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2 再无第二个你(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淡淡嗯 , 后仰倚住墙壁,摸索出烟盒,点燃吸食了一大口,似笑非笑凝视我春光乍泄的雪白胸脯,方才的纠缠相贴 , 盘扣崩断了一粒,卡在嫣红之上,无比的慵懒风情。

    半支烟燃尽 , 重重的浓稠,祖宗眉目漾起一丝轻蔑的冷笑 , “跟他过得好吗。”

    我死咬着嘴唇,听不得 , 闻不得,受不得。

    像一只钳子,长着犀利银钩的钳子,瞬间夹住我的五脏六腑 , 搅得血肉模糊,眼尾干涩的湿,苦辣的疼,一滴晶莹漫过盛开的红痣 , 火烧火燎灼痛我身体每一寸。

    我再未离开这尔虞我诈身不由己的纷争。

    再未资格享有,什么是安稳太平。

    我扮演着一颗至关重要的棋子,杀戮过后,才是似真似假的情意。

    我恍惚间,祖宗踩灭了烟蒂,他手臂忽然圈在我腰间,轻柔而霸道,蓄满坚硬胡茬的下巴抵在我头顶,参差不齐的摩挲 , 一如昔日,我伏在他胸膛,仿佛什么都没有变过。

    突如其来的炙热拥抱,令我麻木错愕失神于他怀中,我忘了呼吸 , 忘了眨眼 , 忘了推开,熟悉的味道铺天盖地 , 凶猛吞噬了我,记忆裂开一道缺口,翻滚而出 , 在我想一探究竟时,又消融为茫茫空白。

    我听见他的心跳,听见他低低呓语般呢喃阿霖 , 无奈的,悲愤的 , 哀戚的 , 干涸的。

    他指尖卷起我乌黑的发丝 , 捧在鼻下深嗅,长长的叹息 , 寂静的回音,“你离开多久,我寻觅了多久,可天下女人那样多,没有第二个程霖。”

    祖宗微闭眼眸怅然若失的模样 , 激起我心口不由自主的涩痛。

    “半个月,我时常深夜清醒过来,旁边摸不到你 , 再也睡不着。”

    他那么倨傲,那么高不可攀 , 他是这片土地最贵重的男人,他放下一切尊严 , 贪恋这一时片刻的温柔,我痛恨自己,痛恨他,痛恨这变化莫测的人生 , 他只需一个拥抱,便可推翻他全部过错,全部利用。

    我恨不起。

    我怨不了。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时间像笨重的沙漏,流逝得快 , 也慢,我不知过了多久,祖宗松开那一缕在指腹拴了死结的长发,未有道别,未有迟疑,干脆利落消失在冗长的走廊。

    他真情流露的话似是幻觉,根本不存在,更不曾从谁的口中说出,湮灭于这一晚陌生的流光溢彩中。

    我站在原地呆滞了好半晌 , 空气暗香拂动,被祖宗触碰的地方,余温尚存,终归再也回不去。

    世间多少风月,历经阴谋 , 历经颠簸 , 历经周折,破碎得一塌糊涂 , 满盘皆输。

    ★首★

    ★发★

    ★追★

    ★书★

    ★帮★

    我低声嗤笑,重新系好盘扣,沿着过道的一边 , 抵达侍者指明的电话亭,我犹豫着拨通一个并不算熟悉的号码,幸好没有错 , 那边响了几下才接听,中气十足的一声哪位。

    我捏紧电话线 , “关先生。是我。”

    我顿了顿 , 别有深意补充了一句 , “阿霖。”

    数秒的沉默,他像是起身去往一处僻静的角落 , 门扉吱扭晃动,随即止住,他绵长有力的喘息在唇齿间盘桓,先钻入耳膜,“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