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59(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和他的风月之外呢,他说对了,当我 出现那一刻,他识破了袓宗的诡计,也料准 我舍不得,我狠不下。

    与其说他赌自己,不如说他赌我。

    我醉眼迷离看着他,心口一寸寸缠紧,‘ 如果我做错了选择,坚定不移的为沈良州做 事。张老板怎样对我。"

    张世豪沉思半晌,他说不知道。

    褪掉的衣衫懒散勾在肩膀,他低低笑出 声,唇掠过我耳垂,"你曾经要我一个答案,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原谅容忍,这话依然作 数。,,

    我梗着的气,慢慢发泄出毛孔,缓慢放 开了遍布层层褶皱的睡袍,他一点点吻着吞 没我,我犹如失重漫无目的飘浮在天堂,又 受蛊他的呼唤,坠落凡尘地狱,火海冰山, 我没了抗争的力气,这场是是非非的纠缠,

    开始与结束都不取决我,我唯有牢牢地抱紧 他,在疯狂炙热的情事里迷失了自己,祈求 之后的路,是我渴望的模样。

    一阵近乎癫狂的颤栗平息,我咬住他汗 涔涔的肩膀,在悠长的余韵里发疯喘息。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帮,】

    http://m.zhuishubang.com/

    我是麻木的,也是快乐的,极致的愉悦 像一股顽强的电流,抨击着我的良知,我的 道德感,我似乎早已丧失了底线。

    他身上有亡命天涯的味道,有轰轰烈烈 的火焰,他令人想离经叛道,想挑衅死亡。

    我再次醒来,已经次日天明,我太久未 睡得如此安稳,没有噩梦,没有惊吓,张世 豪的胸膛似乎可以安眠,将我推进一帘隐秘 宁静的幽谷,护我乱世周全。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环顾四周,晦暗的 卧室变得明亮,窗纱拂荡间沙沙作响,应和着满室空荡的死寂,他躺过的另一边温度冷 却,全然无翻滚的痕迹,依稀是他,两年的 岁月里来去无踪,他出现便是大梦,隐去亦 是,他仿佛我的世界内一朵云,我从不奢 求,从未绐他一星半点分量,我当他轻飘飘, 当他终有一日会磨平棱角,但相遇的多情来 势汹汹,我防御不了,他也不能。

    我抬腕逆向洒满阳光的窗子,臂肘深深 浅浅一串吻痕,在光芒下熠熠生辉,连成星 星的形状,嫣红妖娆胜似我眼尾那一颗朱 砂。

    胸口的被角缠着一条换下的男士内裤, 拧成了麻花,深蓝色显得陈旧,我愣了几 秒,指甲挑起边缘,反复瞧了瞧,面无表情丟 在地上。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帮≥

    我磨蹭了半小时才下楼,出乎我意料 的,陈庄竟然也在客厅,她最先察觉我立在台阶上,不慌不忙点了下头,我反应比她冷淡 得多,伸手不打笑脸人这话不错,也分情 況,我与她至死是仇敌,谁也不可能退步,何 苦假惺惺让自己劳累。

    于是我毫不赏光,径直绕过餐桌,坐在 张世豪对面的空椅。

    他切了一片番茄放在我面前的瓷碟内," 睡好了吗。〃

    我托腮打哈欠,一副懒理却不得不理的 委屈样,〃没你睡得更好。〃

    他轻声闷笑,"怎么招惹你了,无时无刻 不绐我难堪。臭脾气改不掉了吗。"

    我拿叉子戳烂食物,几滴番茄汁喷溅而 出,落在腕间和手背,极其的污浊狼狈,我 刚想起身去清洗,张世豪这时忽然攥住我 手,端起没来得及饮用的温水,泼了一点在上 面,细细的摩挲着,我一腔火气消了不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