耳朵里,我猛然僵直,仓促停顿了脚步,错 愕回头,〃他了解?"

    阿吉往脚下啐了一口血痰,青白的面孔 耗光了残存的最后一丝生气,〃东三省地盘, 任何人,任何事,都别瞒豪哥,瞒不住他。" 他双脚奋力挣扎,想挣脱脚铐的束缚,半分 钟的徒劳无功,他放弃了,呼哧喘着瘫软下来,"你是条子的卧底,他一早清楚。从你第 一天投奔豪哥,就在他控制中,幸亏你没有 选择出卖他。不然大局当前,我说不准,他 要你还是要货。〃

    【免-费】

    【首-发】

    【-追-】

    【-书-】

    【-帮-】

    我在揺揺欲坠的前一秒,敏捷抓紧了铁 栅栏,勉强稳住没有摔倒,阿吉透支了体 力,他说完这一句昏死过去,鸦雀无声的地 牢,死寂如风干的湖泊,涟漪不起,静得诡 异。我站在原地良久,直到马仔询问我,我才 转身逃离这令人窒息的地方。

    回吉林的路中,马仔再三催促司机开快 些,赶在张世豪结束应酬前回去,轮胎在不 断加速中几乎飞离地面,我听着烈烈呼啸的 风声,脑子里全部是阿吉的供词。

    他城府何止一潭肤浅的溪流,根本是漫 无边际的汪洋,时不时翻搅海浪,时不时倾 覆舟舶,任谁也捉摸不透。

    漫长的颠簸飞驰,车停泊在住所外,遥

    远的市区敲响凌晨三点的时钟,空旷,悠 远,显得沉睡的楼宇更加寂寞。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我满身疲倦推门跨入客厅,溶溶灯火从 角落渗出,投射一道纤细的影,影时远时 近,揺摆数米之处。我略微讶异,沿着光影望 去,张世豪穿着一件丝绒缎面的藏蓝色睡 袍,立在酒柜前开红酒,他神采奕奕,不见半 点困色,听到关门的声音也没有反应,专注 浏览瓶身描摹的洋文,昏暗的光束笼罩他面 容,映衬得温暖而不真实,我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维持了十几秒,我也不知自己想什 么,总归是陌生又熟悉。随即强压心底的情 绪,若无其事脱下风衣,“陈小姐呢。"

    他慢条斯理斟满一杯红酒,轻轻晃了 晃,又倒出三分之二,艳丽如血的朱色,和他 白皙的面孔相映成趣,惊鸿一瞥,是那般妖孽而火热。

    "怎么,她留下你置气,住在外面,还忍 不住想念吗。〃

    我没拾茬,踢掉笨重的高跟鞋,赤脚绕 幵玄关,"应酬顺利吗。"

    他淡淡嗯,"还可以。〃

    【免-费】

    【首-发】

    【-追-】

    【-书-】

    【-帮-】

    "省厅的一把手,肯合作了?"

    这倒是奇了,即便百万红利抛出去,人 人眼馋,可官场的老祖宗是土皇帝,这些吃 了油水儿、偷摸不吭声的同僚,他下手一贯 不留情,省厅哪来的胆子敢保张世豪贩毒。

    我半玩笑半试探,“八位数?”

    他含住杯口,不否认不承认,我千娇百 媚哎哟了声,"张老板真舍得。虽说赚得回, 终究真金白银,我随手落两摞,都心疼得紧 呢。"

    "他平日养你,这么寒酸吗。"

    我脸色一变,他似笑非笑侧过身,那张 无可挑剔的硬朗轮廓说不出的英俊刚烈,尤 其品红酒的样子,酒不醉,他漾着粼粼波光 的墨色曈孔,醉得一塌糊涂。

    保姆这时端着一杯煮热的牛奶走出厨 房,她一个劲儿向我使眼色,表情微妙难看, 恨不得比划口型提示我,又怕败露,急得抓 耳挠腮,我心领神会,面上不露声色,随口 说折腾累了,急匆匆朝二楼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