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7(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颗尖锐光滑的弹头滑入领口,烧焦的 气味迅速吞噬了我,这一枪并不精准,倒像 故意射偏,留我一命,只是破了皮儿,卡进 肉一寸,没有穿透骨头。

    保镖闻声闯进来,冲向风声鹤唳的露 台,此时早已空无一人,即便枪声突起的瞬 间,我也没见半分人影。

    十之八九是个老手,敢在张世豪私宅作 乱,射击他马子,必然是一名死士,而且功 夫惊人。

    保镖发现我耳后的枪伤,顿时慌了神, 不知所措的安排着医生和警报防卫,陈庄在 短暂惊愕后回味过来,朝厨房内大喊,“药 箱!”

    她指使保镖封锁前后门,庭院,车库, 以及所有能靠近这栋别墅的窗子和地道,最后通知豪哥,要他不必赶回,只是报个平

    安。

    她的命令犹如一颗定心丸,使混乱的局 面平静不少,保姆风风火火搬出药箱,客厅 这副阵势吓得她腿发软,当即绊倒在地,陈 庄面不改色打开盒盖,取出棉签和酒精,撩 幵我鬓角一缕碍事的长发,清理着污浊糜烂 的皮肉。

    我第一意识怀疑她所为,不过很快被我 否决,陈庄的确痛恨我,可纵然我和她过招 的残忍,对垒的惊险,远胜鲁曼和蒋璐,她 是通透的女人,她并不觉得我得宠能长久,追书帮首发 聪明反被聪明误,是她为我料定的结局,因 此她压根没必要耍不入流的暗杀手段,她不 会做,倘若她做,必将十成把握取我性命, 怎会角度偏颇,事情闹大了,还没收获。

    我蹙眉注视脚下一汪血泊,嫣红的血水还在滴滴答答流着,客厅内唯剩我们两人, 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明媚的阳光遮掩得微 弱,虚无透入,像残喘黯淡的黄昏。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外面几道影四处奔走,寻找杀手忽略的 蛛丝马迹,鸦雀无声的死寂,倒像是一场了 无痕的梦。

    “陈小姐睿智,不妨指点我迷津,是谁不 容我。"

    陈庄有条不紊蘸着碘酒,涂抹在翻开的 皮肉里,"程小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追究的 事,交绐他们做就是。"

    她只应了这一句,我听出她的弦外之 音,〃哦?陈小姐是不便相告吗?"

    她撕开一层纱布,一端贴着耳垂,另一 端盖住耳廓后狰狞的伤口,"距离真相越近, 你越懊悔自己的选择。为什么要让自己痛苦 呢〇 "

    她上扬的嘴角,弧度恰到好处,我无比 渴望用一支斧头,砍碎了它。"陈小姐言下之 意,是我承受不住的人要废掉我。"

    她笑而不语,剪断了多出的一截纱布,

    正在这时,保镖敲了下玻璃,敞幵一道缝 隙,隔着纱帘朝我的方向说,"程小姐,豪哥在 回来的路上。w

    陈庄包扎的动作一滞,我语气故作平 和,面孔笑意盎然,"怎地,陈小姐的忠言逆 耳,你们豪哥还不听吗。"

    笑里藏刀的劲儿,保镖心知肚明,他低 着头,"豪哥明白陈小姐忠心,也放不下您。

    我嗤地一声,〃知道了。〃

    →免←

    →费←

    →首←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玻璃再度合拢,陈庄神色清冷睥睨我,“ 近来东北极其不太平,所有矛头指向豪哥, 他今天谈判非常重要,中途为你弃掉,你当真够分量。〃

    我抚了抚颈间的红宝石,〃陈小姐过奖, 谈判的重要,无非是对手堪当大任,如今市 检全神贯注围剿张世豪,省委默许,可以力 挽狂澜的独独省军区。而能卖这个颜面的, 若我不行,谁也不行。〃

    我强忍疼痛,不曾在她面前泄露半分脆 弱和面对死神的畏惧,甚至挂着一抹得意之 色,好兴致倒了杯水,追书帮首发"我们选择的男人,即 便拥有他再多情意,也不如握有一份保自己 在他身边站稳的筹码,以及百分百能续命的 退路,更踏实长远。〃

    她目光在我和浮荡的茶水之间往往回 回,"果然,你和关彦庭奸情不浅。"

    我掩唇眉眼欢快,花枝乱颤笑弯了腰, 只是越笑耳朵越疼,扯得那块骨头火烧刀割一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