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0(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庄脊背猛地僵硬 , 我距离她相比张世豪更近一些,她放在桌布下的双手,一丝细微的动作,我一览无余,她分明听了这话 , 舒展的手背蜷缩凸起 , 膨胀出缕缕青筋,几乎冲破皮囊 , 狰狞爆裂。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帮 ←

    我诧异瞧着她,她的反应未免太大,又不是杀人放火 , 她跟着黑老大,玩人命不都是理所应当吗?陈庄好半晌才抬起头,竭力微笑 , “我安排。”

    这顿早餐吃了许久,结束后张世豪赶往吉林港 , 听说新进一批货 , 这关口 , 必定是混淆那批挤压仓库未出的白粉和军火。

    我抻了个懒腰,没搭理留下的陈庄 , 招呼保姆寻一把铁锹和一盆松土,兴致勃勃蹲在花圃翻新。

    我弄了一多半时,视线幽幽闯入一抹纤细的黑影,晃荡在我头顶,我故作不曾发觉 , 哼着小曲儿剪枝。

    她静默了几秒钟,“程小姐拖着残花败柳之躯,接近勾引豪哥 , 我很难不怀疑你的真正目的。”

    我掰开生锈的剪子,对准一株花的根茎干脆夹断 , 那花是满园秋菊中开得最茂盛艳丽的一朵,我毫不手软 , 亦不仁慈,连来年一季的活路也不留。

    在其位谋其事,跟着祖宗尚且能装纯,装良善 , 装天真无知,博他一丝怜惜,而依附张世豪,逆来顺受的程霖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我高高举起铁剪 , 迎向天际一轮红日,午后的日头尤其灼烈,接连几下刺耳的脆响在空中散开,光影弥弥,锐气毕现。

    “生而为人,哪能没目的呢。同行尸走肉有何区别。”

    我余光睥睨她,锋利的剪刃映出半张面颊,“陈小姐,忍了几日 , 怎不继续忍下去了?你的前车之鉴,皆败在功亏一篑。”

    她面色冷漠至极,“我与你,存在的意义和分量不同,你以色侍豪哥 , 你抢夺不了使我站稳脚跟的底牌。”

    果然 , 我的毛遂自荐令她如临大敌,陈庄之所以得到张世豪的一分情意 , 一分呵护,作为黑老大马子逃不过所谓利用价值,最后出场的她 , 是这盘女人争斗、黑白厮杀的棋局上最强劲的一颗子。

    她在生意场颇有手腕,引诱白道权贵是我的本事,除了年头比她短 , 张世豪的老窝里,我们也算势均力敌。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帮≯

    “陈小姐觉得自己像不像它。”

    我掂量着剪刀的正反面 , “用以砍杀猎物 , 却终生由别人操纵拿捏。”

    大约无人对她讲过这样的话 , 她略有怔住,看向这座萧瑟的庭院满目疮痍的落霜。凋零的枫叶堆积墙角和树根 , 恐惧绝望挣扎着,试图重回枝桠,被遗弃的残骸,恰如时光的河流,一去不复返 , 带走多少伤春悲秋,世人的困惑悔恨。

    “倘若我是一把刀,程小姐不只是刀 , 还是鞘,刀抛向敌人 , 鞘留在豪哥手里,你看似有双重保障 , 然而。”

    她低低发笑,笑声嘲弄又讽刺,“都是一样的。你会慢慢看透。”

    她撂下这番含糊不清的忠告,便从我身后空地扬长而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