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5(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浑浑噩噩中,他摘掉了我右耳的耳环, 抛出敞开的窗,如这晚惊世骇俗的触礁,轻 飘飘石沉大海,不见天日。

    当关彦庭继续向下,几乎跪蹲在我面前 时,某一处的风光,使他倏而停下所有攻 占,反手合拢我的睡袍,他竭力抿唇,平复失 控的喘息,他的忍耐力超乎想象,只差引爆 的关头凭借着理智戛然而止,根本不是寻常 男人能做到。

    他粗哑的音色说,"强求得来,没什么意

    田 "

    /Qao

    他缓缓站直,露齿嗤笑,大拇指抹去唇边濡湿的丝线,麦色肌肤浮上一重红霜,那 是另一种程度的诱人,“程小姐并不情愿。强 人所难是我不屑的事,原以为一场欢愉,你 也甘之如饴,本能的抵触是骗不过的。"

    他拎起搭在床尾的长裙,一言不发套在 我身上,系拉链的时候,他虎口掠过沟壑, 不着痕迹的抖了抖,这是我们最打破底线的 一次擦枪走火,他探入了几秒。

    庆幸我赌臝了,来的路上我想过,关彦 庭未必会碰我,再大的触动,他也碰不得, 即使碰,不会选择这个时机。而我跨出这一 步得到的硕果,是与他突飞猛进的变质。

    →免←

    →费←

    →首←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关先生还未说,你何时对我感兴趣。"

    他回味摩挲着那根修长的中指,“很久以 前。,,

    〃因为什么?"

    他单手插进口袋,“礼尚往来,程小姐也不妨先回我一个问题,我丟掉的翡翠耳环, 藏了什么。"

    我脸色微变,他把细枝末节的波动纳入 眼底,神色不急不恼,反而格外愉悦,“这就 是你第二个问题的答案。”

    他利落背过身,整理着自己仪表,招呼 保姆送客。

    我走到门口,迟疑驻足,正想幵口,他 像是背后长了眼睛,“我会考虑。"

    我从庄园出来,等候的张猛询问是否需 要搭载我一程,替我圆个谎。

    我心里有数,俩保镖没胆子告密,他们 看丟了主子,张世豪知道不一定怪罪我,却 非得剁了他们的手不可,巴不得我缄默不 语,保他们健全。

    我笑说自有办法。

    张猛没再坚持,他恭送我拐过街角,上了一辆出租,匆匆忙忙折返。

    回别墅途经一趟十字口,是必经之路, 果然被我猜中,两名马仔正愁眉苦脸的蹲着 抽烟,我吩咐司机靠边停,对着镜子理了理 头发和衣衫,若无其事迎了上去。

    我摸了一沓钱丟在脚下,"算你们聪明, 清楚小事化了。"

    马仔啐了烟壳,按捺不住情绪,激动得 龇牙咧嘴“程小姐,咱无冤无仇的,您命金 贵,也让我们多活两天成吗?〃

    ★首★

    ★发★

    ★追★

    ★书★

    ★帮★

    我下意识的抬臂摆弄耳环,空荡荡的耳 垂,残风过境,半点无痕,我没由来僵了一 秒,悻悻放下,"曾经同行约饭,人不正经, 沈良州不许我接触,我一时忘了,我不跟他 了。〃

    我说得言简意赅,丝毫不像撒谎,马仔 只得信服,拉开车门护我坐入,径直驶向庭院。

    也算凑巧,多日未露面的陈庄和我前后 脚,先一步跨进客厅,保姆热情招呼她,她 也不见外,直奔张世豪书房,不准备与我假 惺惺的碰面寒暄。

    我顿时警铃大作,捏着门把,“他回了? 马仔说刚回。

    陈庄喜笑颜开的表情,又是主动来,想 必货物的事有进展了。

    紧赶慢赶,倒落在她后面了。

    〃问我了吗?〃

    马仔说打了电话,我们说您在用餐。

    我隐隐有一股不好的预感,一时半会儿 也说不清。

    "你们陈小姐,办事一向得力吗。w "这不知,没跟过她,一早陈小姐的司机说她入夜来,好像汇报和您有关的事。” 我眯了眯眼,女人的战争不见血光,未 必就不残暴,陈庄有能耐,我也有利器,谁 扛过谁,无关命数,全凭手段与各自的王

    牌。

    我透过车窗打量这张面孔,美色纵然保 不了一生周全,在年轻气盛时,拥有它便是 拥有了特权,我能杀出一条血路,它功不可

    没。

     西子说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因为小说是每天更 新,一天写6000字需要消耗我10个小时的时间,很不容易,大家催更的心情我理解,但 也请多多支持我!等不要急的朋友,可以去 看我的其他几部作品;《盛宴》,一样精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