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4 (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和他格外默契,彼此都清楚,这是一 场带有情色的交易,不可告人,也不可泄

    露。

    倘若注定有谁了解,也只是沈国安那头 的人。

    我穿过客厅,迈楼梯的同时,压低声 问,“张世豪的眼线,四周有吗。"

    张猛捏着对讲机,不消片刻,那边回答 了无。

    我长松一口气,他指了指冷清昏暗的二 楼,"参谋长在书房摆了棋局,您稍等。” 下棋。

    我心底嗤笑,关彦庭真真假假的我倒看 不透了,莫非维护他的军威,身边亲信也防 着,棋盘可兜不住激情燃烧的欲。

    我去往书房途径另一扇门时,临时改了

    注意,进了卧房。

    我在门口驻足许久,这一步迈出,更像 是赌注,惊险刺激的赌注,赌关彦庭是正人 君子,赌这场风月他利用居多,而非真心。

    倘若我赌错,后果是什么,欢场的情不 自禁,欢场的肉欲横流,我无暇顾及,我困 顿三方角斗中,哪方也割舍不下,即便为自 己多谋一条出路,多寻一重保障,这招棋也 必不可少。

    退一万步讲,抛幵情分不提,张世豪和 袓宗已经被推入死路,谁倒了,我也脱不了

    干系。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帮,】

    http://m.zhuishubang.com/

    我慢悠悠往里逼近,环顾着这间冷色系 的房屋,临窗下的枕头,放了一本古书,封 皮泛黄而陈旧,像是反复阅读多遍,我走近 随意翻看两页,李白的选集,词藻十分缠绵 瑰丽,描绘着不与人诉的儿女情长。

    我脑海情不自禁回荡着关彦庭铁血男儿 的刚毅眉目,扑哧笑出来。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冷漠之人,何尝 无温柔之时呢。

    我耐着性子记了三四首,尤其是字迹褪 色的几行,想必他很爱。

    我做完全部准备,踮脚合拢窗帘,解下 衣裙,脱到一丝不挂,赤裸身躯迈进空荡冰 冷的浴室,深蓝色的格子窗敞开两厘,寒秋 傍晚的凉风灌入,吹得皮肤泛起一层细小疙 瘩,镜子中倒映着我苍白削痩的轮廓,是玉 石,是羊脂,是霜雪,是白雾,光洁诱人, 迷惑众生。

    这副皮囊,是我行走男权天下最有力的 武器,米兰说,比我放荡豁得出去的姑娘, 比比皆是,她们之所以未得到我的人生,与 运气毫不相干,是我懂得利用,利用自己,

    利用那些利用我的人。

    我沉入泛着蒙蒙雾气的温水中,完全敞 开身躯,不遮盖,不掩藏,任由春光乍泄, 这间浴室的每一处,全然没有女人的痕迹, 几块湿淋淋的瓷砖许是年头久了,裂开几缕 细纹,很浅,我举起手臂,指尖掠过触摸, 缝隙雕刻着关彦庭寂寞的时光,我忽然有些 可怜他,可怜他没有依存的背景,付出巨大 的艰辛才熬到这一步。

    随时也会破裂,功亏一篑。

    他是坚硬伟岸的,也是脆弱渺小的。

    这世道成就与毁灭一个人,皆在一念之 间。

    我浸泡了大约半个小时,两重墙壁外的 走廊,爆发一阵皮鞋踩在瓷砖上的清脆脚步 声,男人磁性低哑的嗓音随之传来,"她呢。

    保姆语气满是惊讶荒唐,"奇怪了,程小 姐应该在书房的,难道她走了吗?"

    关彦庭没说话,他脱掉军装搭在门后衣 架,扣上军帽,笔挺的草绿色衬衫被汗水打 湿,粘在宽阔的后背,朦胧的灯火一照,是 那般毓秀风华,翩翩温润。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你下去。"

    保姆退出了卧房,关彦庭注视着浴室溢 出的一丝微光,缓步靠拢,轻轻的吱扭声, 一道逆光的欣长的影,从数米外覆盖而落,

    倾压于我,分明是轻飘飘的一缕空气,我却 倍感沉重,脊背僵硬倚着浴缸边缘,死死地 贴合,半点缝隙不留,我不敢看,不敢动, 像一具点了六位的温热的木偶。

    人影停留了好一会儿,他将亮度调得更 高,一瞬间,缸内是浮荡的白水,头顶是揺 曳的白光,我置身其中,全部包裹,又赤裸袒露。

    我捏紧了腰胯,告诫自己躲不过的,这 一幕原本就是计划之中,何苦临阵退缩。

    我鼓足勇气望向门口,四目相视间,关 彦庭眸子一眯,他侵略性十足的目光,定格 在我白皙饱满的胸口,往下移动,是寸缕不 着的躯体。

     西子说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因为小说是每天更 新,一天写6000字需要消耗我10个小时的时 间,很不容易,大家催更的心情我理解,但 也请多多支持我!等不要急的朋友,可以去 看我的其他几部作品;《盛宴》,一样精彩, 百万字完本精品作品,绝对好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