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4 (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兴师问罪的口吻,当真不留情面。

    张世豪掸了掸膝盖并不存在的尘土,"祥 叔说笑,登门孝敬您是我本分,不论风光落 魄,这规矩都在,我不敢忘本。"

    他顿了顿,"何況不至于落魄,朱管家不 是还向我道喜吗。复兴7号握在我手中,祥 叔您也光彩,我是您教成才的。"

    “你还认我领你入行埋你根基的恩情吗。 "林柏祥阴鸷冷笑,眉间的皱纹层层叠叠,搁 在寻常百姓脸上,那是岁月不待人的苍老, 搁在他脸上,莫名一股浓烈的沧桑凌厉之 感,"阿豪,狼崽子养大了,难保会翻脸,可不 一定翻得像你这样干脆放肆。”

    我摸牌动作一滞,斜眼扫过去,张世豪

    有求于人,当然要忍,他没吭声,坐在椅子 上喝茶。

    朱管家机灵得很,生怕闹大了鸡飞蛋 打,各自讨不到便宜,他弯腰小声提醒林柏 祥,我距离主位更近些,听了大概,尚且清 楚,〃祥叔,眼下不是内讧的时机。咱们更需要 盟友,张老板单打独斗吃力,我们比他还费 劲,若是联手,头疼的就是白道了。〃

    林柏祥吐了口烟雾,尽数扑在朱管家光 秃秃的面门,"你认为怎样。〃

    "不如我们和张老板——"

    他话音未落,林柏祥突如其来的一脚踢 在朱管家胸膛,喉结下分厘之处,差点一命 呜呼,缓了半晌才动弹,他捂着伤口匍匐磕 头,〃祥叔,你息怒。"

    “反了!拿我林柏祥当老废物吗?我这口 气还能喘几年!”

    他猛地站直,拐杖抵着一侧台灯,敲打 得地动山揺,"三十五年前,我闯荡天下时,

    东北的混混儿还没出生呢!如今我的徒子徒 孙辈,曾依附我享用衣食和女人的后生,也 敢明目张胆算计我,在外指名道姓要掘我的 老巢!〃

    豆大的眼珠子瞪得如着火的灯笼,暴起 的青筋刺破额头,险些崩裂而出,张世豪闷 声不语,手指有节奏的拨动扳指,速度极 快,一圈圈的旋转,磨红了皮。

    "阿豪,你从河北归来,我绐你了许多机 会,这期间只要你回头,认我是你的祥叔,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既往不咎。"他阴森森哼笑,"怎么,扛不住 了,想起认袓归宗了?你小子也太狼心狗 肺。我今日帮了你,改日你会亲手赠我一个死 期。”

    他越说越恼,整张脸憋得涨红,不住的 咳嗽,林夫人蠃在兴头上,嘟囔着翻白眼,

    又不得不装样子,丟掉麻将哭天抢地的冲到林柏祥怀中,大闹着,"我的老爷啊!您消消 气,您是我的天呀,您不能伤了身子,上 茶!〃

    府里的家丁上上下下忙作一团,几名富 太太也不敢说话,坐不是,走也不是,窘迫 至极。

    这份处境,明显没了商量余地,张世豪 淡笑撂下茶杯,望着幵满菊花的屋檐,和错 落有致的水上亭台,“祥叔,这一回合,沈良 州在明,军区的猛虎在暗,一对一我胜券在 握,一对二我的确吃力,可远非扛不住,黑 在逐渐被吞并,复兴7号不曾绐我带来预想 中的利益,我被架在虚空的高位,成为众矢 之的。这批货不出,便是养虎为患,出了, 我再也无人扯得下。我遍布三省的势力您看 在眼中,市检的一旦扳不倒我,沈良州受 责,土皇帝必为他寻找一级台阶,祥叔。〃

    他意味深长看向怒气膨胀的林柏祥,"大 的咬不死,小的没分量,您这匹昔年的雄 狮,逃得过吗?阿豪尽孝,搭救您一把,是您 把我想太坏了。过河拆桥反咬一口这样的 事,我怎样也用不到您头上。"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帮,】

    http://m.zhuishubang.com/

    林柏祥将信将疑注视他,信一分,不信 九分,没有丝毫缓和,这次会面以不欢而散 的结果告终,显然连张世豪也没想到,他肯 低头向林柏祥妥协,奔着十拿九稳,毕竟何 止吉林,包括乔四倒台,一条绳的蚂蚱遭吐 口,波及如此庞大面积的黑白海啸闻所未 闻,林柏祥休想独善其身,他陷在水深火热还 不识抬举,实在出乎意料。

    阿炳拉开车门,迎我们坐进去,朱管家 肺腑挨了蛮力无法挪动,送行的是一名颇受 器重的堂主,话不多,好歹这点面子绐了张 世豪,林柏祥发怒可以搬出辈分压他,择幵这层关系,他不敢也不能实质性撕破脸,何 必树敌自找不痛快呢。

    张世豪凌空的黑色风衣卷起凛冽煞气, 拍打我手背,丝丝拉拉的生疼,阿炳说林柏 祥不肯合作,咱们必须另谋出路,天大的势 力敌不过白道温水煮青蛙的绞杀,货物不等 人。

    张世豪揺上车窗,“拿账本,安排酒局。

    之后一连两日,张世豪再未归,阿炳露 过一次面儿,来别墅取东西,我拦住他问了 句,他告诉我,豪哥忙于和政府打交道,公 检法反贪局七八档应酬,无暇抽身。

    我以为听错了,急忙确认一遍,"反贪 局?〃

    那可是官场闻风丧胆的阎罗王,省反贪 局查谁,一查必倒,仕途地位和实权仅次于中央纪检委,最牛逼的记录是广东省反贪局 创下的,推翻了省委一把手,兼任正部级的

    衔儿。

    "九姑娘与老仇小半年没碰毒了,毫无把 柄,白道的死磕豪哥,他们撇出去不趟浑 水,因此豪哥只能剑走偏锋,搭白道的船。〃 我心口 一个劲儿扑腾跳,“省反贪局的是 中纪委任命,专门盯着东北仕途,屁消息没 搞到,哪来心思插手张世豪的买卖,黑生意 摆在明面,他自投罗网吗?"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阿炳嗤笑揺头,“豪哥不是白混的。风月 山庄扣住的料,足够把天掀了。反贪局的第 二侦察组,没被沈国安收买,逮着证据,能 往死里折腾沈良州。〃

    我脸色骤然铁青,一寸寸灰败,再想问 什么,阿炳不肯说了。

    他离开后不久,我瞥了一眼墙壁的挂钟刚好十点整,与关彦庭约定的日子恰好我 今天,我估算了下,若无变故发生,一切尽 在掌控。

    我泰然自若招呼两名保镖送我去商场, 就算我不肯带,悄悄尾随的眼线照样潜伏,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如我自己要求,拿捏 主动权,反倒有可趁之机。

    我在商场兜兜转转绕了多半天,保镖起 先寸步不离跟着,而后见我一直沉湎于购物 试装,毫无反常举止,也懒得跟了,说话的 功夫,我从试衣间的后玻璃门逃离了商场。

    我拦了一辆出租抵达关彦庭郊外的私人 庄园,定在傍晚六点,恰巧一分不多一秒不 少,身着便装的张猛站在夕阳下等我,庭院 的门合拢,没上锁,轻轻一搪,无声无息的 容纳了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