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7(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慢条斯理把子弹递回马仔手中,抽出 方帕擦了擦手,"你猜测别人暗算他,但凡有 点心思,也不会直接想他疏忽露马脚。他也 猜得出这个路数,就不可以是他逆流而上 吗。你想了一万种复杂可能,他偏偏只抉择一 种最简单的,迷惑了你。〃

    这盘局确实错综复杂,谁都是坏人,谁 也不坏得彻底,万事无绝对,我一刹那哑口 无言,他眯眼看了我好一会儿,“你找过他。

    我藏在被子下的手倏而握拳,压制着波动的眉目,〃没有。〃

    他不拆穿,大抵也没有依据拆穿,他拨 弄着崩幵的袖扣,"你信任他的出发点是什

    么,

    不知怎么,这一时刻的张世豪,令我感 到压抑和逼慑,我后背一霎间涌出层层冷 汗,"我只是认为,他今时地位犯不着多此一 举,卷入你和良州的角斗。前有沈国安猛虎, 他疲于应对。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我避重就轻省略掉关彦庭对我颇有兴 趣,舍不得拿我开刀,兴许他知晓,但从我嘴 里证实,意义不同,^追^書^帮^首^发~我不会引火自焚。真打 算激起张世豪的火,朝陈庄下手也一样,我 们两人,要么情,要么利,总归是他目前不 能失去的,动哪个皆是他底线。

    对方的企图蒙了一拢面纱,欲盖弥彰, 又扑朔迷离,挖幵的仅仅冰山一角,唯一确定的,我是这盘棋上最有价值的棋子。

    我想得头痛欲裂,昏沉睡着,意识尚 存,很模糊,张世豪靠在墙角的沙发,同马仔 商议着事务,阿炳接手了调查枪击的任务, 期间打了两次电话,他说不出意外是军区所 为,并非公检法三处任意一处。

    张世豪静默了半分钟,〃军区哪位。"

    阿炳说这不好定论,子弹来自关家军, 自然他的可能性最大。他也不是那么不谨慎 的人,留弹壳又太失策了。

    梦里又是一声枪响,我惊醒于浑浑噩噩 的仓皇。

    夜已深,霓虹阑珊的一座西半城,销声匿迹。

    「^追^」

    「^書^」

    「^帮^」

    「^首~」

    「^发~」

    最后一名马仔退出房间后,张世豪止息 了不断揉捏太阳六的动作,起身走向我,他 侧身支在床畔,透过揺曳的灯火,端详我半梦半醒的脸。

    我不知他想什么,滚烫的指尖抵在我耳 背两块刮破的疤痕,一一掠过,“还疼吗。"

    我没回答,面无表情的侧卧在那儿。

    无须我开口承认抑或否认,张世豪从他 掌下我克制的颤抖中,察觉了我多么难受,

    多么倔强的隐忍,就像被抽干,如此的虚浮 倦怠。

    他重新盖上锦被,〃捱不住告诉我,不会 嫌你麻烦。"

    他俯身亲吻我鼻尖,“我喜欢的女人,有 资格任性折腾。〃

    这一句很是深情,令我有了点回应,"不 是你,对吗。〃

    张世豪笑容收敛了几分,’1十么。〃

    我咬唇直勾勾看着他,他也回视我,〃这 样的话,我不想听第二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