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1(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它不纯粹,不干净 , 它被亵渎,被染脏。

    我怔了好半晌才回过神,王凛同一群高官环绕着祖宗 , 穿过霓虹烁烁的长廊,直奔后场宴厅,斑斓的光束凝成一道道彩幻 , 浮光掠影间,淹没在熙来攘往的陌生面孔。

    我怅惘捂着胸口 , 说不出的闷沉 , 没有结果的情爱 , 注定是一场生不如死的瘟疫。

    瘟疫的爆发期,熬过的人寥寥无几。

    我魂不守舍跟随张世豪在一群富商的簇拥下步入主会场 , 他们大多对我这个新宠有所耳闻,也多少了解我曾跟过市检的高官,不过都极其聪慧,懂得交际之道,谁也未多口舌。

    顾省委的夫人感染了风寒 , 迟来半个时辰,喜宴开始后,男宾被安排在最靠前的几张餐桌 , 不知是不是陈庄有了动作,顾省委对张世豪格外热情 , 第一杯酒便是敬给了他,黑白相悖 , 大庭广众下,好歹顾忌些,这份有违常理的举动引来满堂女眷非议,我这一桌的几位官太太举着杯子交头接耳“哟,张老板不是混黑龙江的吗?怎地何时与吉林的省委交情这般匪浅了?”

    一把瓜子皮儿从天而降 , 掉在我手腕,我下意识抬眸,对面的太太拍了拍掌心的浮尘,“他们的圈子瞬息万变 , 小道消息还传参谋长是张老板的盟友呢。听听罢了,何必当真,今天跟他,明天跟他,谁给你好果子吃,谁就是伙伴。”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帮,】

    http://m.zhuishubang.com/

    “我家男人说,关参谋长险些在作风上栽跟头,他打给军区总政委的检查报告,没有否认这一点。不少的仕途人士趁机盘算给他送女人呢。照着谁的模子找,你们知道吗?”

    我一言不发 , 直勾勾凝视着她涂满口红的厚唇,她掩唇笑得嘲讽又奸诈,“让高官包养的从良妓女。”

    一句话炸开满池涟漪,几位太太探头探脑问她是真的吗,这种惹祸的谎话可不能道听途说。

    “骗你们干嘛呀 , 我男人和文团长多年的同学 , 军区那点丑闻,他还能听假的不成?”

    我额头无声无息冒出一层虚汗,越来越多 , 越来越凶猛,几乎控制不住,我担忧被她们察觉 , 手忙脚乱把皮包塞进桌底的抽屉里,在她们说得热火朝天时,悄悄的起身绕开。

    我拉住一名路过的侍者 , 询问他哪里可以打电话,最好是不保存号码痕迹的电话。他想了下 , 指着一条曲折狭窄的走廊 , “出去是假山 , 后面有电话亭。”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道了声谢,风风火火往那边赶 , 走出一半时,后方一股清新的男士洗发水香味幽幽钻入鼻息,我来不及扭头看清是谁,地面投射的男人轮廓缓缓倾轧,两枚滚烫的薄唇贴在我耳畔 , 声音不高不低,语气不急不缓,却无比浑厚清晰 , “才半个月,对我这么陌生了吗。连我的味道也记不起了。”

    我脊背倏而僵直 , 耳朵被一缕滚烫的气息包裹吞噬,我感到自己心脏猛然漏掉一拍 , 手指下意识死死地捏紧裙摆。

    他及时收敛身体弧度撤后,兴许怪我太紧张,也太无法抗拒这个占据我两年岁月与夜晚的男人,我摇晃了下 , 他火热的唇瓣擦过我耳垂,很轻的一下吻,我呼吸骤窒,好像听见祖宗闷笑了声 , 当我望向他时,他已经无波无澜站直,仿佛那一瞬间的触碰,只是我的错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