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6(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张世豪尤其喜欢在家中安置暗格和地 道,这段日子我没白待,机敏留意了每一处, 也算摸清了底细,他这样咖位的黑老大,人 前显赫不假,人后时刻在刀尖上过活,所有住所都不安全,一旦泛水了,条子能炸了他 的窝,建筑机关有备无患,是大难临头的一 块免死牌。

    我目不转睛注视着玻璃那一端的景象,

    张世豪绕过书桌,摘下挂在墙壁的一支十余 寸长短的银剑把玩,颇有几分类似格斗武器 的模样,不是随处可见的用于舞剑那种款 式,比击剑更锋利,更精悍,轻轻一推,无尽 的萧索与肅杀之意。

    陈庄站在他对面,将一摞照片递过去,〃 豪哥,顾省委的幼弟,被我们收入囊中了。"

    张世豪剑指一樽花瓶,他单眼紧眯,捕 捉折射的一缕凌厉寒冽的光,“办得不错。建 材公司的吕老板,有意低价同我合作一笔生 意,翻一倍的价格,倒绐顾省委幼弟,放出 消息,我想吸干他的血,增添资本,尽你全力搅弄风云。验货之后,建材走陆运,107 国道,转116国道,送出吉林边境,插着省 委的幌子,必定逃过盘查,两国道之间有四 十八分钟车程,见机行事,途中换成第一批 走私澳门的三百斤白粉。"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陈庄说明白。

    好一出借刀杀人,我捏紧了玻璃,直勾 勾盯着。

    "豪哥,还有一事。关彦庭似乎对待程小 姐非常不一般,前一日风月山庄设宴,黑龙 江省空军总政的一把二手有些传言,在酒桌 上恰好被我听到。"

    张世豪擦拭着剑柄,并未吭声,像是在 听,又像是全不入耳。

    〃海陆空如同公检法,皆是不分家,一切 消息内部流传,八九不离十。关彦庭十七岁 入伍,任职特种兵部队,这个兵种近乎灭绝人性的残酷严格,他在部队二十一年,不近 女色,不贪外财,为着程小姐的缘故,甚至 关了禁闭,恐怕是军政的手,借着风月的皮 囊,伸到了你身边。〃

    张世豪食指和中指捏住剑尾垂下的红穗 儿,漫不经心抬眸,无波无澜瞧了她一眼,〃 你想说什么。"

    “我想提醒豪哥,千万防备她。她为自己 谋出路,可见对您不忠贞,但凡有半分二 心,都是定时炸弹,你无法保证,她在任何攻 势下也不倒戈。"

    张世豪的目光无比沉静,不喜,不怒, 不颠簸,不动揺。仿佛漆黑的天际下刚平息 了浪头的海域,沧桑,幽暗,奔腾,令目睹 他的双眼,体会这世上最猛烈强劲的窒息。

    之后他们还讲了什么,我没来得及听,阿炳去而复返,他上楼的前一秒,我擦这边 儿惊险退出客房。

    【免-费】

    【首-发】

    【-追-】

    【-書-】

    【-帮-】

    我反锁浴室门,半趴在镜子前,拧开水 龙头,一捧捧的冷水泼在脸上,强迫自己镇 静。陈庄果然聪慧狠毒,十个鲁曼也敌不过 一个她,她一边完成张世豪的任务稳定地 位,另一边对我全方位的侦查,把我所有见不 得光的软肋污点搬到明面,就像一根根软 针,看似无杀伤力,却禁不住一次又一次扎, 扎得千疮百孔,体力丧失,不战自败。

    我十指钳住水池台,闭目深呼吸,离幵 袓宗,我被风浪推入了内忧外患的漩涡,这 里蓄满的不是水滴,不是云雾,而是刀,是 子弹,是利器,它无时无刻不在伺机绞杀, 猎物不是别人,便是我自己。

    我不知待了多久,直到双腿麻木,我才 拉开门走出,倏而亮起的灯光,令我身体一僵。张世豪换了睡袍,躺在床铺正中央,月 光般柔滑的锦白绸缎蜷在他胯下,他赤身裸 体暴露出的精壮肌肉,陷于其中,透着缠绵 温存的灯火,生出莫名的起伏揺曳之感。

    他手腕垫着枕头,正饶有兴味翻阅书 籍,是我闲着无聊打发时光解闷儿的红楼梦, 有些字都识不全,看得懵懵懂懂一知半解, 我收敛了情绪,千娇百媚的面孔下,显出一 派阴阳怪气的习钻,我接连哎卩幼,骑跨的姿 势伏在他身上,放荡又妖娆,“张老板怎没去 陪你娇滴滴立功无数的陈小姐?我还当你忘 了我呢。〃

    一头乌黑青丝铺满他胸膛,交缠着苍白 到透明的皮肤,恍若亦正亦邪,一冷一热, 使人口干舌燥的性感。他闷笑一声,手指轻 点着我挂满水珠的鼻梁,"她招惹你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